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梵天變

 

▲梵天變。(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高永

第一部 序章

梵天變 第一部-----天魔轉生 序章

帝釋天,這位統領天兵天將的神,與天界至尊大梵天王幾乎可以平起平座,兩人號稱是天界的兩大支柱。

大梵天王掌管天界的政權,帝釋天則扮演輔佐的角色,掌管兵務。

這一天,他站在善見城外的烽火臺上,微風吹起他火紅的戰袍,神情顯得愁眉不展。

在他視線的不遠處,一望無際的寶藍天空,破了一個大窟窿,一座上下顛倒、傾斜45度角的宮殿懸掛在半空中,彷彿一根針刺破天界的雲層。

那是阿修羅王的宮殿。

自從整個天界能量遞減,各個天界之間的平衡慢慢崩潰,原本跟忉利天處於平行宇宙的修羅界,卻因為天界歪斜的緣故,阿修羅王的宮殿硬生生地穿破善見城的天空,形成如此怪異的景象。

長年以來,修羅族的眾生就經常與天界的天人們發生衝突。修羅界的物資貧乏,天界的美食寶器就成為修羅族覬覦的對象。邊境的戰火接連四起,防不勝防。現在忉利天又破了這麼大的窟窿,修羅族的大軍輕易就能夠爬過城牆,入侵帝釋天的領地。

這讓帝釋天頭痛不已。

更讓他頭痛的還有一件事,那就是大梵天王的壽命已經盡了。

從古至今,負責維繫宇宙能量的神佛,都會面臨世代交替的問題。而所有神佛菩薩的誕生與入滅,都是我們肉眼看不見的能量交換。那個匯集所有能源的地方稱為「那由他不思議能源海」。

「那由他不思議能源海」的範圍橫跨整個三界二十八天的外圍,整個海平面中央佇立著一尊巨大的佛像,透明如薄紗,散發微妙紫光,祂被稱為「燃燈古佛」。

在釋迦牟尼佛尚未誕生之前,整個宇宙是靠燃燈古佛的法力在支撐。在燃燈古佛能量遞減的盡頭,也是三界二十八天的主宰梵天王即將入滅時。

大梵天王即將入滅,對天界而言是非常嚴重的事,因為天人雖然壽命長,一旦入滅,就必須重新進入六道輪迴,天界的秩序該由誰來管理?

天界的諸神聚集在色界的最頂端色究竟天宮開會討論,研擬對策。他們圍繞在大梵天王四周,商討著誰會是下一任。

帝釋天私心認為,大梵天王入滅後,他是理所當然的繼位人選。然而燃燈古佛卻不這麼認為。

「你還有邊防的工作,阿修羅族日夜破壞天宮的城牆,想侵吞整個天界為他們所用。終究你還是只能代替大梵天王暫時管理天界的事務。這個天界已經漸漸衰敗,我們必須從人間尋找更新的人材,給天界注入新的氣象。」

「僅遵旨意。」

佛的意旨,是宇宙的最高指導原則,連帝釋天都不敢不從。

不久,大梵天王留下他的遺言道:「我會轉生到天竺某一個小國去,準備迎接未來將成為釋迦牟尼佛的悉達多王子。我會在他身邊服侍,直到他進入涅盤,也就是回到那由他不思議能源海為止。因此緣由,我將洗去所有記憶,以免防礙我在人界的學習。」

大梵天王傳達完他的遺言,整個身體慢慢變成透明,從體內不斷湧出點點螢光,最後那些光點匯聚成一道巨大的白光,上昇到色究竟天宮的頂端,射向不思議能源海,穿越而過。

「鏗鏘!」一聲巨響,驚動了天界所有人的注意力。

「什麼東西破了?」帝釋天斥責道。

「是那個魔物……它衝破了封印的琉璃鏡!」

帝釋天一聽,這不得了!趕緊以最快速度衝到聖殿的後面。

只見那面牆鏗然破裂,琉璃片碎落紛飛,裡面飛出一團巨大的黑霧。

最初大梵天王發現它時,它正在無邊的黑色宇宙裡飄浮。因為怕它成為污染天界的邪物,動用了九牛二虎的法力才將它封印在色究竟天宮的後殿。

如今大梵天王逝世,他所下的封印自然消失,再也封不住那玻璃圍牆後的黑色物質。

帝釋天飛快跳上座騎追捕那團魔物,跳入無垠的星空,往須彌山下直奔數十光年,再下去就是一片能量的海水,他停在半空不敢再緊跟。

因為一跳入那能量海,就等於跳入六道輪迴,無法回到天界。

帝釋天看著那黑色的物質跟隨大梵天王的白光竄進不思議能源海,心裡湧起不祥的預感。

回到聖殿後,他的屬下毗沙門天王擔心地說道:「追到那天魔了嗎?」

帝釋天搖首道:「它跟著梵天王一起去投胎人界。」

毗沙門天王竟燦爛地笑起來。

「太好了……他若殺了梵天王,天帝的寶座就是大哥您的啦!」

「啪!」帝釋天狠狠地甩毗沙門一個耳光。「誰讓你胡說八道!我豈是那種奪權篡位的鼠輩!」

毗沙門摸摸臉頰,窩囊地道歉。「大哥,對不起……我只是覺得……」

「退下去!別再囉嗦!」帝釋天轉身走進幽暗的迴廊。四周星光明滅,他的表情冷峻,看不出悲或喜。

迴廊的玉石牆壁,映照出他的臉,卻是喜悅的表情,並開口說話:「又不是世界末日,幹嘛哭喪著臉?」

帝釋天沒有答話,鏡中人又微笑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帝釋天,藏在你體內的我,對你的心事可瞭若指掌。」

帝釋天怒道:「因陀羅,你這惡神能懂我什麼?」

「不管燃燈古佛說了什麼,這個天界的至尊寶座你是要定了,對不對?」

因陀羅,這個長像跟帝釋天一樣的天神,膚色與眼神卻是黝黑,最關鍵的不同,是因陀羅臉上長滿逆天的花紋。

他們並非雙生,而是帝釋天的影分身,只能活在鏡子裡的陰影。

帝釋天沉默不語。

「這沒什麼難以啟齒的嘛,你剛才就應該據理力爭。」

「不行,天界有天界的律法,燃燈古佛都明說了,我理當服膺佛的詣旨。」

「派個八部眾,偷偷下人間去把轉世的大梵天王宰了不就成了?」

「你忘了我說過,天界有天界的律法,我不能插手管人界的事務,『攝眾生戒』!你懂不懂?」

「攝眾生戒」是針對法力高強的天人所下的戒律,除了掌管娑婆世界眾生命運軌跡的轉輪聖王不受此約束,其他的天神,特別是大阿羅漢以上的天人,都不能以其能力去改變或傷害六道眾生,嚴重的後果是天人的法身會被銷毀。

因陀羅笑道:「你就是這麼老古板,好吧!該說的話我都說了,聽不聽隨你。」

說完這話,因陀羅隱身離去,留下帝釋天在玉牆上的殘影。他暗自下了決心,不計任何代價,都要成為統治整個三界二十八天的新梵天王。只是如何辦到,他還沒有任何計劃。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