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山上的孩子

山上的孩子

▲山上的孩子。(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賈彝倫

(1)淺淺的綠色泉水

這個叫「卡利沙」颱風威力還真不小,雖說新竹的九降風很厲害,比起颱風卻是小巫見大巫。拜颱風之賜,我賺到了兩天假期,這兩天都不需要去上家教。中午過後的風勢減弱不少,氣象報告說颱風已經減弱成輕度颱風,逐漸離開臺灣。雖是如此,下午的回南風還是吹得戶外相思樹東搖西擺的,明天上班,清潔隊可有得清了。

整個下午,我不是看看小說,就是望著窗外無雨有風的景色,其中電話響過一次,是高雄的老媽打來問我有沒有平安。我想明天的山區之行應該也取消了吧。正悠哉間,電話又響了,我接起電話,電話那頭傳來小美的聲音。小美說,明天的團還是照出。我問她不是做颱風嗎?山上不會危險嗎?小美說,這暑假原訂有三團到加瑪部落的教學團,前兩個都因為天候因素取消了,我們這團本來有八個人要去,大家怕颱風過後山區危險,紛紛退出,現在只剩她跟雪琪兩個女孩子。小美的聲音聽起來都快哭了,她說如果這團又不去,整個暑假加瑪部落的小朋友就完全沒有暑假輔導了,那裡有幾個國三生明年就要考試,如果不趁著這兩個禮拜幫他們補救一下,他們的成績恐怕會跟不上。況且,開車的老師也不去了,只有你會開車,所以……。

我本來是抱著去也好,不去也罷的心理。看到小美這樣緊張,又加上留在新竹那就得繼續去上家教課,那幾個小鬼真的很討厭。反正聽說山區雨不大,路況還ok,我就答應小美了。還好小美不是在我旁邊,不然她一定會對我又抱又親的。只是,所有的算計在隔天入山後不久就破滅。山區的雨比起平地大的多,一路上落石、泥流不斷,開車的我一方面要注意路況,一方面偶爾還要下來搬石頭。到了下午,山上起了濃霧,伸手不見五指,我們只好以20公里的龜速慢慢前行。到了加瑪,都已經九點了。

部落裡的族人倒是很歡迎我們的到來,村長把山豬肉、飛鼠肉都端上桌來請我們吃,常上山的小美倒是吃得很開心,而我,扒了幾口飯,喝了幾口酒後,受不了一天的疲累,跑到房裡倒頭就睡。夏天的夜裡,風雨稍停,蚊蟲一堆,但我才不管這些勒,先睡再說,蚊蟲要叮就叮,當做做善事吧。

隔天一早,村長古浪就帶著我們到加瑪的兩間分校。雖說是「兩間」分校,其實所有東西都是共用的,國中生有四個,一個男生,三個女生。小學生有二十八個,其中要輔導的有十個,四個男生,六個女生。兩個女生說,我功課比較好,又當家教那麼久,國中生給我教,我聽了臉差點沒綠,在山下教國中生已經教到快抓狂了,上山還要教國中生。我是那種逆來順受型的人,心裡雖然不爽,但嘴裡還是爽快的答應了,反正,山上的小孩應該沒山下的那麼白目。

第一次見到我的「學生們」,女孩子是村長古浪的孫女,是雙胞胎,姐姐叫吉拉絲,妹妹叫阿蜜絲,長得胖胖的,倒是還蠻討喜的。有意思的是那個男孩子,漢名叫古世恩,原住民的名字叫莫那道,聽說功課很好,有考上竹中的本事。只是家世很坎坷,他的阿公是古浪村長的弟弟,很早就去世了,只留他的父親阿力一個。阿力在17歲那年娶了隔壁村的娃藍姑娘,生下世恩。但在世恩四歲那年,阿力就因為醉酒摔下斷崖死了,媽媽娃藍改嫁在新竹南寮跑船的平地人,自己則是到處打零工,而把世恩丟給伯公古浪村長照顧。古浪本身就有一大家子要養,對世恩雖然是衣食不缺,但總是關心不到那麼多。雖然沒爹娘愛,這世恩卻長得一副帥哥胚子,才十五歲就長到180公分,一身古銅色的皮膚配上那原住民特有的英俊面孔,要是在山下大概會被抓去當模特兒吧。不過世恩從小就自己一個人獨來獨往,也不像原住民孩子喜歡到處去玩,每次一下課,「雙絲」姐妹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只有世恩一個人待在學校,反覆的寫那些寫到爛的測驗卷跟參考書。

一個禮拜過去了,我跟山上村民、小孩都混得滿熟的,只有跟世恩,說不上十句話。這一天很熱,就連山上也很熱,但是世恩依舊在下課後留在教室裡寫功課。我從門外看到世恩,就進去拉了一張椅子在旁邊坐,看了大半個小時,他終於把四張測驗卷寫完了。本以為他寫完就要回家了,不料世恩又拿出那本書皮都不見的英文參考書來讀。

