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記憶感應師

記憶感應師

▲記憶感應師。(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高永

第一章 軟煙羅之ㄧ

不知何時,窗外突然下起滂沱大雨,一陣劇烈的閃電,讓席勒‧史奎爾剎那間驚醒!

他環顧屋內,滿地鮮紅血液,白色水泥牆面也噴灑著無數血迹,地板上屍體橫陳。一具、兩具、三具……,總共六具屍體,每一具屍體的身上劃滿刀痕。他頭疼欲裂,心裡滿是疑問:「這些都是我的朋友啊……誰那麽殘忍,把他們都亂刀砍死?剛才我跟他們不是玩橋牌,玩得不亦樂乎嗎?怎麽一下子,通通都被殺了?」

席勒感覺到右手濕濕黏黏地,低頭一看,右手竟然拿把佈滿鮮血的菜刀!他緊張地想把刀子甩開,刀子好像強力膠似地甩不掉。

「我是兇手?我把朋友都殺了嗎?」

他頓時被恐懼的情緒壓倒,心都快從胸腔跳出來:「怎麽回事?剛才……我好像毫無意識!」

外面仍然下著傾盆大雨,才幾分鐘的時間,席勒聽到急促的警鈴聲,好幾輛警車團團包圍住他的住家,幾名荷槍實彈的員警慢慢逼近門口。

碰的一聲踢開大門,警察們衝進屋內,用槍指著席勒‧史奎爾吼道:「不准動!」

席勒‧史奎爾驚惶地舉起雙手,完全沒有反抗的念頭。警察們一擁而上,將他帶上受銬,送入警車。

這時,現場鑒識人員趕緊進入命案現場,逐一勘驗死者與犯案線索。這不是他們看過最兇殘的犯罪現場,但席勒‧史奎爾是他們看過最乖巧配合的殺人魔。

在另一邊,川流不息的車輛,摩肩接踵的人群,迪奧‧馬吉歐從警政高樓的玻璃窗往下看。

昨天他還在自己成立的私人犯罪心理研究室裏埋首寫報告,夜裏一通電話,調查局的官員指派他協助辦案,他又得馬不停啼地坐飛機,來到這個陌生的都市。

與昨日情景相似,天際灰濛濛,將雨未雨的潮濕空氣。街道依然繁忙,沒有人肯停下腳步休息,都會的緊張步調,總是有辦法讓人們忽略昨夜黑暗發霉的角落,有誰被侵犯,有誰哭泣。

黎明一出現,黑暗就被遺忘。他的工作就是找出那些被遺忘的黑暗。

「老師,你在看什麽?」跟在他旁邊的是個少年,手上拿著一個類似手提電腦的東西。

「莫利斯,沒什麽.……」他拍拍少年的肩膀,自從少年的雙親亡故後,他就獨自承擔撫養莫利斯的任務。少年也不辜負他的期望,雖然年紀還輕,卻成熟乖巧,善解人意,最重要的是好學不倦。

會議室的門開了,局長的秘書馬德琳端了兩杯咖啡進來。「羅博斯局長還在忙,他要你們再稍待片刻。」

迪奧‧馬吉歐博士接過咖啡,這是他此時最需要提神的飲品,他啄飲一口後,淡然地說道:「沒關係。」

應付類似棘手的案件,他一向都很有耐性。但他並不曉得,就在他所在位置的樓下擁擠的警察局裏,吵吵鬧鬧,有人正在與偷竊慣犯作筆錄,有市民與警員爭論不休,形成兩個極端不同的光景。

警局裡最特殊的人物,應該屬整個警察局裏唯一的女警薇琪。

薇琪是個金髮俏麗的少女,任何人都會認爲她是還在唸書的高中生,不應該出現在這人聲鼎沸的警局。

但她不折不扣是個女刑警,而且也是個熱血女警員,她的熱血跟她拼命三郎的個性,足以跟那些虎背熊腰的男刑警爭個你死我活。警察局裏面都曉得她脾氣,誰都不敢招惹這只母老虎。

