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扛轎

扛轎

▲扛轎。(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吳明倫

1

「如果這個世界被水淹沒,只剩下一座小廟,裡面拜的一定會是媽祖。」

「而且是我們北港朝天宮的。」

「朝天宮不是小廟。」

「那就,只剩下一座大廟。」

1

幾個月來鎮上有一群年輕人開始在「活動」。追根究底來說,泛起最初的漣漪的小石頭,是一個叫「顯靈」的龐克樂團的吉他手菜頭。顯靈週末到處走唱,起先賣些小玩意,貼紙、CD、T恤什麼的,現在還辦起了市集。

麗華跟北港一樣是一座自給自足的生態系統,原本不會特別注意這些少年人的潮流,但菜頭來她店頭聊天的時候,總是手舞足蹈又一五一十地告訴麗華阿姨他們最新的進度和想法。她有時挺好奇,有時裝一裝。身上刺龍刺鳳加各種穿孔的菜頭坐在店裡的時陣,人客攏會較少,但麗華喜歡聽他瞎扯淡,意會他幫忙照看自己出門在外好兄弟的母親的,一片善良。

菜頭跟著父親跑牽亡歌陣多年,自小沒得選,前場後場都得學,以便隨時補位上場。菜頭對牽亡陣倒也未曾排斥,究竟是因為先天個性還是後天環境,已不可考,無論如何,他對這行當也曾認真到拜樂師當師父。在弦樂器方面有突出的天份,很快上手了三弦,接著是二胡、月琴,還隨手就自學了吉他。

有一天,菜頭出完陣後,自己先繞去嘉義逛街,再轉車回北港,候車時旁邊的路人阿叔,也不知是已到了初老重聽的年紀,還是從少年時代就習慣讓所有人知道自己的音樂品味,耳機大聲播放著Smells Like Teen Spirit。對菜頭這年紀的小伙來說,Nirvana已有如爺爺輩愛過的The Beatles,散發著古老悠遠經典懷舊。(尊敬地)待Smells Like Teen Spirit播完,菜頭拿起身邊的三弦,抓緊歌曲間的空檔,體貼地讓阿叔可以即時暫停耳機裡的音樂,開奏Come as You Are,不想竟然頗受車站候車乘客們的歡迎,其實扣掉路人阿叔和他,也只有六個人,而且大概此前都沒聽過閃靈在重金屬樂裡加入二胡的作品,是以新鮮,但確實是在這之後,菜頭才開始思考自己身為一名牽亡陣樂師,也許還有別的發展可能。

後來,組團演出、比賽、街頭賣藝漸漸賺得比較多一點,但老爸要他出陣他還是會支援,師父伴奏,菜頭精瘦的身材穿起鳳仙裝演小旦也還是風姿綽約頗有一回事。這就是顯靈的核心成員,三弦手兼吉他手兼主唱兼團長菜頭。

顯靈本來是個平常只想在北港生活和表演翻唱歌曲的地方小樂團,但最近菜頭與他的快樂夥伴們開始寫原創歌曲以後,突然野心大了起來,甚至租了一間平房當工作室,方便日常團練,也可以「活動」一些有的沒的。

幫鼓手阿魚刺青的朋友一邊刺一邊跟菜頭說,規模先不要太大,但是一定要夠氣勢。「比如說啦,我是說比如說。我可以幫你在工作室外面畫壁畫,但你要幫我想主題。」

一個月後,融合街頭塗鴉藝術與北港在地信仰,名為「風雨免朝」的熱門打卡點誕生了。

這幅壁畫既是在北港,簡直不可能選擇媽祖以外的其他主角了,但塗鴉的風格在這年老的鎮上卻又非常新穎。

一如刺青師所預期,壁畫不僅引起在地的騷動,連遠在臺北的澤岸也看見了臉書上其他朋友轉發的新聞,有的還趁機批評仿冒日本漫畫人物的其他臺灣壁畫一番。

澤岸傳了一個「媽我上電視了」的貼圖給菜頭:「靠邀咧我還特地去查風雨免朝是什麼意思,你哪時變那麼有學問啊。」接著又連發「已跪」、「有神快拜」的貼圖。

北港boy澤岸說的是真的,他拜請了孤狗大神才知道,由於媽祖是海神,因此媽祖出巡、繞境時,會出示「風雨免朝」令旗,特許四海龍王,還有風神、雨伯、雷公、電母等眾神不必前來,以免風雨隨之。

「還不是問你媽。夠酷,岸拎老師才會回來打卡啊。」菜頭回訊,用澤岸的惡趣YouTube頻道名稱稱呼他。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