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鬼島故事集・鬼仔神》

 

▲ 《鬼島故事集・鬼仔神》(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飲馬人

錢仙

「錢仙錢仙請出來!錢仙錢仙請出來!錢仙錢仙請出來………」

八月暑假某一個悶熱夜晚,四個即將升國中的小學畢業生,翻牆回到了母校,潛進自然科學教室,在一張四方桌上玩起了「錢仙」。

一張八開的圖畫紙上,先畫一個圓寫了「本位」,然後週邊一圈一圈密密麻麻寫滿了各種字,當然裡面也夾雜著四個人的名字。

分別是董邵凱,綽號就叫「少董」。他人如其名家裡是開建設公司,上下學總有名車代步,身上就算是穿制服,後面都服貼地燙了三條線,更不用說現在穿的Polo衫也是專櫃的名牌貨。

旁邊坐了他兩小無猜的女朋友,叫楊辰琳,與歌手楊丞琳只差一個字,長相也像留長髮的楊丞琳一樣甜美。她與董邵凱就住在同一個社區,早就是班上眾所矚目的班對,甚至綽號就叫「董娘」,只是她非常不喜歡這個綽號,感覺把她叫老了。

她旁邊坐的人叫王宗達,是個討喜的小胖子,綽號叫「阿達」,人如其號確實有些白目阿達,不過也因此是大家的開心果。基本上那一張嘴無時無刻都要動,不是講話就是吃,不讓他講話跟絕食一樣不能活!

相反的,阿達旁邊坐一個瘦弱戴眼鏡的小男生,叫李淳一,家境普通,他的外公在開宮廟,因此對這種鬼鬼神神之事特別感興趣,最愛在班上講鬼故事或裝神弄鬼,因此綽號叫「師公」。這一次說要玩錢仙,當然也是他的主意。這四個人因為家住得近,又從小一到小六都同班在一起,因此交情特別深厚。

只見四個人將手指放在一個五十圓銅板上,銅板就落在「本位」的圓圈裡。本來要用十圓,但因為阿達的手指太胖了,所以改用五十圓。

「錢仙錢仙請出來!錢仙錢仙請出來!錢仙錢仙請出來………」在念了一段時間都不見動靜後,阿達有些不耐煩說道:「喂!師公,真的是這樣玩嗎?怎麼那麼久都沒動?」

「噓!阿達,你不要講話!」師公瞄了一眼,神秘兮兮提醒道。

「喔……師公你自己也講話了!」少董像是抓到小辮子,跟著說道。

只有董娘一隻手笑著比自己嘴巴,暗示眾人就她沒說話。原來,在一開始前師公有交代:「等一下開始後,就只能不斷地念『錢仙錢仙請出來』,不可以分心,也不可以亂講話,四個人要集中意念,錢仙才會出來!」