她正努力地與一名廚師及一個男客人交談,瞭解案情。

「小姐,妳聽我說,就是這傢伙吃了我的料理,還賴皮不付錢!」

正在咆哮的人是個高大臃腫的廚師,而被他指著鼻子罵的客人,比廚師瘦小,穿著體面,蓄著短小鬍鬚,臉色透出北歐貴族特有的蒼白,看得出是個挑剔又固執的紳士。

「你的料理太難吃,沒有理由付你錢。」男客人不客氣地說道。

「敢說我的料理難吃?不怕我扁你!」

「哼!不是我愛臭屁,我可是全球最有名的美食家,我的味覺與嗅覺比你還強,你根本沒有做廚師的資格。」

薇琪有點不耐地說:「喂!先生,在人家的店裏吃東西後,一定得付錢的,這是現代人的常識吧?」

男客人繼續傲慢地說道:「那要看廚師端出來的是給人吃的,還是給狗吃的。在我看來,這位廚師的料理只配給路邊的野狗。

廚師怒火中燒道:「什麽!」他舉起渾厚的胳臂做勢要打男客人。

薇琪連忙阻止:「喂!這裏不准你亂來!否則連你也關起來!」

男客人睥睨地看廚師一眼,語氣頗不耐煩。「現在的廚師都這麽沒教養。」

薇琪斥責道:「你也給我閉嘴!」

她開始感覺到不耐煩,尤其碰到這樣雙方互不相讓的場面。突然有人在背後拍她肩膀道:「喂!薇琪!」

她被這一拍,整個腦門充血,火氣都噴到喉嚨。「哪一個膽大包天的傢伙!敢趁本姑娘心情極度惡劣的情況下,拍我的肩膀?」

她正想回頭鬼吼怒駡,沒想到站在她後面的正是她多年來一直粘在她身邊的夥伴,憨厚老實的年輕警察狄恩。

說他憨厚老實,實在是客氣了,全警察局敢對薇琪勾肩搭背、稱兄道弟的男員警,絕對是神經非常粗,大腦還未發育成熟的單細胞生物。

也只有這樣的男人,她才拿他沒輒吧?每次她想發火,對方擺出一幅無辜的眼神,就好像小狗似地雙耳低垂,薇琪就沒氣了。

好幾次局裏的同事謠傳他們是情侶,都被薇琪嚴正駁斥。她說狄恩只是她的「哥兒門」,絕不是她會看上眼的男子。

她會愛上的男子,一定要肩膀比她粗,骨頭比她硬,能力比她強的英雄好漢。狄恩離那四個字遙遠得像是天外的銀河。說他人畜無害還比較貼切。

「你盯著我看幹嘛,薇琪。」

「盯著你看?」薇琪瞪大了眼珠,煩躁地說:「你哪隻眼睛看到我盯你?神經病。」

狄恩似乎很習慣被她責罵,依舊態度輕鬆地對她說:「在審問室裏頭,已經兩天了,那個嫌犯還是問不出口供來,讓妳來吧!」

薇琪回過神道:「哪個傢伙?」

「四十二街那個血案的殺人魔席勒‧史奎爾啊!」狄恩手一攤,歎道:「一口氣殺了六條人命,卻完全否認罪行,我怎麽問都沒辦法,只好靠妳囉!」

薇琪揪住白吃白喝的男客人衣領,「你給我乖乖地坐在這裏,等我回來繼續做筆錄!狄恩,這傢伙幫我看管著!」

「沒問題!」狄恩拍胸腑地回答。

接著,薇琪進入審問室。審問室除了一大片鏡面,其餘牆面都漆成白色,給人感覺空蕩,任誰都會感到壓迫感與不舒服。憔悴的嫌犯低著頭,坐在長桌的盡頭。

薇琪翻著記錄思索著:「席勒‧史奎爾,三十六歲,行兇武器上的指紋、血型的比對都正確無誤。通過測謊儀器的檢驗,證實他的確不記得所有犯案過程。」

她回想起席勒的鄰居說,聽到他與朋友們前一刻還玩橋牌,玩樂的噪音吵得鄰居們都受不了,下一秒就傳出恐怖淒慘的哀號聲,趕緊報警處理。

「真奇怪……」她把資料丟在桌上道:「席勒!昨天晚上,死在你家客廳的那六個人,跟你是什麽關係?」

嫌犯一臉茫然,呆滯的眼神看眼前的女警,聲音很無力。「都是平常打橋牌的老友……」

