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鬼影實錄

鬼影實錄

▲鬼影實錄。(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柚臻

《寡婦村》第一章 荒屋-1

  夜半寧靜的凌晨兩點,一支攝影團隊正忙碌的搭設攝影機,而我也是其中的一員,不過目前沒有我的工作,於是我找了個位置點了一根菸,一邊抽菸一邊等待機器就位。

  阿勝一會兒架好了燈光,也來到我的身邊,夜裡的寒氣讓他不住的發抖,他呵了一口氣,吐出淡淡的白霧,隨後轉頭問我:「喂,這地方是誰找的?怪陰森可怕的。」

  「哈哈,你都幹這行多久了,到現在還沒有適應?」我好笑的回他,同時遞了一根菸給他:「來一根吧,今晚似乎特別冷。」

  我們是俗稱的劇組人員.工作就是拍攝鬼話節目的外景,為了增加收視率所以我們經常得到一些傳言鬧鬼的地方拍攝,因此今天這種情況對我而言已經見怪不怪了。

  「謝了,我不抽菸。」阿勝搖搖頭,又回到原來的話題問我:「到底是誰找到這個鬼地方?附近連個便利商店都沒有。」

  「我也不知道,剛剛看了一下劇本,這裡好像叫作寡婦村。」我拿出劇本翻出地點的簡介說道。如同一般電視節目都會作假那樣,我們負責拍攝的鬼話節目也是經過安排的,由女主持人假裝看見鬼,再由我們劇組人員弄點聲光效果,就能把觀眾唬的一愣一愣,其實一切都是照著劇本安排好的在行進,不然台灣哪來的那麼多鬼。

  「寡婦村?這裡沒有村子呀。」阿勝皺起了眉頭,朝著左右張望。

  如同他所見的,這裡確實看不見村子的蹤跡,我們的眼前只有一間立於山林之中的殘破屋子,屋瓦早被風雨掀了一半,牆角像是野獸的爪子刨過,出現一道道的刮痕,至於窗戶則是立了幾根堅固的鐵條,如同牢籠一般隔絕屋內和外界的連繫,木門破損的倒在髒污的土地上,底下幾隻黑色的蟲子在鑽爬,讓人看了頭皮發麻。

  屋子所在的黑漆山林同樣讓人毛骨悚然,深山裡頭的蛇蟲鼠蟻都被我們的燈光吸引了過來,可以看見巴掌大的飛蛾振翅,也能看見黑暗中偶而出現的青色眼睛正在窺視我們,那應該是山貓或是土狗一類的動物吧。

  「這裡原先有村子,就在兩三公里遠的位置,不過聽說現在已經沒人了,人口全部因為不明原因死光了,因此才會有傳言說這裡在鬧鬼。」我指著劇本上的一段字唸道:「寡婦村的習俗,若是丈夫死亡,妻子則會被村民要求殉葬,被送入位於深山中的土屋內等死,待一個月之後,村民便會前往土屋內收屍,將妻子的屍體和其丈夫一塊入土。」

  「土屋,」阿勝喃喃了一句,忽然指著我們眼前的屋子問道:「該不會就是這間屋子?」

  「對呀,那個村子裡面的寡婦都會被送到這裡等死,因為這種習俗太可怕了,所以外頭才會叫他們是寡婦村。」我收起了劇本,將菸蒂扔在地上踩熄。

  阿勝害怕的看著周圍,拉了拉我的衣角問道:「會不會出事?之前去的地方沒那麼可怕,可是這裡……總讓我覺得不對勁。這屋子裡面一定死過不少女人吧?」

  「嗯,再跟你說一件事吧。」我側頭靠向阿勝的耳邊,為了不嚇到其他的工作人員,因此我刻意壓低音量說道:「據說寡婦村裡面的村民會全部死光,就是因為那些被關在屋子裡面死掉女人們化成厲鬼報仇。」

