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見鬼的法醫事件簿

 

▲見鬼的法醫事件簿。(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蜂蜜醬

久未謀面的哥哥-1

  我在更衣室脫下象徵醫師的白袍,換上淺藍色的拋棄式手術衣,戴上薄如皮膚的橡膠手套,把長度到耳下的頭髮塞進手術帽,戴上口罩著裝完畢,進入解剖室。

  解剖室的自動門一開,室內的一個人形立時進入我的視野中,我愣了愣,不禁脫口而出:「你怎麼在這裡?」

  話一說完,我就知道我錯了。稍微透明又平面的感覺,讓我知道他不是活人。我偶爾看得到亡靈,可是這個亡靈並不是我將要解剖的對象,所以我第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聽到我的問句,站在室內的兩人──我的助手陳安琪和常見面的刑警詹崇儒互看一眼,詹崇儒大概以為我在說他,回答道:「這案子我負責,所以……今天不能旁觀嗎?」

  「呃,可以,當然。」我困窘地白了那個人影一眼,快步走向解剖檯。

  那個人影我很熟悉。他是我哥哥白定威。不過我們已經許多年沒見了,自從我當上法醫之後。

  他現在以這種模樣出現,就表示他已經死了,為了顧及我的感受,驗屍工作應該不會交給我。我假裝不經意望向旁邊解剖檯上的死者,不是他。那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深吸一口氣又長嘆出來,把注意力放在眼前膚色呈現不自然紅潤的女性死者身上,不去看那個讓我分心的傢伙。

  「死者是鄭云珊,三十二歲。」詹崇儒跟在我旁邊,說我已經知道的死者資料,然後道:「我想請您看看,是不是有他殺的跡象。」

  我先慢慢沿著解剖檯走一圈,仔細檢察她是否有外部受傷跡象,任何微小的瘀傷、擦傷、割傷都可能將死因導致他殺,然而很可惜,她的外觀看起來很完整,沒有可疑傷口,手掌也很放鬆,沒有握著東西。我小心地剪下她的指甲,看看之後是否會發現微跡物證。

  死者明顯是一氧化碳中毒,手指上有黑色細粉末,可能是摸炭時沾上的炭粉;若是他殺,也可能是兇手故意拿炭摩擦她的手。

  不過黑粉末只沾在指腹上,如果是兇手故意弄的,應該會連手掌也沾上,而一般人拿炭很少會整個握在手裡,所以只沾在手指上算是正常。

  對著錄音機敘述完屍體外觀後,我轉頭對詹崇儒道:「沒有外傷。」

  「那,可以驗血嗎?看看是不是被下藥。」

  我從靜脈抽取殘留的血液交給陳安琪,「就算驗出藥物,也可能是她自己吞的。」

  這點詹崇儒當然也知道吧?我朝他瞄一眼,目光卻又掃到那個討厭的傢伙,於是馬上把頭轉回來。

  白定威一直在旁邊看著我,臉上沒有表情,不像笑也不是生氣,就是面無表情。被他這樣盯著看,我實在全身不自在,乾脆只看著死者。

  「你為什麼這麼想定調在他殺?」我的視線移到死者的腹部,那裡微微隆起。

  詹崇儒呼一口氣,聽起來有點無奈,「妳看得出來吧?她懷孕了。」

  「嗯。」我一面回應,一面用解剖刀從她的左鎖骨劃到胸骨。看死者的腹部隆起程度,應該在懷孕的初期到中期。

  「這是她的第二胎,是女兒。聽說第一胎也是女兒。她婆婆一點都不難過,說生不出兒子的留著也沒用。那個老公就罵老媽,都是妳要她去墮胎,第一胎墮了還不夠……之類的。」詹崇儒像是無奈也像是不在意似地聳了聳肩,「她娘家人懷疑夫家來個加工自殺,好能另娶別人生兒子。唉,現在都什麼時代了。」

  結婚是與我無緣的事,一來是大概沒人想和一個成天與死人為伍的女人結婚,二來是聽了不少這種故事,誰還想踏入婚姻呢?