「既然是老友,爲什麽你要殺他們?」薇琪咬著牙根,今天非要從嫌犯嘴裡逼出認罪,否則不罷休。

「我醒來……就發現……他們已經死了啊!」席勒空洞無神的表情,完全不像在撒謊。如果是,那他一定學過表演課程,演技無懈可擊。

火爆脾氣的薇琪拍桌子怒嗆:「胡說八道!警方逮捕你時,你明明手拿著尖刀,清醒得很!」

席勒焦急地辯解,舉起右手說:「我發誓!那些人真的不是我殺的……我腦子裡一點印象都沒有!」

「你以為這種三流的演技可以唬弄誰?你再不說實話,看我怎麽修理妳!」薇琪舉起椅子正準備往席勒身上砸過去。席勒大叫:「救命啊!」

乒乒乓乓的吵鬧聲從審問室傳出來。

局裏面的人都擡頭看,想瞭解出了什麽事,一知道是薇琪在審訊犯人,大家便低頭繼續他們的工作,顯然他們都習慣了。

但局長羅博斯可沒辦法這樣包容,他推開門大喊:「薇琪!你給我進來!」然後他轉頭向秘書說:「馬德琳,你去樓上請博士他們下來。」

馬德琳應允一聲,便上樓去。

狄恩走進審訊室去叫薇琪:「局長又生氣了,他找你……」

薇琪大大地吐口氣,嚴厲地對著嫌犯說:「你給我好好回想一下犯罪過程,等我回來時,我就要聽到你一字一句清楚的交代!」說完後,她快步走進局長室,狄恩也隨後來到。

局長一看到他們兩人,臉色非常難看地數落薇琪:「跟你說多少次了!審訊犯人不能太衝動莽撞!萬一對方反過來控告你使用暴力逼供,侵害他的人權,官司纏訟下去,我們警方還用辦案嗎?」

薇琪噘著嘴辯解:「可是……嫌犯太狡猾了嘛!」狄恩也幫腔說:「對啊!碰到這種死不認帳的傢伙,我們警方真拿他沒輒。」

門口突然傳來一個長者的聲音,「他不是死不認帳,他的記憶可能被掠奪了。」

薇琪與狄恩轉頭望向門口,兩個陌生人站在門口,一位是穿著高領風衣的中年男子,身旁站著紅髮少年,少年手上提著一個奇怪的黑盒子。

局長一見到他們,臉上瞬間堆滿笑容,伸出手跟客人握手,表現極為親切。

「你終於來了!我等你好久。」接著局長轉身,眼神瞬間變得嚴厲,彷彿告誡薇琪他們別亂說話,局長非常嚴肅地說:「薇琪、狄恩,這位是上級特地介紹來協助我們偵辦這件殺人事件的專家,迪奧‧馬吉歐博士。」

馬吉歐博士看起有點年齡,頭髮都花白,綠眼珠帶點滄桑的灰,不茍言笑,態度非常謹慎,他向局長介紹身旁的少年說:「局長你們好,這是我的愛徒莫利斯。」

薇琪臉上寫滿問號,「這又不是什麽全國性的大案子,上面的爲什麽需要派調查員來關切?」

局長面對她,深怕她說出更無禮的話,連忙解釋說:「昨天我通報市政府,市政府向上級徵詢意見,他們就馬上派迪奧‧馬吉歐博士來協助我們處理這個案子。聽說別地方也有發生類似的案件。」

狄恩聳聳肩,不以為然地說:「誰知道他們是真的喪失記憶,還是故意裝糊塗?這種狡猾的歹徒,我們看得可多囉!」

「方法只有一個……檢查他們大腦裡的記憶。」馬吉歐博士說道。

「記憶怎麽檢查啊?難不成要剖開他們的腦部?簡直是天方夜譚!」狄恩本能地說出這句話,被薇琪瞪了一眼:「你少說幾句行不行?」

局長神情緊繃,他就知道這兩個傢伙總是不懂說好聽的話。為了怕底下的員警得罪客人,局長故意提高嗓音說:「狄恩,不許無禮!迪奧‧馬吉歐博士可是國內外知名的犯罪學專家,這幾年他靠他的專業技術,治療許多人精神與心靈方面的疾病,FBI還給他一個封號叫『記憶感應師』呢!」