  「騙人的吧?」阿勝打了個哆嗦問我,看他的眼神像是真的嚇壞了。

  「不知道,劇本上面的簡介還說了,屋子附近會看見女人的長髮飄動,也能聽見女人的哭泣聲。」我聳了聳肩膀,對於這樣的傳言不置可否。

  聊到一半,導演的聲音便傳了過來:「喂!開錄了,去把阿咪叫來。」

  「好。」我連忙應了一聲,拍了拍阿勝的肩膀說:「我要忙了,晚點再聊。」

  說罷,我立刻往一旁的廂型車跑過去,然後敲了敲車門。阿咪就是我們的外景女主持人,她現在正和她的助理在車上休息。

  車窗片刻後捲了下來,裡頭熱呼呼的暖氣隨之傾洩而出,「什麼事?」阿咪的女助理小楊問我。

  「導演說開錄了,請阿咪快點過去。」我說。

  小楊點了點頭,沒有回話就把車窗又捲了上去。有時候我真覺得助理小楊比主持人阿咪還要大牌,她那種態度實在叫人不敢恭維。

  阿咪一下子就步出箱型車,上半身套著一件厚重的外套,下半身卻是快要走光的短裙和涼鞋。

  她快步的走向導演,小楊跟在她的旁邊,而我則走在她們的身後。

  我們剛來到了導演的面前,導演馬上粗聲粗氣的喝道:「阿咪,妳快點把外套脫了,就位了。我們早點拍完就可以早點回去,動作快。」

  「好。」阿咪聽話的脫下外套,裡面只穿著一件小可愛,這種僅有十度的天氣卻讓她穿的這麼單薄,我不由得覺得導演殘忍,不過這也不能怪導演,畢竟觀眾愛看嘛。

  很快的,我們便進入了攝影階段。

  阿咪被帶到土屋子裡頭,然後由工作人員裝模作樣的拿出繩子,將她的手綁在椅子上,然後把攝影機對準她。

  全部弄好之後,我們一行人便單獨留下阿咪,然後退出了屋子,來到距離屋子一百公尺遠的位置,透過夜視攝影機的連線畫面觀察阿咪的反應。

  這個單元叫作「靈界感應」,由女主持人單獨去感應屋內有沒有鬼的存在,這是鬼話節目中收視最好的單元。

  開錄之後,我們這群工作人員全部退到了後方,然後導演開始和阿咪進行對話:「阿咪,說說看妳周圍有什麼?」

  從夜視攝影機連線回傳的綠色畫面中,我們能看見阿咪的表情略顯惶恐,緊張的環視左右,然後用嬌弱的聲音回話:「這間屋子已經廢棄了,地下有很多雜草和樹葉,還有一些破碎的屋瓦。」

  「嗯,這間屋子以前關過很多寡婦,最後那些寡婦都被活活餓死或是凍死,妳有感應到她們的存在嗎?」導演又問阿咪。

  阿咪咦了一聲,透過麥克風說道:「等一下,我、我好像聽見聲音了。」

  「是什麼聲音?」導演急忙又問。

  我對照了一下手中的劇本,阿咪現在的反應正和劇本寫的一樣,我想她下一秒會說聽見女人的哭聲吧。

  果然,阿咪馬上依照劇本所寫的說道:「是……是女人的哭聲,我、我不確定。」

  說完,阿咪立刻大叫一聲:「啊!好可怕,快點讓我出去。」

  她忽然跳了起來,對著攝影機大叫。

  這樣的反應不在劇本當中,導演愣了一愣,然後轉頭看向我。我攤了攤手,表示我也不知道阿咪為什麼脫稿演出。

  幸好導演沒生氣,只當是阿咪的即興演出吧,而且她此時的表情非常逼真,相信可以讓收視率再創新高。重點是,如果阿咪是真的撞鬼了,那我們節目明天就可以上新聞了。

  導演無情的向阿咪說道:「坐下,妳確實妳沒聽錯嗎?」

  畫面中的阿咪急的快哭了,她甩力搖頭說道:「沒聽錯,是真的,有女人在哭,我聽見了啜泣的聲音,你們沒有聽見嗎?」

  「麥克風沒有收到音,妳可以再形容一下嗎?」導演又問阿咪。

  此時阿咪的台詞已經和劇本完全不同了,我不禁感到一絲不安,就連阿勝也察覺到怪異。

  阿勝將我拉到一旁,小聲的問我:「會不會出事?我看阿咪的反應和以前差很多。」

  一會兒阿咪的助理小楊也擔心了,她靠向導演的身邊說道:「阿咪的表情不對,我們先進去看看情況吧?」

  「別吵,早點拍完才能回去,妳還想拖到幾點?現在都凌晨三點了,要是等到天亮不就又不能拍了?」導演惡聲的罵道。

  他沒有收工的打算,我們這些小職員當然不敢再幫阿咪說道。

  畫面中的阿咪驚恐的喊道:「快來救我,有東西在靠近,是真的,我聽見了,有東西正在向我靠近,聲音越來越近了!救我。」

  喊到最後,阿咪竟然哭了,豆大的淚水從臉頰上滑落,她驚恐的望著周圍,並且試圖將手上的繩索解開,可是她越是心急,動作就越是不靈活,她氣的大甩手臂,希望可以掙脫繩索。

  她的表情和動作讓我們看的心急如焚,可是導演卻反而開心的向我們表示:「你們看阿咪,演技越來越好了。」

  「不對,畫面裡面有東西!」阿勝忽然喊了一聲,伸手指著綠色的夜視畫面。

  一瞬間,我們全部的劇組人員都傻眼了。

  阿咪的身後,從天花板的位置垂下了幾縷黑色的長髮。可是阿咪卻沒看見,她仍然在和手上的繩索纏鬥。

  導演也傻了,喃喃的問道:「那是什麼?」

  由於攝影機的角度問題,我們只能看見阿咪,而無法看見天花板的位置,因此誰也不知道那幾縷頭髮是從哪裡來的。

  助理小楊倒抽了一口氣,訝異的問我們:「那是你們弄的道具嗎?」

  「不是我們。」我們幾人即刻搖頭否認。

  小楊一聽,失控的搶過導演手中的對講機,向屋內的阿咪喊道:「阿咪!快跑,妳身後有東西!」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