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八百鬼

▲八百鬼。(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振鑫

【八百鬼01--影魅之石】第一話 新主公I

  灰矇矇的雲層遮擋了太陽,就如同鬼狼幫眾人此刻的心情,一點兒都不美麗,因為最強的戰友巴魯竟然失去了蹤影。

  「老大,巴魯不見了,現在該怎麼辦?」狄狄奇扶了一下口罩,不安地問道。

  這裡是鎖國日本,也是魔人輩出的險惡之地,想要在這裡生存,非得有堅實的戰力不可。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最強的聖殿騎士巴魯竟然走失了,這對鬼狼幫而言,無疑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身為鬼狼幫的領導,金三知道自己絕對不能亂了陣腳,否則鬼頭、大個和狄狄奇也會跟著陷入恐慌,這並不是他所樂見的景象。

  金三從褲袋裡掏出一個皺巴巴的菸盒,抽出一根菸放嘴裡,當打火機點然菸頭的時候,他便蹲在地上吞雲吐霧了起來。

  其他三人不敢打擾他,因為他們都知道金三的個性。想事情的時候,他總是習慣點根菸。

  金三環視四周,半毀的水泥建築露出鏽蝕的鋼筋,大小不一的水泥塊散落滿地,隱約看得出這裡曾經是個大都市,似乎歷經了某種鉅變的衝擊而化為廢墟。

  公路因為突然的隆起而斷裂,不少大樓因為地層陷落而崩毀,幾條地塹像深刻的刀痕般,將路面切得四分五裂。從城市的殘骸判斷,這裡歷經了劇烈的地殼變動,金三推測這個城市滅亡的原因,很可能是地震或火山爆發帶來了毀滅性的打擊。

  放眼望去,灰白的泥濘遍佈四方,恐怕是火山爆發之後降下大量的火山灰,混和著雨水和沙土之後,造就了這片駭人的泥濘地獄。

  不遠處,一條藍色的河川攫住了金三的視線。

  在滿目瘡痍的斷垣殘壁之中,這可是難得美麗的景致。

  金三隨手扔了菸蒂,站起身來,說道:「我們順著那條河流走,不管是人類或妖怪,總是要喝水的吧。」

  於是在金三的帶頭之下,鬼頭、大個和狄狄奇尾隨在他的身後,一行人徐徐地往河畔走去。

  四人約莫走了十分鐘,遠處隱隱約約傳來喧嘩的聲音。

  「老大,需要我去探探狀況嗎?」狄狄奇請纓道。

  「不用,保留你的妖力。」金三說道:「這裡不是什麼險要的地方,估計厲害的傢伙不會來到這裡。」

  隨著距離的拉近,地面越來越平坦,泥濘越來越少,吵雜的聲音也越來越鮮明。

  許多妖怪聚集在一塊兒,不知在高談闊論些什麼。金三瞥了周圍的環境一眼,發現這裡有不少人類。彷彿是菜市場裡的待宰肉雞,人類一個個被關近鐵籠裡,也有不少是被繩索縛住,對於這些妖怪而言,這些人類只是食物和商品。

