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火薔薇

▲ 火薔薇。(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安琦

楔子-穿梭日夜

凌晨時分,天色如濃墨,只有孤懸的月牙寂寥地點綴在地平線上,像個守夜人,靜靜等候著不久將輪替的晨曦來換班。

大街上,沒有行人,只見消瘦的小動物身影,掠過仍規律變換著燈號的交通號誌桿底下。牠悠哉地像個小老頭,緩慢行過空靜靜的斑馬線,最後一溜煙消失在街角。

只是在這所有人應都還在浸泡在沉沉夢鄉之中的時間,那矗立在街邊,全亞洲最大規模商業展覽大廈的某一樓層裡,卻暗自起著小騷動。

一名身型玲瓏有緻的黑衣人,在完成今晚的行動之後,便像隻靈巧的蜘蛛回巢般,啟動了腰間的鋼絲吊線,轉眼,就又回到前一刻她進入展館的天花板通風道口。

這一次的行動與以往一樣,對她而言易如反掌,再如何嚴密的防守,於她都只形同探囊取物。

掂掂已得手的東西,她唇角微揚,只是當她轉身欲走之際,那只才從手裡塞回懷中的小巧絨布袋,卻出其意料地從她手中滑落,並掉回展場地面。當下黑色頭罩下發出一聲低咒,她思考了兩秒,便又翻身跳回展場,跟著動作極快地撿起絨布袋,將之塞進懷中更大的一只黑布袋中。

不過就當她二度迴身想要離開的同時,大樓內的警鈴竟忽地大作,整層樓不但在瞬間大放光明,一只金屬籠更從地板下快速竄出,並合上,像株捕蠅草似地,將她包覆在裡頭。

她被困住了!大樓內,警鈴聲如空襲警報一樣令人聽了繃緊神經,連汗毛都在眨眼間豎立,估計不出一陣,便會有人來。

「風,我被困住了。」

「系統被修改過,棘手,給我兩分鐘。」

她低聲對著耳畔的通訊系統求援,而支援她的,是和她極有默契,同時也是個電腦破解高手的好夥伴。只是眼下對方傳來的回覆,卻讓她感到不安。

系統被修改過?是在她進入展場後的事情嗎?如果是,那麼是否代表著這次的行動早早就被監視掌握了?內部高手如雲,對外界就如同傳奇般神祕的神偷集團,行動從未失敗過,更不用說計劃未開始之前就被監控,這對他們來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站在金屬籠的正中央,她像尊雕像般文風不動,金屬籠被通了電,妄動只會讓自己陷入危境,令逃脫更加困難。現在只能等。

面罩下清澈有神的兩隻杏眸環顧著四周,思緒幾乎是一瞬千百轉,她盤想著任何可能脫身的可能。只是隨著時間分秒過去,通訊器始終再無來訊,是以在工作時一向沉著的她,氣息也開始略微不穩,連垂在身側的手指也因緊迫而下意識而微微捏緊。

過了數分鐘,最後是等不到夥伴的解救,一群武裝的保全人員便衝進了展場,迅速將她包圍。

「抓到了,是火薔薇!」

她有個改不掉的壞習慣,總會在偷竊過的現場,像完成儀式般地留下燒烙的薔薇印記。牆上也好,地面上也好,有次甚至是直接將火薔薇烙在某名阻擋她去路的警衛身上。

如火般烈,如薔薇般艷,來去無影,穿梭日夜。這是外界對她的形容。

在場的保全人員,似乎對逮到這傳說中的美女神偷感到十分雀躍,槍口雖然全指著籠中的她,但眾人仍不時互相傳遞著興奮的眼神。

只是視線略過跟前這些人,她不禁注意到一名剛剛進入展場的男子,身材挺拔面貌俊俏的他,雖然在不遠處站住了腳,但那深邃的眼神卻像把鎖牢牢扣住了她似的,令她心頭不自主地一揪,並屏住了呼吸。

她沒想到他會出現!

