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樓劫【靈案系列】

 

▲樓劫【靈案系列】。(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畢名

03

1981年的這個故事,

你可能聽過,

也知道一點點。

其實這些故事從來沒有停止發生,

只是你一直不在意,

不知道。

而今天這個會從新建成的港鐵線開始。

序章 港鐵惹魂

四周圍的人都說:「這世界,變得很危險!」

但我不認同......世界變得危險與我有什麼關係?我管它什麼恐怖組織、天災人禍。是香港。沒錯,我只覺得香港變得很危險......

怎樣危險?

不要問我,更不要迫我答你......總之......我......我說危險就危險,我沒必要騙你,你不覺得嗎?只要逗留在這鬼地方多一秒,就似被人掐著喉頭快要窒息一樣,嗄......很辛苦。

我不騙你......我只知道,活著,真的很辛苦......

(列車即將到站......)

「嗄嗄......嗄......等等,什麼......什麼列車?你沒有聽我說話的嗎?究竟搞什麼鬼?嗄嗄......等等,不要走,我還未說完,我還有話要跟你說,等等!不要撇下我,這裡很黑,嗄嗄......我呼吸不了......哎呀!」

「砰!」

什麼東西撞得我那麼痛?哎,頭顱很痛。

「嗄......我......我剛才又說著什麼?這裡是什麼地方?」我抱著快要痛得爆裂的頭顱,眼簾開始傳入一些光線,迷迷糊糊間原本漆黑一片的視界開始出現蒙矓而熟悉的影像。

「這裡是......」

(......列車即將到站......)

「這裡是......月臺?是港鐵月臺?」這畫在地上的黃線,這種確實的粗糙質感,很真實,但怎麼我會躺在港鐵月臺盡頭的一端?我完全沒有印象是何時跑到這個月臺,又眼前的景像,怎麼明明就很熟悉,但又有種很疏離、陌生的感覺?

我慢慢用力撐起原本軟癱在地的身驅,然後環顧四周,發現這月臺不獨是我一個人存在,離我不遠處的地方還有疏疏落落在等待列車的乘客。

不止這邊,就連對面的月臺也有正在候車的男男女女,驟眼看沒有一點不妥,但怎麼我硬是覺得眼前所看到的,總是......總是有一種違和感似的?

「轟隆轟隆——」列車隧道傳來混雜尖銳刺耳的聲響,與此同時,一股恍似有吸力的旋風在我身邊刮起,令我有種只要站不穩也會差點被捲入隧道的感覺。

(此班列車不會載客,敬請留意。)

廣播話音剛落,我回身一望,「轟隆轟隆轟隆——」一輛墨綠色的舊式工程列車快速在我身邊駛過,不到五秒間再次隱沒在月臺另一端漆黑的隧道裡頭。

我猛力搖了搖還痛著的頭顱,喃喃地道:「怎麼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我跑到月臺的中央,再左顧右盼,月臺上的對我的舉動感到奇怪,紛紛回首看著我,投以一種厭惡又帶點猙獰的目光,還有恍似困在喉頭的低沉怪聲。

「......㗅㗅......㗅㗅......」似野獸,令人心寒。

然後,不到兩秒間,他們有再轉身專注地盯著前面那漆黑一片的隧道......不是!是更似低首望著月臺下的路軌。好奇心大作的我忍不住跑上前,嘗試擠進人群中看過究竟,但同時,我的視線被另一樣東西吸引著......

「很漂亮。」這副精緻得像中國娃娃的少女面孔,無聲無色地出現在我的面前,而穿著鮮紅色小鳳仙裝的她同樣跟其他乘客一樣站在月臺黃線的邊緣,但出奇地她只怔怔地望著面前空洞洞的隧道。

越望,我,不由自主地向她靠近。

甚至,曾經湧起一個奇怪的念頭,想伸手拉著她.....

(往中環的列車即將到站......)

廣播完畢一瞬間,兩束刺眼的燈光從隧道射出。

「轟隆轟隆轟隆——」是列車,今次來的不是工程車,我認得這款列車,是如假包換的港鐵列車。

我下意識地後退,站在黃線之後,但同時感覺到有點異樣,好像眼前的月臺跟我所認知的有點不同,但究竟是什麼不同?一時間我想不清楚。

「轟隆轟隆——」隧道內部那股帶有吸力的旋風再次湧現。

而我,不由自主地想拉著那少女退後,但遲了......

