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一分鐘教你人肉搜索

▲一分鐘教你人肉搜索。(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吐維

一分鐘教你人肉搜索 1

  會開始注意那個人的部落格,是因為室友Q的關係。  

  我的室友Q是個非常喜歡思考的人,做什麼事情,哪怕是日常生活的小事都好,Q都可以用縝密的邏輯加以推理。

  例如把筷子伸出去夾菜時,Q會思考往右還是往左比較有利於迅速夾到想要的菜。

  例如帶他那隻臘腸狗出去溜時,Q會先上網查詢家附近的地理環境,以規劃出一條對狗最有運動效果、又不會妨礙到住居安寧的路線。又例如我帶女朋友回我們合租的屋子前,Q會慎重地檢討房間的擺設,並設計出最容易讓女孩子產生浪漫情懷的空間。

  有時候我覺得Q這樣活著有點累,這大概也是Q活了二十二年交不到女友的原因之一,但Q先生總是樂此不疲。 

  但Q最近,把全副精力都放在思考一件事情上,就是那個部落格。

  那並不是個多熱門的部落格,開始只是他想找捷運附近適合聚餐的店家,於是就在Google上打了「捷運 聚餐 熱門店家」幾個關鍵字。

  但估狗就是這種個性,永遠都會找一些八杆子打不著關係的垃圾資訊給你。

  因為那個網誌裡剛好有一句話是:『有時和同學聚餐時聊起往事,以前系上熱門的科目、學校附近的店家等等,都會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上次我坐捷運……』於是我就不慎用了Q先失的電腦誤點了進去。

  那真的是一個很冷清的部落格,扣掉作者,每篇文章大概只有十五六個人點閱。內容也很平凡,就是關於一個人的戀愛故事。

  部落格的主人似乎交了個男朋友,她和那個男友交往了三年,這位小姐就把和男友相處的點點滴滴,以一天一篇的方式,全數寫成網誌放到網路上。

  網誌主大概覺得這種私人部落格不會有人看,就算不小點到也不會多留,所以連和男友一些私密情事也都寫了上去,包括滾床單的經過。

  但事實證明網路無遠弗屆,而且無所事事的瀏覽者居多,像我和Q先生就是一個。

  真正讓我對部落格感興趣的倒不是炒飯過程,而是部落格主人紀述事情的風格。這個作者非常神奇,他可以用分點分項的方式紀錄任何事情。

  例如某年某月某日,作者寫到他和男友兩個人上街買衣服。一開始是日期,然後作者下了標題:「和Tony上街購物」而後下面就開始條列:

  『一、今天天氣很好,出大太陽。』

  『二、Tony今天穿了件貼身的襯衫,還戴了太陽眼鏡,非常帥氣。』

  『三、Tony陪我去海邊,天空好乾淨,一片雲也沒有。』

  『四、中午在附近的蛋包飯連鎖店隨便吃吃,兩人總共付了新台幣985元。』

  『五、Tony在牆邊偷吻我,我很害羞。』

  『六、九點的時候Tony送我到家門口,他一路目送我上樓梯。』

  『七、Tony忽然出現在門口,我嚇了一跳。』

  『八、Tony他……』

  諸如此類的寫作方式,我看得是嘖嘖稱奇,特別是這種條列式的寫作,遇上炒飯的情節時,就會變得很微妙。

  『一、Tony洗了澡,邊擦著頭髮邊走出浴室。』

  『二、Tony站在床邊:(1)脫了上衣(2)脫下褲子(3)脫下了內褲(4)用腳將他們全都踢到一邊去。』

  『三、Tony跨上了我的床,在我的床上:(1)壓到我身上(2)低頭親吻我的唇(3)用唇掃過我的脖子(4)把唇停在我的胸口(5)咬住我的乳頭。』

  『四、我呻吟了一聲。』

  『五、Tony把手伸到我的大腿間:(1)扯下我的裡褲(2)撫摸我的大腿內側(3)往我的體內探索……』

  我看得固然津津有味,Q先生則比我表現出更大的興趣,他每天固定都會坐在電腦前,平常他是不太上網的人,但為了追蹤那個人的網誌,Q現在晚上都會準時開電腦。

  這讓我十分稀奇,Q平常就算對什麼東西表現出特別熱衷,等他研究完了、思考通了之後,這樣東西馬上就會被他丟一邊去。

  像這樣長期地專注於一件事物,從我認識Q以來還是第一次,不知道這個部落格有什麼令他思考不透的事,我還真想問他。

  部落格上的日記持續了很久,這個格主和Tony還真是打得火熱,每天都可以列出幾十條項,讓不缺女友的我也羨慕起Tony來,有一個如此熱情的女朋友。

  但有一天,那個部落格的記事忽然變了。

  那是某月的某日,我和Q一起守在電腦前,看著部落格上貼出簡單到可以說是驚悚的訊息。

  20xx年10月x日

  我,失戀了。

  而接下來幾天,部落格的主人仍然繼續更新,但記事風格忽然變了,以那篇失戀宣言開始,開始出現這樣的文章:

  『失戀第一天,為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坐在窗前看著雨景。』

  而且還不只一天,接下來數日都是如此。

  『失戀第二天,在便利商店買了三個便當,窩在房間裡當三餐吃。』

  『失戀第三天,對岸的號誌燈,宛如流血的單眸。』

  『失戀第四天,試著在人行道未乾的水泥上留下自己的足跡。』

  『失戀第五天,鄰居養了十五年的狗死了,在窗口掛一副風鈴為他哀悼。』

  這樣的失戀記事持續了一段時間,我看了大約一禮拜,就失去興趣了。主要是這些記事都短短的,不如之前分點分項的日記那麼有趣。我把我的電腦拋到一邊,和我的新女友關門胡混,過幾天就忘記這件事情了。

  但令我驚訝的是我的室友Q,他並沒有放棄那個部落格,反而更熱衷了。每次下課回家,Q就像是急著撇條的狗一樣,放下包包就衝進房間裡,打開電腦看更新。

  我本來以為部落格主有什麼特別的文章,還特地打開電腦又窺探了一下,但是沒有,仍是那些索然無味的短語。不過就是個失戀女人無聊的呻吟罷了,我不懂為何Q如此感興趣,大概和他沒有談過戀愛有關吧,我只好這麼想。

  但過了一陣子,我在房間裡唸書,卻看見Q從他房裡跑出來,在起居室裡打轉。

  「太奇怪了,這真是太奇怪了……!」

  Q邊打轉邊說著,我們住的是ShareHouse,但其他室友都因各種不同的原因搬離這裡,所以這兒等於是我和Q先生的城池一樣。

  「什麼東西奇怪?」

  我問他,想說他是不是開始思考為何黏鼠膠可以黏住蟑螂之類。

  「太奇怪了,這件事整個都很奇怪……」

  Q一邊說,一邊掉頭又衝回電腦前,彎身動著滑鼠。我感到好奇,跟在他身後進了他的房間,卻見他螢幕上仍是那個部落格。

  我看著Q先生滾過滑鼠,那個部落格仍然持續揭載著,格式還是一樣,而且不知不覺間,竟然已經更新到一百四十幾篇。

  『失戀第一百四十五天,鑰匙不小心掉進了馬桶,眼睜睜地看著他沖走。』

  『失戀第一百四十六天,窗台的鈴蘭枯萎了,在公園替他做了個墳。』

  『失戀第一百四十七天,常去的咖啡館倒了。』

  『失戀第一百四十八天……』

  我快速瀏覽著,這些記事確實是千篇一律,但我多少可以讀得出來,每一則記事背後,都隱藏著部落格主人深沉的寂寞與哀傷。雖說是生活中的鎖事,作者紀錄的卻不脫那幾個意象:遺失、消滅、拋棄、衰老、死亡……大柢是這一類的資訊。