  就在金三要繼續深入這個妖怪聚落之際,忽然身子一滯,他低下頭看,原來是一個籠子裡的少女拉住他的衣角。

  「這位大爺,求求你,救救我!」少女髒污的臉上滿是泥灰,衣服也破了一大片,模樣看起來十分狼狽。

  金三蹲在籠中少女的面前,抬起她的下巴,饒富意味地道:「這裡是哪裡?妳叫什麼名字?」

  「這裡是鹿兒島縣,串良川的河邊。」少女著急地道:「我叫夏雨瞳,是被那些妖怪抓到這裡的。」

  「嘿嘿,我也是妖怪呀。」金三逗道。

  少女搖搖頭,說道:「你和他們不同,你是好妖怪,他們是壞妖怪。」

  簡單的二分法邏輯令金三眼界大開,旁邊的狄狄奇、鬼頭和大個更是開口大笑。

  他們是陰間赫赫有名的鬼狼幫,殺人越貨不盡其數,嚴重危害陰間的治安。閻羅天子對他們恨之入骨,更別提他們已經雄踞冥府惡人榜達數百年之久。

  饕餮金三,一億冥幣。

  噬魂刀鬼頭,三千八百萬冥幣。

  風魔狄狄奇,三千五百萬冥幣。

  針戰車大個,一千兩百萬冥幣。

  即使鬼狼幫的人頭如此值錢,身價高達一億八千五百萬冥幣,但是仗著武功霸道,直到現在還沒有人有本事奪取榜上的豐厚賞金。

  要說到壞,世上要比他們壞的妖怪恐怕還真的不太多。如果他們算是好妖怪的話,世上就沒壞人了。

  「我可不做虧本生意,妳倒是說說,我救了妳能有什麼報酬?」金三的眼珠子上下打量著全身髒污的夏雨瞳,好奇著她會提出什麼報酬。

  對金三而言,再沒有比觀察別人更好玩的事了。

  「報酬?」夏雨瞳一臉困惑。

  「喂,妳不會以為天下有白吃的午餐吧?」

  「你指的報酬是靈魂嗎?」夏雨瞳天真地道。

  「我要那種東西幹嘛?」

  「難道是……我的肉體?」說罷,夏雨瞳恐懼地雙手抱胸,向後退了幾步。

  「人類的腦袋都這麼貧瘠嗎?」金三凝視著天空。

  約莫過了五秒鐘,夏雨瞳像是下定了決心,臉色一凜,說道:「說吧,我要付出什麼代價,你才願意救我離開這裡?」

  這時候,有個妖怪像是發現了金三不尋常的舉動,急道:「拿開你的髒手,別碰老子的……」

  忽地,牛頭鬼發現到金三身上的強大妖氣,直覺眼前的傢伙是個不能惹的角色,只好硬生生地把後面的話給吞了回去。

  平日,鬼狼幫為了方便伏擊商隊,通常都習慣隱去妖氣。

  這一次,金三反常地高調,其他三人見幫主如此,知道金三的內心必定有所盤算。

  彷彿攀木蜥蜴會怒張傘狀圍巾以威嚇敵人,鬼頭、大個和狄狄奇紛紛釋放強大的妖氣,周圍的氣氛為之一窒。

  附近的妖怪全都聚了過來,但是礙於眼前對手的強悍,所以只有擺出防衛的架式,絲毫沒有開戰的意願。

  金三迅速掃視了四周,包圍他們的牛頭鬼約有兩百多名,另外還有二十幾個雜妖。他估計這裡是牛頭鬼的地盤,其他雜妖則是依附牛頭鬼生存的小囉囉。

  不久,一個體格異常精悍的牛頭鬼從人群裡走了出來。

  「我叫厄多,是牛頭鬼的首領。不知閣下高姓大名?」為了表示沒有惡意,厄多將手上的大斧拄在地上。

  「在下饕餮金三,剛好路過此地,見到牛頭鬼的群落這麼興盛,所以想要和你們做個買賣?嘿嘿。」金三賊笑著,任何人看了都會覺得他不懷好意。

  聞言,在場的妖怪不分牛頭鬼或雜妖,個個臉色大變。

  厄多神色一凜,正色道:「你可是鬼狼幫的幫主金三?」

  「正是。」金三轉頭,向後對著其他三人說道:「我說你們也禮貌一點,報上名字吧。」

  「我是噬魂刀鬼頭。」留著短鬚的鬼族劍客說道。

  「風魔狄狄奇。」白髮的口罩劍客說道。

  「針戰車大個。」他向前踏了一步,肥胖的身軀登時抖出層層肉浪。

  眼前四人的散發出強大妖氣,外貌特徵也和傳說中的鬼狼幫一致,厄多估計這次是遇上真的鬼狼幫本尊,心底不禁擔憂起來。

  在道上的傳聞裡,饕餮金三詭計多端,招式也是霸道無比;鬼頭的劍術精湛,手中噬魂刀更有吞噬靈魂的魔力;精通五遁之術的狄狄奇神出鬼沒,狙殺技術無人能及;大個的衝撞雷霆萬鈞,所經之處屍橫遍野。

  無論厄多怎麼盤算,他都不認為牛頭鬼一族可以擊敗眼前的強敵。

  「請問,你是要和我們做什麼買賣?」厄多謹慎地道。

  金三像是閱兵般,掃視著包圍鬼狼幫的眾多牛頭鬼,這些人個個體格精壯,怎麼看都是衝鋒陷陣的上好戰士。

  好一會兒,金三氣定神閒地道:「我希望你們全部成為我的部眾,跟著我一起打天下,將來我們共享富貴。」

  聞言,厄多臉色大變。

  現在他是牛頭鬼一族的領導,怎麼可能為了金三一句話就伏首稱臣!

