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長生

▲ 長生(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趙晨光

楔子

江南的三月春風如剪,草色依稀。這是一年里生機初現的時節。一個六十左右,身着青衣的老者走在流連河畔,身後背着一把琵琶。

這老者名叫曾言,是一位有名的樂師,但比起他去世的師父還是遠為不及。其師姓宋,名別離,一手琵琶精妙絕倫。有兩句口號道得是“世間雅奏誰第一,琵琶高手宋別離”。即便宋別離過世多年,琵琶樂手中仍是無人可以超過他的聲名。

這位琵琶聖手有一名知交好友,兩人相識時間雖短,交情卻極深厚。當年叛城玉京覆滅之前,宋別離為尋古譜《北風行》冒險前往,在那里他認識了玉京第一殺手清明雨,二人一曲論交,遂成知己。後來清明雨受玉京城中鳳舞將軍烈楓派遣,前往陣前刺殺小潘相,臨行前,清明雨將匯集自己一生絕學的手記交予宋別離,並托他代為尋找一個傳人。

那一場刺殺中,出道十年從無失手的清明雨死於擁雪城。他死後不久,玉京城滅。宋別離便帶着這本手記行遍天下,欲為他尋找一個可以交托之人。

然而此事卻也不易,一來清明雨身為殺手,武功多為陰狠一流,若是落入一個心術不正之人手中,必成禍患;二來清明雨雖是殺手出身,但文武兼修,頗有捷才,那本手記亦是記載了許多雜學,江湖中人識文斷字的就不多,再能懂得這些,就更少見了。因此宋別離雖在江湖上游歷了許久,卻並未尋到一個合適人選。後來他因病過世,便把這件事情交托給了自己的關門弟子曾言。

如今,曾言的年紀已長於其師,他想自己年紀已老,且又多病,說不定哪天便會跟隨師父而去,可這個遺願若是尚未完成,九泉下又如何與師父相見?

曾言正想着這些,忽聽不遠處有笛聲響起,他是懂行之人,聽這笛聲清幽動人,不同凡俗。他不由抬頭看去,卻見流連河畔停了一艘畫舫,上面一男一女,男子二十五六歲年紀,生得十分俊美;女子正在吹笛,看年紀要比他大上幾歲,相貌不過清秀,但氣度嫻雅,與那男子並肩而立,十分般配。

曾言心道:“這女子笛子吹得着實不錯,看這樣子,這兩人當是夫妻,倒不知那男子又有怎樣的本事。”正想着,那男子忽然笑道:“煙娘,你這曲子實在好,待我為你舞劍助興!”說着,便從腰間拔出一把劍來,劍刃青光閃爍,劍柄上鑲嵌了藍瑩瑩的一塊寶石,打磨特異,日光下熠熠生輝。他左手食中指比了一個劍訣,便在那畫舫上舞起劍來。

那畫舫並不甚大,然而那男子卻分毫沒有局促之感,一把劍在他手中來若游龍,去如驚鴻,更難得的是,他這舞劍又與那女子吹奏的笛曲絲絲入扣,曾言只覺賞心悅目,心道:“這一對夫妻真是珠聯璧合。”

正想到這里,忽地一陣風來,幾片柳葉被吹到江上,那男子興之所至,縱身一躍,只見日光下青鋒一閃,待到他落回畫舫之時,那些柳葉竟然全被他穿到劍上。曾言行走江湖這些時間,雖不會武,眼力卻在,不由暗驚,這分明是第一流的劍法!