「解開了。」

就在她以為自己快要窒息的同時,通訊器對頭總算傳來了話聲,而隨著話聲,那困住她的金屬籠便隨之應聲落下。

毫不猶豫地,她在眼前眾人還來不及反應之前,一個箭步便蹬腳收線往上欲走,只是她怎也沒想到,那原本還與自己有段距離的男子,竟用她意料不到的速度來到自己身前。他大掌一撈,就牢牢扣住她的手腕,阻擋了她逃離。而這一瞬,她也迫不得已與他四目交接。  

如果風知道雨要來,那它會張開臂膀,等著雨,最後才一起吹拂落下;如果土知道花要開,那它會安靜涵養,守候花,最後一起繽紛綻放。

妳是我的雨,妳是我的花,因為妳,所以我才存在。

不由得她想起,好久好久以前有個人曾經對她這樣說過,但那個人,和那種刻骨銘心的感覺,已經不復在!

按下位在掌心的一個按鈕,她那被扣住的手腕下突然竄出一柄伸縮刀,她毫不留情劃向那抓住自己的男子的手臂,頓時見血。

而趁著男子稍微鬆手的那幾秒,她收了腰際的線,飛身回到通風管道口。

把下一刻展場嘩然而起的追捕聲拋在身後,她循著原先設定的路線往回撤,密密麻麻的通風管線圖投射在她的腦海裡,雖然空間狹小且路線複雜,但訓練有素且極聰明的她,就像隻熟悉巢穴的螞蟻,很快就來到了可以脫身的頂樓。

「薇,妳身上有追蹤器。」不過就在她推開頂樓通風蓋的時候,通訊器對頭的人說。

追蹤器!?她皺起眉頭。果真,她在剛剛被男子扣住的手腕處,找到一顆像紅豆般大小的精密追蹤器。

她恨恨地將它從手腕的布料上拔起,扔向地面,一腳踩碎。跟著她在頂樓某處拿出她預先藏匿的逃脫器具,並來到頂樓牆邊。

接應她的夥伴-風,就在對面大樓頂,而用十字弓型的強力科技拋繩連結到底下隔一條大街的對面大樓頂樓,滑行過去,則是他們原前計劃的逃脫路線。她用微型電筒閃動做了信號後,旋即躍上了牆。

只可惜跟著追蹤訊號尾隨而來的保全人員,很快就來到頂樓,當然其中也包括了那名男子。

男子望住立於牆上的她,眼神竟透著旁人無法釐清的情緒。那像是擔心,又或者有著不安。

只是當瞧見她準備射出拋繩時,那只有他自己才清楚的情緒波動,竟又瞬間被隱藏了起來。

他動作俐落地一把拿過身邊保全手上的長槍,砰一聲,神準地打掉她手上的十字拋繩弓。

而看著自己手中的十字弓落向幾十層樓高的地面,她再次轉過頭,臉上卻不見驚慌,只有豐潤的唇間,忽地綻出一朵迷人的笑。

「妳逃不掉的!」保全群中有人喊。

但笑不語的她,聞言雖然乖乖做出舉雙手投降的動作,但仔細看卻發現她其中一隻手還拎著一只不小的黑布袋,跟著她將袋子轉個方向,讓它懸在風中,搖呀晃地。

不消想,裡頭就是她這次偷竊的展場珠寶,那價值連城的珠寶若掉下去,碎了裂了,怕是眼前這群人賠八輩子都賠不起。

而她這爭取時間等待夥伴備用支援計劃的動作,就好比抓著首領的頭威脅部屬,一時之間,現場沒人敢妄動。

只是,這時一名保全卻未在未獲指示的狀況下,發射了一槍,那槍準確地打中了她。

「誰叫你開槍!?」

「我……我沒有啊,這槍它自己走火……」

走……火……

組員嘴裡的那兩個字,不知怎麼地,竟在她耳裡緩緩變成了碎片。不出數秒,她腦袋空白,腳下跟著一軟,人就在眾人的驚呼聲下,往後跌出了大樓。

而幾乎在同一時間,那前一刻開槍打掉她拋繩弓的男子,也三步併一步,躍上牆沿,雙手一張,跟著墜樓。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