  厄多對於金三的無禮感到憤怒,鼻孔隨即噴出兩道熱氣,「我們牛頭鬼自由自在慣了,不想聽命於任何人。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

  「看來……」金三話未說完,現場颳起一陣妖風。

  不遠處,三條人影徐徐而來,鬼狼幫和牛頭鬼們都不約而同地注意起遠來的貴客。

  眨眼間,眾人眼睛一花,黥面男子、俊秀少年和冷豔女子三人已然在現場佇立,這等神行功夫著實讓人匪夷所思。

  站在右側的那人體格高大而精悍,滿頭亂髮因為貫注了豐沛妖氣而高高豎立,儼如即將出草的酋長,臉上的黥面刺青更添霸氣。特別的是,他的左腕以下竟然不是手掌或爪子,而是一顆巨大的獅頭!

  腕上的獅頭睡眼朦朧地瞥向金三,隨即打了個哈欠,彷彿對方只是一隻小小的兔子,絲毫提不起牠狩獵的興趣。

  另外,站在左側一人是個看似十九、二十歲的俊秀少年,雖然臉上掛著溫和的微笑,但是眼神總是若有似無地盯著全場。金三在心底暗自判斷,即使對方的外表看似無害,卻很可能是個極端腹黑的傢伙。

  少年的體態纖長,穿著紅褐色的日式學生制服,這樣的衣著在三人之間造成了奇妙的違和感,明明是要低調的服裝,效果卻是異常地顯目。

  至於冷豔女子則是站在三人之中,長涓和服襯出她曼妙的身材,頂上華麗髮髻裝飾了多串金釵玉片,冷冽的紫瞳更是散發出不可侵犯的皇室威嚴。尊貴的橘紅和服與紅髮融合在一起,讓她彷彿置身在團團柔美的火燄。

  尊貴的氣勢讓美豔女子亮如皓月,猶如眾星拱月般,此刻,黥面獅男和俊秀少年倒像是她的兩名侍衛。

  三名不速之客的強大氣燄壓過全場,空氣也不禁為之一窒。

  無論是鬼狼幫或牛頭鬼,誰都不敢率先開口打破場上的沉默。

  黥面男子向前走了兩步,囂張地喊道:「這裡誰作主?」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回應。

  再笨的人都看得出來,這些不速之客不懷好意。

  厄多暗底想道,答話就等於把壓力攬在身上,不答的話似乎失了領導的面子。就在他左右為難之際,金三忽然面帶微笑,手指大喇喇地指向厄多。

  「喔,這裡是你做主?」黥面男子冷道。

  「我叫厄多,這些牛頭鬼是我的部眾。」厄多硬著頭皮接話。他心想,自己今年是不是犯了太歲,怎麼剛來了一批想併吞自己的鬼狼幫,現在又天外飛來一票凶神惡煞?

  「我是獅子座。」黥面男子滿意地點點頭,高聲道:「現在開始,我宣布你們全部是我的部下。厄多,去把人帶隊排好,我要點兵。」

  面對獅子座的無禮,厄多再也忍竣不住,火冒三丈地道:「混帳傢伙,你以為……」

  厄多話未說完,獅子座的右掌已經抓住他的頭,緊接著大腳踹向他的胸口,厄多整個身軀順勢向後飛出。

  砰地一聲,身軀在十公尺外沉沉墜地,鮮血不斷地從頸斷口汩汩流出,可是厄多的牛頭卻連著長長的脊椎,仍然被獅子座緊緊地握在掌中,目睹這幕摘頭抽脊的邪門武功,在場眾人個個噤若寒蟬。無論是牛頭鬼部眾還是鬼狼幫,他們都心知肚明,自己的武功和獅子座絕對不在同一個水平之上。

  「違抗軍令者,斬!」說罷,獅子座隨手扔了手中的屍骸,指了旁邊一個矮小的牛頭鬼,說道:「你去帶隊,我要點兵。」

  壓倒性的武力摧毀了眾人的意志,矮牛頭鬼立刻跑到一旁吆喝,兵荒馬亂之際,所有的牛頭鬼和雜妖排成了兩個整齊的方陣。

  大夥兒都很配合整隊的命令,除了在一旁看戲的鬼狼幫。

  發現到有人不聽軍令,獅子座轉過身來,低喝道:「我說整隊了,你們幾個沒聽到嗎!」

  「收編牛頭鬼部眾是你家的事,干我屁事?我們鬼狼幫可不買你的帳,嘿嘿。」金三在旁邊冷笑,一點兒也沒有要臣服的意思。

  獅子座臉色一凜,黥面上的刺青透出殺氣,「我看你沒什麼本事,居然敢這麼囂張。」

  「有沒有本事,這可不是你說了算,嘿嘿。」

  「違背軍令者,斬!」獅子座抬起左腕的獅頭,吼道:「獅口大炮!」

  睡獅猛然醒轉,張開大口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一道熾如白陽的妖氣彈暴射而出,直直飆向金三的所在。