便在此時,煙娘笛聲一頓,恰做了一個收束,男子長聲而笑,還劍入鞘。隨即輕揮手臂,那柄劍被他一擲而出,直直地落入了流連河正中。

這一舉動惹得河畔諸人注目,議論紛紛,需知就不算那把劍本身,就是劍柄那枚寶石,也很值一些銀子,若不是流連河正中河水頗深,此刻又冷,只怕就要有人跳入水中去撈劍了。

曾言也甚是驚訝,只是他注意的方向卻與旁人不同,他看到那把劍,卻是想起了一個人。

那男子並不在意旁人目光,他擲劍之後,旁若無人一般,繼續與那煙娘賞玩景致,直到傍晚,方才回到客棧中。兩人在房間中剛剛坐下,就聽外面有叩門聲音,小二在門外道:“林公子,有位叫曾言的樂師,說是想要見您。”

曾言的名氣雖不及其師,但這男子卻也是聽說過的,心里詫異這曾樂師為何會找自己,口中則道:“那便請曾樂師進來。”

不久曾言便走了進來,施禮道:“林公子,林夫人。”他先前已向小二確認過那男子姓氏及二人夫妻身份,此時直截了當道:“白日里我在流連河畔看到林公子在畫舫上舞劍,我看您那把劍與眾不同,又看您品貌出眾,因此便想起一個人來——”他看向那男子,“請問,您可是林青鋒林公子?”

林青鋒微微一怔,隨即笑道:“曾樂師好眼力。”

這林青鋒乃是如今江湖上最負盛名的人物之一,是時江湖上有五名英豪:岳天鳴、柳然、胡三絕、宋玉、林青鋒。這五人意氣相投,結為異姓兄弟,更建立了一個有名的江湖組織“長生堡”,開創了好一番事業。這其中,林青鋒年紀最輕,且文武雙全,相貌俊美,因此名聲最著,可說是多少江湖女子夢中的良人。

曾言道:“林公子,我一早聽說過您的名聲,沒想今日有緣得見。江湖人都說,您不但武功出眾,而且劍法之外,又擅書畫,通音律。更難得的是,您為人正直,做過許多行俠仗義之事。”

林青鋒被他這樣當面一贊,倒有些不好意思,笑道:“曾樂師過獎。”

曾言卻正色道:“並非過獎。實則,我有一樣物事想托付於林公子。”說罷,他便從懷中取出清明雨那本手記,珍而重之地遞了過來。

林青鋒接過一看,面色微變,又翻看數頁,驚道:“這竟是當年玉京第一殺手的遺物?”

曾言道:“林公子有所不知。”便講述了其師宋別離與清明雨當年交往之事,又說:“如今我年紀已老,家師已過世多年,因今日見到公子舞劍,又想到公子以往名聲,深覺這一本手記,只有交給林公子才算合宜,也為先師完成了心願。”

他舉出宋別離來,林青鋒便不好再說什么,他嘆口氣道:“曾樂師,多謝您對在下的抬愛。但您今日見到我在畫舫舞劍,可有見到我隨後擲劍之舉?實不相瞞,今日之後,我便要退隱江湖。這本手記放在我手中委實有些浪費。”

曾言不免吃驚,按說林青鋒此時不過二十幾歲,他結義兄弟又剛剛成立了長生堡,正是大有前途之時,怎說現在便要退隱?林青鋒看出他疑惑,笑道:“因我最近新婚,因此無意江湖,只願退隱過些平平靜靜的日子。”說罷看向身邊的煙娘,煙娘也微笑回視,二人雖未說什么,卻自有一種默契在心。

曾言心中暗想,難道這林青鋒竟是為了新婚妻子才退隱江湖?但他這妻子卻不似江湖人物啊,這一片痴情倒是難得,口中卻道:“這也無妨,這手記中除卻武學之外,尚有許多雜學,就算林公子您不學上面的東西,傳之後人也是好的。”他心里想:這林青鋒品行既好,天賦又高,教出的後人必定也是出色人物。

他十分誠摯,林青鋒無奈何,只得接了過來。這本手記隨便送到哪一個江湖人手里,必定視之如珍,他卻接得勉強。曾言再三謝過,這才離開。

曾言走後,林青鋒拿着手記嘆了口氣,“曾樂師一番好意,我卻不知拿它何用,也罷,先收起來便是。”又笑道:“且不管他,明日我們去接了小醉,日後便退隱江湖,想過怎樣的日子,便過怎樣的日子。“

煙娘微微一笑:“好。“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