  我大概可以理解部落格主人的想法,但這種記事法說透了也就平凡無奇,我在大學裡修的文學展演和剖析,教得都比這個深。我還是不懂Q為何如此興致昂然。

  「你不覺得奇怪嗎?」Q先生持續著他的提問,我謹慎地看著他。

  「哪裡奇怪?」

  「從失戀那一篇開始,到現在已經一百四十幾天了。」

  Q先生搔著額髮,在床邊坐了下來。其實平心而論,Q的外表倒真算得上是個優質帥哥,如果我喜歡的是男人的話,搞不好會跟他日久生情也說不一定。

  「一百四十幾天就一百四十幾天,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問。

  「就是這點奇怪啊!就算是罐裝可樂,保存期限也只有一百五十天。」

  「我不認為這件事和罐裝可樂的保存期限有邏輯上的關聯性。」

  「我的意思是,這時間實在是太長了。」

  Q嘆了口氣,用手揉了揉太陽穴。我感覺這個疑惑一定困擾了他很多天,因為他眼楮下都是黑眼圈。

  「不過就是失戀而已不是嗎?照理說,像他這樣理性到可以把交往的經過逐條紀錄的人,應該一禮拜就想開了,持續這麼久,還處在失戀的情緒裡,這一點道理也沒有。」

  我怔了怔。「這很難說,每個人失戀的復甦期不同。」這倒是經驗談。

  「但是一百四十幾天也不合理啊,這麼長的時間,都可以環遊世界一圈了,美少女夢工廠五的女兒也可以養上十個了。」

  Q又摀住了臉。「不合理,這完全不合理。為什麼她要傷心那麼久?」

  我實在不懂Q的邏輯回路,他從床上跳起來,在房間裡走來走去,以往我自詡腦子還不錯,雖然Q先生經常不可理喻,但對於他打轉的點,我多少都可以理解一二。但只有這一次,我實在不明白他為什麼對這個部落格主人如此執著。

  「我決定了。」

  Q忽然停下腳步,在房間中央站直了身。

  「決定什麼?」

  「我要找出這個部落格作者來。」Q先生語出驚人,他坐回電腦前,把部落格的視窗開到全螢幕,「我要找出他來,然後弄清楚她為什麼會難過這麼久。」

  我有些吃驚。「找出她來?怎麼找?」

  Q回頭看了我一眼,唇角露出神秘的微笑。

  「很多方法,常上網的人在網路上遺留的資訊,比想像中還要多,何況這個部落格寫了整整三年,幾篇千的資訊,再加上一點簡單的推理,找出這個人的真實身分並不難。」

  我學著Q坐在他的床上,交扣著十指。

  「你別亂來啊,到時候人家女生認為你是跟蹤狂怎麼辦?」應該說已經是了。

  「等等,這就是我們要推理的第一項。」

  Q似乎也來了興致,他用滑鼠滾著螢幕,我們之間常用這種遊戲打發時間,事實上他這種喜歡亂思考的性格,搞不好我要負一半責任。

  過去我經常拿一些像是數獨或是邏輯小遊戲的東西慫恿他玩,或是找本推理小說,我們各自看過前面後,說出自己的分析,最後再比賽誰的推理最接近真正的結局。無聊的冬夜裡,我們還會互玩海龜湯渡過漫漫長夜。

  「為什麼你認為他是女人?」Q提了第一個問題。

  「咦?因為她有男朋友不是嗎?」

  Q看了我一眼。「這真不像你會說的話耶,有男朋友就一定是女性嗎?」

  我怔了怔,隨即明白Q的意思,不禁張大了嘴巴。

  「你的意思是……她……『他』和我一樣,是同性戀?」

  Q點點頭。

  「部落格的文章全是以第一人稱描述,站在作者的角度紀署,通常會產生一個很大的盲點,那就是我們無法看見作者本身的真貌。第一人稱文章中的『我』,往往是整篇文章最大的謎面。」

  我明白他的意思,在某些推理作品裡,會利用這樣的盲點,設計成敘述性詭計。Q又繼續說。

  「就像如果你把自己的事情寫成日記,很多讀者看見你寫什麼『每天和女友打得火熱』、『我女友今天超正』之類的描述,多半就會不假思索地把你歸類為男性。這是典型的異性戀思路模組,再加上你的個性,也容易讓你的記事變得比較陽性。」

  這倒是真的,我想我潛意識裡一直希望自己成為男人,所以講話也好、行為舉止也好,多少都有點男孩子氣。就算實際上沒有,因為我潛在的慾望,我在寫成紀錄時,也會不由自主地將我的形象塑造為偏向男性。

  不過我不會把和女友打的火熱這種事放上網,我女友很害羞的,我要先聲明。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