選單關閉
 
 
 

勇者不再

 

▲勇者不再。(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陳志軒

醜陋戰爭01

西瑪曆150年。

婆娑島歷經一次擾亂悠久寧靜的戰爭,定居東側,游牧維生,被認為蠻荒落後的化外野民──魔族。一百六十八代魔王「巴姆」率領黑騎士團,越過東部邊境,展開一連串密集的掠奪行動。

根據西瑪國國民義務教育第七版歷史課本中,魔族無端挑起的侵略活動稱為「巴姆戰爭」;在最新編修的公民課本中定義魔族為:

「其民天生愚昧,除肌肉發達外,一無是處,早年西瑪先民以破格之心,掃蕩遍布婆娑島的魔族,建立西瑪國城。」

最新編修的課本寫到這裡實在露骨,不難想像先前頒發國王文化獎給同志運動者時,網頁下方以屁眼通馬眼等低級詞彙充斥留言板,魔族和同運者的差別是沒辦法申請大法官釋憲,所以在魔族發起戰爭前,對魔族的歧視、販售、凌虐,加上媒體的過度渲染,魔族的地位仍不比關在動物園的熊貓圓圓。

西瑪國的國民總是對自己無法理解的事物提出一堆具體的批判,想要讓自己的生命去影響他人的生命,到底是西瑪國的義務教育出了問題,還是西瑪國人本身就缺乏對未知事物的思考,僅單純以符號來評定價值。

「曾經經歷過殖民統治的國家,總是過於自卑,得依靠無止盡的踐踏他者和無所謂的偶像崇拜,才能讓自己勉強好過一點。哎呀呀,難怪資本主義的消費意識催眠對西瑪國的效果如此有效,明明就是一堆垃圾,還張著嘴想吞入病弱的身軀,誰都知道我們只能全盤接受,連反抗的力氣也長不出來。」

國策顧問閉上雙眼,今天在立法院的例行議會,他不用報告,省去做投影片和講稿的功夫,整個人聳肩放鬆,好好聆聽議會的內容,今天的題目是勞工工時問題,目前在席次擁有最多人數的綠色貴族,利用票數優勢想通過新制的勞工工時法案,打算將原本每周四十工時的上限拉至五十四工時。

相信只要是勞工都不會贊同這項政策,然而,多數西瑪國民似乎表現干我屁事的態度,而綠色貴族積極地想通過法案,大概又偷偷摸摸地和某些財團進行掛勾,不過令國策顧問感到有趣,先前居留在西瑪國的魔族勞工,因超時工作逃走,卻在逃亡途中遭到士兵擊斃命喪街頭,不少西瑪人卻讚揚士兵,支持西馬士兵擁有執法的權力,對魔族勞工大家撻伐。想到這裡,國策顧問興奮地擺動雙腳,摀著嘴忍住笑意,愚蠢這詞根本是在形容西瑪國嘛。

「這中間到底差在哪裡?」

「如果把相同的故事,角色調換,西瑪人又會有怎樣的反應?」

不過在講求年資不問實力的西瑪國,即使有人提出質疑,也當作小朋友不懂事而跳過,在彼此互相共謀的國家,金錢貨幣和煩躁的人情世故操縱著我們,對於事件本身僅剩下憤怒和哭泣的情感,並且還會在腦海中置入久石讓的配樂,流眼淚的畫面代表著情感豐沛和感動。

「我昨天剛看完百日告別,我真心覺得這是一部令人反感作噁的電影,那算是加長版的音樂MV,而且何時我們面對離別選擇僅剩悲傷,迷惘在自身的糾結,妄想成為主角?如果真的想成為主角,我還真希望能成為樓下的房客裡的任達華,想拿起紫色按摩棒插進廣社大學下的廢物大學生的屁眼裡。」

「老闆,你這樣的發言會讓文青電影愛好者感到受傷,我不希望川普總統和你畫上等號。」國策顧問旁的年輕少女說道。

「奇怪,每個人都是在這場虛無的人生中追求存在的意義,單方面把意義以媒體的形式傳達,固定成個人意見,大肆地使用每個人都疑問的題材當作渲染的手段,說到底背後製作的理由不外乎是賺取更多票房,從頭到尾就是請觀眾欣賞導演自慰罷了。」

「可是,志軒先生,雖然你說了一堆東西,欣怡我個人覺得很好看呢。啊啊-」年輕少女旁邊又站了一位年紀相仿的少女,正因為近日空汙一面打著噴嚏,一面揉著鼻子說。

「那請妳用一百字告訴我,為什麼男主角死了老婆後,要去找基督徒做愛,不知道人家婚前不能性行為嗎?做不到就減薪。」

「嗚。」

「妳懂了吧,這叫做權力位階。」

終於工時法案的報告結束,下一個階段,換國防部報告「第二次巴姆戰爭」近況,國策顧問一聽到國防部,自個差點從昂貴的紅木椅子上摔下來,想說最近阿帕契的拍攝行程大約在何時?想帶老婆去拍幾張結婚兩周年紀念照。

想當然爾,重金培訓的年輕勇者又一次消失在戰爭中,唯一慶幸,至少不是消失在成功嶺,前勇者代表李國棟國王依舊頭疼,部長提出的方案大多是讓義務役士兵上前迎戰,志願役則準備後援,高層軍官抄襲論文通過博士升等口試,分工很明確,武器也花很多錢買,但為什麼打不贏?

答案很簡單,國策顧問很早就知道答案,但要得出這個答案,必須經過一些挑戰,或許一再背信人民的貴族,眼裡所見的事物單純是隻字片語,拋開權力賦予的職稱,認真面對眼前的戰爭,就能理解魔族為何強悍,也不會膚淺地說出:

「白海豚會轉彎。」

「勞工想加班。」

「婆娑島全國國土計畫書資料很正確喔。」

「海珊總統最不愛打仗。」

「葉子媚是個賢妻良母。」

雖然魔族故在科技發展不如西瑪國進步,但論及體能、力氣,西瑪國的士兵遠不及魔軍,戰場上精良的武器並非主導戰爭勝負的關鍵,魔族憑藉先天的優勢,一次、一次無情地擊退西瑪國的軍隊。

曾經西瑪國戰勝過魔族,憑藉不是武器、不是口號;曾經有五位勇者站出來集結眾人的意志,即使染上宛若烈焰般襲捲全身的苦痛,拿起不是很精良的武器,有的還是鍋碗瓢盆。

「五勇者。」

勇者如蒼雷銳利的劍術、視死如歸的勇氣、刀槍不入的鎧甲和盾牌,百發百中、彈無虛發的羽箭及蘊藏豐富知識的魔法。短短間,持續數十月的戰爭宣告終結,勇者們為西瑪國帶來了一場幾乎不可能的勝利。

「第一次巴姆戰爭,捷報。」

魔王巴姆狼狽地逃回故有「黑色魔山」別名的東部邊境,來不及帶走手製的石錘、魔軍們的屍體,僅留下電影魔鬼終結者中的經典台詞:

「I will be back!」

十五年匆匆過去,西瑪曆166年,魔軍再臨,第二次巴姆戰爭。

巴姆履行她的誓言,俐落身姿高舉骷髏權杖,紅褐色的披風下是整裝待發的魔軍──

一聲令下,黑色龍捲橫掃婆娑島……

然,五勇者又在何方?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