這時阿達眼看都破戒了,乾脆肆無忌憚放開來講:「你們還要玩嗎?自然科學教室真的會有神仙來嗎?」

「一定有!」師公斬釘截鐵說道:「我阿公說我們學校以前在日本時代是座神社,聽說校門口就是以前的神社大門,然後這裡就是日本神明坐的地方。」

「那如果來的是日本神明,那祂聽得懂我們在講什麼嗎?要不要改用日語試試看?」少董好奇問道。

「你們會講日本話嗎?」董娘也跟著破戒了。

「我會!」阿達開始嗲聲嗲氣地鬼叫「雅美蝶」、「奇萌子」、「喔喔……」逗得少董哈哈大笑,董娘也臉紅地笑罵道:「阿達,你好色喔!」

「你們不要再鬧了!再鬧錢仙說不定會生氣喔!」只有師公仍是一本正經。大家才稍稍收斂,畢竟四個人的手指還放在錢幣上,只怕真發生了什麼事………

「師公,為什麼我們要在鬼月的晚上玩這個?」阿達又問道。

「是你們說想要玩點刺激的,以後上國中才可以跟人炫耀啊!」

「我們也可以去基隆主普壇,吃廟口小吃,看誰吃得多啊!」

沒人理會阿達的提議,倒是董娘一臉不放心說道:「師公,真的會請到神仙嗎?萬一來的是那個怎麼辦?」

「放心啦!我有戴神明的香火袋,鬼不敢來啦!」師公抖抖胸前「濟公廟」的香火袋,一副頗精於此道的大師模樣說道。

「你怎麼知道?」少董又問。

「我開宮廟的表哥說的。」

「屁啦!聽他在唬爛!你表哥才國二,也不算是大人啦!」阿達立刻潑了冷水。

忽然這時,所有人都感覺錢幣動了一下,驚訝地看著按住錢幣的手,然後四個人你看我、我看你,異口同聲說道:「是你動的嗎?」

阿達甚至一口咬定:「師公,一定是你動的!」

「噓!不要亂講話,錢仙來了!」師公一臉嚴肅,氣氛瞬間凝重了起來,其他三人也不敢再多說一句。

只聽師公開始像是「桌頭」一樣,做起人與靈的交流。他先問道:「錢仙錢仙,請問你是神還是鬼?」

突然,手指下的錢幣像有了生命,慢慢自己走出「本位」,然後在眾人屏氣凝神中,看著祂漸漸移到「神」那個字下面。

四個人都是鬆了一口氣地驚呼,尤其師公更是一副料事如神的得意模樣,只差沒說出:「你們看,我說的沒錯吧!」

就只有阿達滿肚子疑惑,心裡想:「搞不好祂是鬼,騙你是神啊?」

師公又接著問道:「請問來的是哪一尊神?」這個問題倒是讓錢幣沈默了一陣子,稍後才動了幾個字:「日」、「本」、「神」。眾人自然又是一片驚呼。

接著,師公想起表哥曾經說過,請到錢仙後可以問一些只有自己知道的問題,以測試這神仙的功力,於是便率先問道:「錢仙錢仙,請問你知道我阿公的名字嗎?」畢竟,再要好的朋友也很少會知道家中長輩的名字,這倒是一個很好的測試。

錢幣開始移動到其他幾個有字的地方,因為這問題師公一開始就先設想過,自然也將他阿公的名字參雜在字輪裡面。果然,錢仙一字不差地走到他阿公名字的幾個字下面。

眾人看師公驚異的表情,自然是回答無誤。接著其他人也如法炮製這類提問,答案果然讓他們震驚,就連阿達都心服口服,嚇得說不出話來。

問完已知的問題,當然這四個人最想問的還是看不見的未來。於是有的問自己會不會讀台大;或是問以後會不會中樂透頭彩;將來會生幾個小孩這類天馬行空的問題。輪到楊辰琳提問時,對這個愛幻想的小女生來說,目前最好奇的自然是以後會跟誰結婚?她一說出來,旁邊的少董有些臉紅,又有些得意,像是在說這問題還有什麼好問的?

臉紅的不是只有董邵凱,還有坐在楊辰琳對面的李淳一………

其實,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就默默地喜歡楊辰琳,常常在班上偷看她,甚至因為家住得近,常試著找機會一起走路回家。無奈各方面條件都比不上董邵凱,只能看著董娘坐上少董的私家車揚長而去,然後自己伴隨著阿達的汗臭味回家。

此時李淳一偷瞄著楊辰琳,越發覺得可愛美好,心中只期盼能和她成為男女朋友,於是一股從未有過的念頭蠢蠢欲動,他壓著錢幣的手默默在施力,然後其他人只見錢幣慢慢移動到了第一個字:「李」!

楊辰琳和董邵凱同時都倒抽一口冷氣,兩人眼睛睜得圓大,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接著錢幣又開始移動了,而且越走越快,第二個字是:「淳」!

少董和董娘抬頭看著李淳一,他當然也是一副好像很吃驚的模樣,並且整個耳根子紅到臉上。他忽然覺得自己玩得太過火了,趕緊放鬆手指上的力道,但就在這時,他卻感覺是錢幣自己在動,雖然他沒有作弊施力,但錢幣已走到第三個字:「一」。這下連他自己也嚇了一跳!

四個人突然一陣沈默,尤其是楊辰琳,幾乎要哭出來了,低著頭的師公也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她與其他人,甚至他感覺董邵凱好像非常不爽地瞪著他看。

就在這時,阿達不知是出來打圓場還是白目不會看狀況,直嚷著說餓了,不想玩了。大家也就順勢請錢仙歸位,一直黏在錢幣上的手才敢放開。但看得出少董和董娘心情已大受影響,本來說好要一起去逛夜市後來也就不歡而散,各自回到家中。

李淳一回到家後,當然不敢對家人說今晚在學校玩錢仙的事,因為之前表哥玩了讓阿公知道後,被甩了兩巴掌不說還罰跪在神壇前直到腳抽筋,所以這事他當然打死也不會說。

那一晚,他很早就上床去睡了,表面雖看似平靜,但其實心裡暗潮洶湧,一直在想著玩錢仙的事,尤其是錢幣直接走到「一」的畫面,更在他腦海裡不斷重播,心想「難道這會是某種暗示?」迷迷糊糊中,也就睡著了。

半夜,他忽然感覺有個影子在他眼前,飄浮在他的床板上,半夢半醒間,他聽到一個小孩子的聲音說道:「錢幣是你動的,對吧!你喜歡楊辰琳,對吧!你喜歡她的話,我可以幫你喔!只是你也要幫我一個忙………」

待續..........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