  「自殺還是他殺,你們調查現場之後應該最清楚吧?」

  解剖刀切開Y字切口,讓我能打開她的胸腔與腹膜腔,移除胸骨與臟器,觀察她的內臟是否有病變;不過除了一氧化碳中毒的粉紅色之外,一切正常。

  我切開膨脹的子宮,捧出那個大約六、七公分大的小小胚胎,像個塑膠玩具小人,已經長出精細的手指,眼皮緊緊閉著。

  「是女孩……」我喃喃自語。

  女孩有什麼不好?為什麼女孩不行?女孩哪裡得罪了那些該死的大人?

  一陣忿怒觸動了我。我把胚胎放回母體內,不想讓這個愛女兒的母親與她心愛的女兒分開,接著我微微轉頭,瞪了白定威一眼。

  這個享受了家裡所有資源、好了不起的長男,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白定威仍面無表情地看著我。我甚至不確定他是看著我,還是看著我前方的女子。

  結束了鄭云珊的解剖,我換下手術衣走出更衣室,回頭看一眼解剖室,詹崇儒已經離開,除了正在收拾的陳安琪之外沒有別人。

  看來那傢伙也走了。我才剛這麼想,才走出更衣室又被他嚇一跳,我決定裝做沒看見他,快步走回辦公室。

  女刑警張欣瑜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她也不是稀客,我想她是為了某案來找別人的,但她卻跟著我回到我的坐位。我沒有坐下,看著她欲言又止,似乎有難以啟齒的話要告訴我。

  「是我哥嗎?」我率先問道。

  「妳怎麼知道?」她很驚訝。

  「我剛才看到他了。」我看著她還是一樣很驚訝的臉,「我偶爾看得到一些……妳了解的。不過不是常常看得到,怎麼這麼倒楣就看得到他。」

  「因為是兄妹吧?」她露出安慰般的溫和微笑。

  我瞥向門口,他站在那裡。「倒了八輩子楣才跟他當兄妹。」我喃喃發牢騷。

  不,是倒了八輩子楣才出生在那個家,當女兒。

  「怎麼死的?」我問。

  「上吊。鄰居被屍臭熏得受不了才報警。」

  上吊?我覺得這個死法有點耐人尋味,白定威怎麼可能上吊,應該說,他那個人怎麼可能會自殺?而且還等到腐爛了才被發現。

  「他女友呢?該不會最近被甩了才自殺?」我半開玩笑地問。不過就算被甩,那種自我感覺超級良好的傢伙應該也不會自殺才對。

  「他有女友?妳知道叫什麼名字嗎?」張欣瑜拿出小記事本寫了些字。

  「不知道。我亂猜的。」我聳肩,「我和他很多年沒見了,印象中他從沒少過女友,還曾經同時交往兩、三個。」

  「以一個獨居的男人來說,他家裡打掃得非常乾淨。他有潔癖嗎?」

  「如果他有潔癖,世界上就沒有髒鬼了。那肯定是他女友做的。」

  「那就不會是被甩了。」張欣瑜用原子筆尖輕敲記事本,「我會去調查他的女友。謝謝妳,白醫師。請節哀。」

  沒什麼哀好節,我跟他根本只是在同一個家長大、有血緣的陌生人,但我還是禮貌地微笑回應張刑警的致意。

  目送她離去之後,我一邊打報告,一邊為葬禮煩惱。還是乾脆送去燒一燒,申請海葬,輕鬆方便又省事。

  想到討厭的親人終於都去另一個世界,我的嘴角不由得往上揚起。我探頭望向辦公室門口,那傢伙不在那裡,但我想他應該不會離開,肯定是有事才來糾纏我。一轉頭,果然看到他在我後面。

  一樣面無表情,一樣看著我。

  「喂,有求於人是用這種態度嗎?」我也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他,低聲說完,繼續寫報告。

─待續─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