  「鯨後燕飛,車先空後。」金三也不閃躲,在說出口令的同時立刻重拳搥地,「地鯨衝刺!」

  貼地而行的衝擊波從金三腳下疾脫而出,猶如怒濤般,以割地分海之勢直朝獅子座奔襲而去。

  幾乎是同一時間,鬼頭拔腿疾奔,前傾的身體快要貼近地面,他以神速的燕飛之姿緊緊尾隨著地鯨波。

  獅口彈破空而來,地鯨波貼地而行,兩道妖氣交錯之後,繼續殺向前方的敵人。下一秒鐘,低空衝刺的鬼頭不緩其勢,獅口彈削斷了幾根頭髮,從他的頭上驚險飛過。

  金三收招不及,倉促間被獅口彈擊中了左肩,他慌張地握著胸前的墜子,確認沒有損毀之後才緩了口氣。

  沒有預料到有人能夠突破獅口彈的強襲,獅子座猝防不及,硬生生地被地鯨波迎面轟上,腳下兩隻戰靴登時碎為微塵。

  就在獅子座被地鯨波轟得重心不穩的瞬間,鬼頭已欺到跟前施展拔刀術!慌亂之間,獅子座以獅口咬住這一刀。

  下一秒鐘,大個以雷霆萬鈞之勢撞向獅子座,他踉蹌地退了幾步,鬆開了咬刀的獅口。

  同一時間,狄狄奇早已施展空遁之術,天降神兵般欺入獅子座的懷內!獅子座的身子向後一傾,狼狽地躲過迎面一刀。

  「鬼火空遁。」說罷,金三手掌觸地,低喝道:「仙人掌!」

  兩隻沙土大掌從地面猛然升起,牢牢抓住獅子座的雙腳,行動被制的獅子座連忙矮身擊碎礙事的沙掌,身形也因此為之一頓。

  「嗜血之魂!」鬼頭箭步向前,拔刀的瞬間拉出吞魂噬魄的八百惡鬼,傾刻間空氣中盡是鬼哭神號。

  「追魂火!」火燄浪濤在大個手中匯成澎湃的火球,隨即勁射而出。

  「真空斬!」狄狄奇揮刀了,名刀吞月劈出一道月牙般的真空波,朝著獅子座疾旋而去。

  鬼狼幫等人默契地搶攻,三道凌厲殺招先後擊向獅子座,在他身上激起巨大的爆炸聲!

  一招得手,鬼頭、大個和狄狄奇毫不戀戰,三人拔腿狂奔,尾隨著金三脫離戰場。

  目睹了鬼狼幫和獅子座的戰鬥之後,冷豔女子的心底陡然一驚。

  她深知獅子座是天道家的八神將之一,若論起真刀真槍的硬實力,鬼狼幫那四人就算死一百遍也不足惜。如果不是那個帶頭的蔭屍發動奇襲,恐怕這時候鬼狼幫早已變成四具死屍了。

  鯨後燕飛,車先空後──這句話是那個蔭屍的暗語。指的是地鯨衝刺之後,劍客以燕飛之姿跟上,在接手的瞬間,胖子去衝撞獅子座,然後狙擊手發動遁術突擊。

  鬼火空遁──這句話也是蔭屍的暗語。鬼、火、空分別代表劍客、胖子和狙擊手,遁則是撤退,暗示他們三人放招之後就要火速逃亡。

  能夠在獅口大炮強襲之際,臨危不亂地調度眾人進行反擊;在確認敵人的實力強大之後,也能迅速做出撤退的決定……

  這個帶頭的蔭屍不簡單,若是沒有過人的腦智與決斷力,絕不可能發動這般行雲流水的波狀攻勢,更不可能在獅子座的手下討到便宜。

  這才是我天道家所需要的人才!

  「攔下他們,我要活口。」一直默不出聲的冷豔女子忽然脫口而出。

  「遵命。」穿著學生服的俊美少年回覆之後,轉瞬消失了身影。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