「轟隆——」

列車剎那間已駛至我的面前。

「颼——」一到紅影在我眼前躍出。

「不要!」是刻意?還是怎樣?數秒前還站在我身前的紅衣少女竟迎頭沖向疾駛而至的高速列車!

「砰!」一陣毛骨悚然的巨響,那少女被撞飛了!

在她被撞的一刻......她頸項似扭麻花般的轉了數圈,痛苦的表情夾雜詭異的笑容在我面前一閃而過,然後就似斷線風箏般被疾駛而至的列車撞飛落路軌上。

此情此景,我雖喊不出聲,但亦嚇得兩眼直瞪起來。

月臺傳來似起彼落的沉鬱呼叫聲、京愕聲、還有......

「喀嘞喀嘞喀嘞喀嘞喀嘞——」是列車急剎下路軌傳來毛骨悚然的輾碎骨肉恐怖聲。

很想吐,我感覺到體內翻騰著的胃液快要奪喉而出,雙腳亦不由自主地抖震得很厲害。

「噠......噠......」我不斷後退......一直後退......直至遠離那班圍堵在已急剎的列車四周的乘客,背靠在月臺上那鋪滿綠色紙皮石,上面寫著「油麻地」三個字的柱子前。

但我的視線絲毫沒有離開過那紅衣少女跳軌的位置,我見到兩個港鐵職員擠進人群當中,其中一人更把頭伸進列車與月臺之間的狹縫,一時間腦海湧現血淋淋的斷肢和碎肉的影像,鼻腔更似嗅到飄蕩在空氣中濃濃的血腥味道。

「人呢?」一把尖銳的叫聲震懾喧嘩沸騰中的人聲,然後,圍在一起的人群開始亂作一團,我耳邊恍惚接收到一句又一句似低沉聲調說出來的說話。

「一點血也沒有?」「不會吧?」

「誰看到有人跳軌的?」「我見到!」「我也見到!」「我在車廂司機位上明明見到的......」

「分明就看著那少女跳軌的!怎會不見了她的屍身?」「撞鬼了!」「別亂說吧!」「你不就是嗎......」「真的很邪門!」「要不要報警?」「報警哪有用?」「找人爬入車底看個究竟吧!」

「有沒有發覺不妥?」「什麼?」「你嗅一嗅?」「搞什麼鬼?」「媽的!怎麼一點血腥味也沒有?」

人群再次亂作一團,夾雜各種情緒的尖叫聲此起彼落,好奇的我打算壯著膽子往前走,因為我......也想看過究竟,我想知道那女孩究竟有沒有死掉。

突然身後有人把我喚著:「你,找我嗎?」

我怔一怔,背脊一寒,然後,我感覺到有只冷冰冰的手捉著我的手腕,從後拉扯著我。

「嘿嘿......你,很想認識我嗎?嘿......」

我無意識地回身一望,「......是你!」身後站著的是長髮及肩、半邊臉毀爛的娃娃臉少女,她對著我咧嘴而笑,她那身小鳳仙裝......她是剛跳軌自殺的與孩!

「你,不是,在,找,我嗎?」

恐懼的感覺充斥全身,但我來不及反應,全身似被電殛麻痹了。

「咧咧......我知道,你叫郭......又南。」

「你怎認識我?」我這句說話困在喉頭喊不出來。

「嘿嘿......」一把詭異的笑聲鑽入我的耳窩。

然後,她把猙獰的面孔向我靠近,微張開嘴向我噴出一股中人欲嘔的氣息......

是死亡的氣息。

「砰!」我眼前一黑,跌倒地上,在昏死前的一刻,視線停留在月臺黃線對出的港鐵管道上,就只數秒,那種違和感再次閃現。

我終於明白,是閘門,這月臺怎麼尚未安裝安全閘門。

「這......是什麼年代......」

在合上眼前,一雙紅鞋,出現在我的面前,還有,耳邊再次傳來那令人雞皮疙瘩的笑聲。

「咧咧......咧咧......咧咧......咧......」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