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勝蘭阿姨

▲ 勝蘭阿姨(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靜夜

第一部<返鄉>

一趟回家的路,又長又遠。

兩家人物介紹

曾家

曾若博

(上海人/微禿/退休教師)

汪勝蘭

(福建人/矮胖精明/家管)

長女

曾承美

(已婚/公司主管)

長子

曾承得

(未婚/跛腳/曾任軍職)

涂家

涂嘉興

(江蘇人/高個/退休公務員)

戴亞青

(安徽人/白皙微瘦/曾任圖書館員)

長女

涂憶若

(離婚/在美工作/教師)

長子

涂歐文

(單身/定居台南/畫家)

民國八十九年秋。久未歸國的涂憶若終於返鄉過節,此行主要探視病中的母親戴亞青。

回到生長的故居,見到那一排幾乎快要傾倒的木造平房,憶若不禁皺起眉頭,無法想像接下來的時日將如何度過,走著走著,更覺腳步沉重。

直到一棟紅門矮牆小平房出現,院內大樹的高度幾乎佔滿天空。

「哇!這棵芒果樹已經這麼高了!」她抬頭看。

當年爬樹的濃眉大眼少年呢?曾是手中滿滿的青芒,一身是汗地對憶若說:「拿去!全都給妳!」

他是隔壁曾家的長子曾承得,帥氣英挺的軍校生。當年站在她面前的高度,也幾乎快把天空佔滿了,憶若呆站在巷弄中,腦中閃過兒時過往,不覺莞爾一笑。

進了家門,環顧四周破舊的房舍,吱吱作響的地板,好像正訴說著她的童年。

客廳裡陳舊的擺設,正伴隨父母老去,不意外地,餐桌上正擺著她最愛吃的寧波年糕,母親在廚房忙著。

也許是因為生病的緣故,她走路變得緩慢又吃力。

「小若到啦!累不累?我要你爸去菜場買妳喜歡吃的菱角,妳先休息一下,飯菜馬上好!」母親臉上堆滿慈愛的笑容,聲音卻出奇地沙啞。

修長的藕色旗袍,襯托出母親亞青依然優雅的氣質,師範畢業的她,當過小學代課老師,聽說當年是出了名的校花。小時候,憶若總覺得父親能夠娶到母親,當年想必有個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或....。

連日的雨,有躲雨的,有串門子的,使得屋外的長廊人來人往,份外熱鬧,正因長廊連接幾戶人家,自古這兒就像個公告大廳,流傳著街坊鄰家的大小軼事。

「小若哪天回來的啊?歐文呢?你們姊弟倆好久沒見了吧?上回聽妳媽說他成了畫家,我早就說他從小喜歡畫畫,將來一定有出息!」對門陳媽媽一見面就如連珠砲般發問。

當年那隻才出生的小黃狗,如今已老態龍鍾,躺在她身旁動也不動,這村子儼然已成為老人與寵物的樂園。

矗立在院子中間的老桑樹,越發茂密了。

小時侯,憶若經常收集桑椹,拿去交給蘭姨做成果醬,桑葉則被村裡孩子們摘得精光,用來餵養蠶寶寶,弟弟總愛惡作劇,把它們放在憶若的鉛筆盒中。

一旁的廊柱斑駁了,原本的朱紅已褪色成暗棕色。

憶若望著柱子,十二歲時親手劃的那道痕跡還在,世上沒人知道的祕密,它一道道刻在憶若心頭,永遠也平復不了。

次日,憶若與承得在廊上相遇。

多年後的重逢,如夢境般不真實,寒暄了幾句,方知承得因演習腿部意外受傷,已自軍中退役,如今在朋友處謀份閒差,也算安定。

步入中年的他,更顯成熟穩重,樂觀正直的態度沒變,對於自己的遭遇似乎早已釋懷,儘管走路不利索,絲毫無損英挺的身影。

承得仔細打量著憶若。

她依舊是多年前離家時的模樣,及肩的細髮塞在耳後,淡色襯衫搭配長裙,外頭套著一件手勾紗背心,左手腕上是涂姥姥送的傳家白玉鐲。

唯一不同的是,眼鏡度數似乎越來越深,臉上總是神情凝重的表情。

「這村子就屬妳讀書第一!天生注定要當個老師啊!」承得誇讚她,把憶若當妹妹一樣對待,見他話鋒一轉,提到憶若的弟弟歐文時,表情卻大不相同,眼睛瞬間都亮了起來。

「怎麼沒見歐文回來?他還好嗎?」份外掛念似的。他倆高中時,天天下課後就膩在一塊兒。

當年歐文被蘭姨介紹,和隔壁村長的女兒相親,引來一場家庭革命,他抗拒威脅要自殺不成,逃到南部之後,就再也沒回來過,逢年過節也僅是來個電話問好。

說到承得,則從沒人聽說過他有女友,如今大家也沒興趣談論,而兩人至今都不婚莫非是巧合?

許多事都自然誘發奇怪的聯想。

憶若靠著廊柱,想到為何自己的人生帶著美麗的外殼,她是隻安份的寄居蟹,卻一路跌跤,如今連爬起來都難。

曾經滿屋子的獎狀,老師口中的好學生,父母借錢簇擁她出國,風光地圓了家人的夢。原以為前夫的出現,是她生命中的恩典,結果卻是弄得自己遍體麟傷。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