「等等!」我說道。

世恩抬起頭來看著我,一臉沉默。

「不用那麼認真啦,老師以前也沒你那麼認真啊。」

「…。」世恩依然沒有講話。

「你不覺得天氣很熱嗎?」

「還好…。」

「我記得你們山區的小孩都嘛會去溪裡游泳,老師覺得好熱,你帶我去好不好?」

「…。」世恩又沒反應了。

「如何呢?」

「…。」

「怎麼不講話?」

問了半天,世恩才緩緩吐出五個字:

「我…不…會…游泳。」

「哈哈,老師會啊,老師可以教你。」

「…。」

「不想給老師教啊?」

「不是…。」

「那是怎麼樣呢?」

「我…我不想弄濕衣服,我只有這一套好看的衣服。」

說真的,世恩身上的T恤,只能說的上不髒而已…。

「那就不要穿衣服下去啊,我們都是男生,去沒有人的地方游,不會有人看到的。」

「…這樣。」

「嗯?」

「好像沒禮貌…。」世恩低下頭去。

「走吧!」我一手拉起世恩就往外走,他被我冷不防一拉,一時亂了方寸,也傻乎乎的跟我走,走到了校門口,我放開他的手,對他說:

「世恩,帶我去游泳吧!」

「嗯…。」世恩低著頭輕輕的回了一句。

世恩走在前面,帶著我東繞西繞了十幾分鐘,終於在密林深處看到一潭清泉。

「哇,世恩,你說不會游泳,還能找到這種地方呀?」

「…嗯。」

「我們去淺一點的地方吧。」

「…嗯。」

我們繞下大石頭,到了下方水淺處,我脫掉涼鞋,兩腳踏進那沁涼的泉水中,暑意一時全都煙消雲散,好不快活。

我回頭看世恩,他又站在岸邊不動了,頭微微低著,雙眼似乎看著地上的石礫,但其實我知道他在觀察我的一舉一動。

「下來踏踏水嘛!」

「我…。」世恩囁嚅著。

「你怕水?」

世恩小小力的點了點頭。

我的心裡在暗笑,這個大帥哥竟然會怕水,該不會好幾天才洗一次澡吧!

「不用怕啦!」

我又故技重施,一把拉住世恩,直往水裡跑。

沒想到世恩一個踉蹌被岸邊石頭絆了一下,整個人重心不穩,直往我身上倒來。

嘩啦一聲,我跟世恩都跌入那淺淺的綠色泉水中…。

其實水很淺,但是怕水的世恩在落水的那一剎那,就像無尾熊抱著由加利樹般,死死的抱著我。

我坐起身來,水只到大腿,倒是世恩雙手環抱著我,整個頭悶到我胸口,整個畫面,怎麼看都不協調。

「吳世恩先生,你可以放手了嗎?」我輕輕了拉了一下他的耳朵。

世恩這才回過神來,趕緊站了起來。

「老師全都濕光啦,倒是你濕沒幾片地方。」

世恩被我這麼一說,不好意思的看著我。

「沒關係啦,游泳本來就會濕的,把衣服脫掉吧。」

「…。」

我脫了上衣,把它甩到岸上。

「你把老師都弄濕了,好歹也聽老師一次話。」

世恩百般不願的脫了上衣。這小子雖然長的那麼高,怎麼腋毛才那麼一點點,果真還是個孩子。

「吳世恩,你好像阿兵哥喔,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嗎?」

「…。」

「好,你想當阿兵哥。那我就下命令囉。二兵吳世恩,給我脫掉你的褲子!」

世恩噗嗤的偷笑了出來。

「對嘛!長那麼帥,要笑才有女孩子喜歡啊。」

世恩害羞的又低下了頭。

「喂,二兵吳世恩,你要不要脫啊,你不脫班長幫你脫囉。」

世恩脫下了長褲,剩下的是一條白色的三角內褲,裡面那包東西,看起來還頗為可口。

這是我第一次對世恩有非份之想,雖然我早已知道自己的同志身分,但對這個山上的原住民小帥哥,都只把他當做弟弟看待。但當他真正露出男性「本色」來之後,我才驚覺,這個大孩子在某些部分早已散發出男性的魅力了。

看到世恩脫了褲子,我也脫了短褲,剩一件四角花內褲。

「好啦!剩最後一件了。」

「…換老師先…脫。」世恩用手遮住他的重點部位,扭捏的小聲說道。

「不行,怎麼可以老師先脫。」

「…。」

「不然這樣好了,我數到三,我們一起脫。」

「1…2…」

「3!」

「靠,我脫了,你沒脫!!」

世恩看到我這付冏樣,咧著嘴笑了。

「你這小子,好可惡」。

我飛身撲向世恩,從側邊抱著他,用左手扣著他的雙手,右手去扯他的內褲。

世恩拼命掙扎,反而被我把內褲給拉下來了。

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根微微勃起的屌…。龜頭半露在包皮之外,馬眼微微的張開,好像在跟我打招呼似的。

看到這一幕的我,突然無言了。心裡想的全是:

「這小子怎麼硬了。」

說是遲那時快,世恩反手過來把我抱著。180公分高的身驅將我舉著兩腳離地,原住民特有的力道將我遠遠擲向水裡。噗通一聲,我又摔進水裡了。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