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內線國度

▲ 內線國度(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黃國華

壹、浮世繪▲西班牙名鞋▲

時序已到九月中旬,台北的街頭還是被秋老虎給壟罩著,街道四處瀰漫著大樓冷氣機、行駛於路上的汽機車所排放的廢氣,酷熱又潮濕,令人非常難耐。下午六點台北天空的太陽似乎懶散到不願從天際線消失,苦了西區那些擠在車水馬龍中的下班人潮。夕陽大剌剌地灑在國華銀行大樓的玻璃幃幕,再反射到路上的各個角落,行人與騎士只能認命地忍受這習以為常的盛暑與斗大刺眼的銀行Logo。

台北重慶南路附近不僅聚集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書店之外,還有相機街、音響街與十分盛名的補習街……盡是些嚴肅無趣的街景,除了這些硬梆梆、了無生趣的專業商店外,幾間主宰台灣金融市場的大樓以及台北火車站也在附近,每天幾乎有近百萬的通勤、通學族,行色匆匆的路過這幾條馬路,這裡除了尖峰時刻忙碌的車流人潮外,似乎沒有讓行人停下腳步注目的焦點。

此時,有一個人就佇立在這樣擁擠的街口,看起來像是在等人,但好像又不是,臉色慘白地將一只廉價公事包的提把緊緊握著,從把手的嚴重脫線可以看出,他似乎經常用很大的手勁去摧殘那只可憐的公事包。可能是因為剛下班走出辦公室大門,他忘了脫掉那套三件式的西裝制服,一顆顆的汗珠從他的額頭、髮際滲出,讓原本已經難看的臉色更加慘白。

他回想著今天下午發生在辦公室的一幕幕場景……。那些在美國長春藤所學的什麼SWOT分析、動態利率模式,如今只能赤裸裸的被人踐踏;想不到剛回國的第一份工作,前半年竟然就這樣虛度。

「報告科長!」菜鳥研究員史坦利走進科長的辦公室。

「報告科長!這是我今天又修改過的美國經濟展望報告。」

菜鳥研究員低著頭,窺視著眼前的主管,這位從史坦利一入行就是他直屬長官的葉國強,銀行上下的同事與熟識的同業客戶都叫他「強老大」,至於這個稱呼從何而來,大概也沒人曉得,有一說是因為強老大是這家公營老行庫中,唯一敢向前、後兩任官派董事長與總經理拍桌的緣故,不論是前任的梁董事長還是現在的李董事長,甚至在恩師王總經理面前,強老大都敢在會議中強力的表達自己的意見與立場。而這些銀行大老之所以可以容忍強老大這種直言的態度,或許不過是想效法古代皇帝那種明君納諫官的雅量,以沽名釣譽吧。

強老大接了史坦利寫的報告後,臉上毫無表情的仔細閱讀,不時的發出「哼」、「唉」的聲音,讓史坦利臉色鐵青、一動也不敢動地站著在強老大面前,辦公室裡除了強老大翻動紙張的聲音以及兩人的呼吸聲之外,寧靜到連一根針掉到地上都可聽得一清二楚。只見強老大起身將史坦利的報告往地上一丟,用他那雙西班牙名鞋在報告上用力的踩,然後跟史坦利說:

「我用這雙CAMPER名鞋踩你的報告,算是對你的認真稍微尊重與肯定,撿起來!」

史坦利滿臉憤怒與絕望,強忍著眼眶的淚水,彎下腰用顫抖的手撿起地上的報告,這份報告一個禮拜內已經寫了第三次了!第一次,強老大連看都不看就丟出來;第二次,強老大勉強看完後將報告撕得粉碎;這次是第三次,竟然被丟在地上踩!

強老大激動地對史坦利說:「你現在有三個選擇,一是用力的揍我,我不會回手,你若願意這樣做,我會尊敬你是條好漢,上司部屬做不成我們可以成為朋友;二是像縮頭烏龜回到辦公桌,把東西整理整理,遞出辭呈,明天不用來上班!三是你現在坐下來,聽我對你報告的想法再做決定。」

史坦利楞了一會兒後,隨即在強老大辦公桌前的椅子坐了下來說:

「科長!我要聽你說,可是如果我無法接受你的看法,我一定會揮拳揍你!這半年來,我所有的報告與企劃案,不是被你退回就是被撕得粉碎,請科長明白告訴我,我該如何在這個交易科裡工作?」

強老大二話不說,從書架拿了兩本同業的研究月刊,翻開其中幾頁,然後對著史坦利說:

「這兩篇是其他證券與銀行同業的總體經濟分析報告,你翻翻看!跟你寫的內容有什麼地方不同!」

強老大不待史坦利回答就繼續說下去:

「一樣都是垃圾,而且還製造髒亂、浪費地球資源的垃圾,我請你來上班當研究員,難道只是要你像同業一樣製造一堆垃圾報告、破壞環保嗎?」

史坦利搖搖頭,強老大看出他有點心志動搖,繼續說:

「這種數字抄一抄、圖表作一作,然後下個什麼鬼扯結論:『由於去年成長率逐季攀高,以致今年成長率預計將逐季趨緩……。』的刻版無趣報告,難道就是你花了三天的功夫做出來的嗎?這種報告我請個工讀生,只要會上網抓資料就可以做出來了,史坦利,你跟他們有什麼不同?」

「讓我來教你!一般來說,你們這種喝了幾年洋墨水、剛畢業的菜鳥研究員,寫報告就好像小孩子看A片打手槍一樣,但我要的是可以立刻提槍上馬、大戰三百回合的研究建議,我每天至少要下兩百個交易決策,所以需要一個有邏輯、有想法、更要有結論的內容,更粗俗的講法是:金融市場是個千人斬俱樂部,不是來這裡看小孩打手槍的,這樣的比喻,你聽得懂嗎?」

強老大面無表情繼續說:

「好了!噁心的話我不要聽,你不管寫到多晚,反正明天一早七點上班,我的桌上要有你的新報告。」

「還有,別再寫那些垃圾給我看了,那種垃圾,一份十塊錢報紙就可以看到一堆。」

史坦利低著頭走出強老大的辦公室,收拾著自己的辦公桌,將那堆積如山的A4表格與部門報表,塞進那只辦信用卡獲得的贈品公事包。整個辦公室因為剛剛強老大的咆哮發飆而顯得十分肅靜,所有的人連呼吸都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一些年長的同事表情呆滯望著牆壁的時鐘,準備一到五點半就要逃離這個令人窒息的環境。

史坦利毫無知覺的走出銀行大樓,在這午後三十四度的高溫下,身體竟然還不由自主地發抖著,他從西裝口袋掏出壓得皺巴巴的長壽牌香煙,以氣到發抖的手指敲打香菸盒,一根根的香菸從菸盒彈出,卻發覺菸身的濾嘴已脫落,這應該是剛剛被強老大辱罵時,史坦利使勁抓著自己衣角所致吧。

史坦利如行屍走肉般走進街角的便利商店,冷不防地,有人從背後拍了他一下:

「屎蛋!別難過!」

史坦利轉過頭來,發現是同部門的小茹,他露出一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別叫我屎蛋!我叫做史坦利,還有,我沒事!」

史坦利掏出了香菸錢給店員後,便利商店的店員面無表情的對史坦利說:

「先生,還差四十元!」

史坦利打開便利商店的塑膠購物袋,裡面多了一包薄荷涼煙,一旁閃得遠遠的小茹吐著舌頭,故意露出無辜的表情。

「就讓你請這包香菸了,因為我要告訴你一個天大的消息,絕對讓你值回票價。」

史坦利用個好奇的眼神說:

「還不都是你們女同事間的無聊八卦,我今晚還要熬夜趕報告,先走了!Bye!這包菸我在家一邊加班一邊慢慢享用。」說完後立刻轉身走出超商大門。

小茹著急的跟著跑出去,差點撞上便利商店的透明自動門,門外下班的行人很多,小茹一反平日形象趕緊抓住史坦利的手,並使出吃奶的蠻力拉住他,史坦利轉身露出腼腆的笑容說:

「這樣會被誤會呢!好啦,我洗耳恭聽就是了,誰叫妳是我的銀行老前輩。」

「前輩就前輩,別加個老字。」

一句銀行前輩就化解了剛才的尷尬,也確定了彼此間的角色定位。

「你跟著我走就對了,上車!」

小茹左腋下夾著洋傘,右手提了一個大提包,提包看起來很重,裡面想必裝了許多東西,她在館前路上攔了部計程車,史坦利納悶的問小茹:

「我還沒回公司打卡,妳要帶我去哪裡呢?」

小茹一上車,吸了一口車上清涼的冷氣,對著司機說:

「請到敦化北路的大安銀行大樓。」

然後冷冷地回答史坦利:

「以後再也不用回去打卡了!」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