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為君所願

 

作者/馥閒庭

謫世

佛道有云,宇宙分三天,理、氣、象;而氣天居於理天及象天之間又分為九重,即九重天。

三十三天天外天,九霄雲外有神仙,神仙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堅。

但今天,天界的神仙們卻聚集於誅仙台前。

「時移世轉啊,我們天界竟然也出了這樣的醜事。」

「未必是醜事吧?

神仙本是凡人做,凡人有情,也是正常。」

「諸花仙友,你們與鳳族交好,但你可知道,我們今天要評審的事對天界來說,驚世駭俗之事!」

「夠了!」天帝坐在台前,他看著台下的跪著的三人,其中一個女子,朱衣錦繡,那身上的靈氣跟她的服制,都說明她是靈獸一族的鳳凰一脈。

「凰氏,你可知錯?」天帝冷聲的問。

「臣無錯。」凰氏冷聲的說,她身為靈獸鳳凰一族的族長,天生的貴氣讓她昂然面對天帝,但她的手,卻牽著另一個女子的手。

只見那是一個美艷無比的女子,但雙唇卻有獠牙,她的手上的璧環也說明,她是來自佛土的夜叉一族。

跪在他們一旁的男子就是貳負,負責管理下界刑殺之事,他開口就讓整個天界安靜下來。

「女子為陰,男子為陽,陰陽相合方成正理,你與夜叉同為女子,卻相戀有違陰陽該當何罪?」鏗鏘有力的聲音說

凰氏掌管吉祥,跟貳負相反的天性,讓她對貳負看法無法認同,更因為貳負害她被綁上誅仙台,她就更不喜歡了。

她本就是靈獸,生性自由遊走三界,即便入天界為官,卻不喜歡凹折自己的天性。

她與那夜叉的事情,明明與貳負無關,她卻不懂為何貳負要這樣聲討她?

「我鳳族為陽,夜叉族為陰,我們難道不算是陰陽相合?」凰氏冷靜的說,「更何況,我戀她,她悅我,一需一求,難道不是陰陽?」

「狡辯!」貳負大喊,他看著天帝,但旁邊卻有人出來說話。

「天帝,臣有一言。」其中一位仙官說:「人,分男女陰陽,而下界主張,陰陽平等,凰氏行事如常,並無因私忘公,且靈獸一族本就隨心性行事,臣認為,應該判回原職,兩人私情一事,交由月老尊神處理便可。」

「天帝,凰氏雖然行事如常,可與這夜叉有私情,應當嚴罰。」另外一名仙官卻持反對意見。

月老尊神卻出列,兩位女仙的事情,他不知如何處理,因此寧願發還原職就好,他建議:「天帝,情所生,常理也,凰氏之情,也無妨,是否原職便可。」

「我並未擅離職守,也未傷其性命,何罪之有?」凰氏看著貳負疑問,「貳負,我不懂,我喜歡誰,那不是很自然的事情,為什麼要被限制?」

「凰氏狡辯,女子相戀,傷風敗俗…」貳負卻不肯放過凰氏,他還要說話,卻被天帝打斷。

「好了!」天帝揉著額頭說:「上界之神,遵循規則,但須知世無不變之理,下界與凡界接觸多變化,但不可妄下定論。」

在天宮最遠的旁邊,一個頭上別著桃花的仙婢,她問身邊的另一個別著百合的仙婢,「姐姐,天帝,這話是什麼意思阿?」

「意思就是說,你們這上面的老頭食古不化,不敢改變,但是下面的那些神仙又太多變了,天帝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百合仙婢說。

桃花仙婢問:「那怎麼辦?」

「我哪知道阿!看吧。」百合仙婢聳聳肩。

天帝表情鎮靜,嘴角卻有些抖動,這時,其中一位仙官出列,他說:「天帝,臣有一事啟奏。」

「說。」

「不論天帝論斷為何,三族管理的仙務必將大亂,因此,臣希望天帝能考量到三族的族民,讓罪不及三族,避免天界動盪。」那仙官提醒。

「我不懂。」桃花仙婢看著那些仙官問:「姊姊,為什麼他們三個,會讓天界動盪?」

百合仙婢輕敲她的額,「笨!意思就是你們三個色令智昏的渾貨,怎麼吵都沒關係,但萬一這三族,因為這個原因打起來,天界也會被影響啦!」

天帝沉吟一會,看著雙方還是想講話,他閉眼威嚴的說:「好了!」

「既然你們各執一詞,那便判你們南柯一夢,以夢為境,投入凡身,待你們完滿一生後,將有定奪。」天帝說。

「姊姊?」桃花仙婢直接用眼神詢問。

百合仙婢嘆息的翻譯,「就是一審定案,等到你們到人界玩一輪後,將會在二審統統重新審一次!」

「那為什麼…要什麼…南柯一夢?」桃花仙婢不懂。

「那就是人界的虛擬實境啦!AR懂不懂?因為怕他們打起來不好收拾,就用仙法製造出幻境,到時候大家就能從頭看到尾,這樣誰對誰錯就能說分明了!」百合仙婢說。

「姊姊身為百合花精,清末修道又在人界遊走千年才得道登仙,人界的事物都這樣熟悉,好厲害啊!」桃花仙婢佩服的說。

貳負跟凰氏、夜叉,三人來到了誅仙台前。

貳負看著凰氏,表情有些陰狠,「凰氏,陰陽相合為天定,你們女子相戀本就稀有,這碗孟婆湯一喝,你確定夢境之中,那夜叉女還找的到你?」

凰氏看著他說:「貳負,或許有天定的命運,卻沒有不變的人心,比起我,你不如擔心你自己吧。」

「凰氏,你為那夜叉下凡一場,了結情債,可曾後悔?」天帝的聲音問。

「我不後悔。」凰氏回答。

等到貳負喝了湯,投身後,凰氏才轉頭看著那夜叉女,「夜兒,你信我嗎?」

那夜叉點頭,用夜叉語看著她,眼神無比肯定的說:「我信你。」

凰氏喝了藥,進入了夢境中。

她看著夜叉也喝了藥,原本要安心,但卻突然發現一股子黑氣,她驚慌地大喊,夜叉女轉身,雖然閃過了黑氣,卻也被沾染了一些。

但要細看,已經來不及了,如此,三人都落了凡,所有的神仙都圍在能映照夢境的明離鏡前,看著鏡子裡面映照出的三人。

渾沌朦朧之中,凰氏似乎聽到什麼。

「凰氏,你一世情愛託相靈,可知九重天上審君心,這一審,輸多贏渺,你要多保重。」蒼老的聲音說。

凰氏說:「我知道,但…」

但…此生命運為棋,天下縱橫為盤,落棋盤成情局,輸贏勝負唯心。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