「看吧!人家是大腦記憶的專家!」薇琪把手放在狄恩後腦,強迫他低頭道歉。

馬吉歐博士沒有答腔,一點時間都不想浪費,他看向局長問:「嫌犯關在哪裡?」

「薇琪,你帶領博士他們去審訊室。外面還有一堆媒體記者等著我去應付呢!」局長一邊擦汗一邊抱怨:「那些媒體記者一遇到大案子,就像蒼蠅一樣蜂擁而來。」

薇琪點頭,很客氣地說:「馬吉歐博士,這邊請。」

走出局長室,通過狹長的走廊,進入審問室,薇琪拿起桌上的文件,將它遞給馬吉歐博士。

「這是嫌犯的案件資料。」

馬吉歐博士認真地翻閱卷宗。犯人狼狽地被鎖住坐在椅子上,雙手還扣手銬。博士凝視犯人沈默的雙眼,意味深沈地說:「莫利斯,把O.N.Box打開吧!」

少年依據他老師的指示,將手提的黑色盒子打開,盒子攤開後,看似電腦鍵盤的裝置,從中間圓形部分慢慢浮現一個透明發光的美麗女子。說她是人形,不如說她更像是一團白色的霧影。

薇琪、狄恩看得目瞪口呆。

「博士,這是……」

「她是『光學聖女』。」

薇琪皺眉,有聽沒有懂。

馬吉歐博士不疾不徐地戴上數位手套,雙手一伸展,發著螢光的光學聖女雙手也跟著伸展,穿進犯人的頭部。席勒見那像白色幽靈般的影像穿過他額頭,不免嚇得顫抖。

馬吉歐博士的雙手彷彿彈鋼琴般,輕輕擺動著,而隨著透明雙手撫摸過的地方,電腦螢幕不斷出現各式各樣奇異曲線與光點。

一時之間,審問室變得異常安靜,眾人目光都集中在那個發光的女體。她的手不停地舞動,每一個動作都像是馬吉歐用手套操作的傀儡娃娃般,動作一致。

薇琪發出內心的驚嘆,以為這種場景只有科幻電影才會看到,如今栩栩如生發生在眼前。

她忍不住輕聲問旁邊的紅髮少年莫利斯:「馬吉歐博士正在幹嘛?」

「他正用光學聖女的光子觸手搜尋犯人大腦裡的記憶。」

「光子能搜尋記憶?」

莫利斯點頭說:「所謂的『人類的記憶』在實際運作時,是透過神經元細胞間的突觸,互相交換化學物質或輕微電流。但是要如何判讀那些化學物質的成份與隱藏的訊息,必須要使用奈米級的機械粒子進入突觸中間,去幫我們搜集、判讀那些訊息。就像我們透過光學望眼鏡探測星球,利用光反射原理,不同的化學元素産生不同的波長與頻率,照在光譜分析儀器上,科學家們才能瞭解組成那顆星球的成份爲何。」

狄恩附合道:「的確很有道理。但是,光不是只能直線進行,爲什麽可以形成人形?」

薇琪暗自吃驚,她聽得一頭霧水,狄恩卻點頭如搗蒜,還能提出疑問,不得不對他刮目相看。這傢伙貌似憨厚,其實腦筋還挺靈光。平常真是小看他了。

「光確實只能直線前進,無法轉彎。但利用特殊奈米機械粒子的光學共振腔原理,我們可以控制光的行進方向,再透過電流與電腦核心技術的運作,逐漸形成人體的形態。組成光學聖女的奈米機械粒子是目前可辨識的最微細光學共振腔。」

「光學共振腔?」狄恩繼續追問。

「光學共振腔就是透過特殊設計的儀器,讓射進入奈米機械粒子內部的光不斷重復原來的行進路線。它們能深入腦部神經元,穿過神經元突觸之間,反射回所有殘存的電流與化學物質,將資料分析資料傳導進入這台微電腦。」

莫利斯雖然年紀小,說起話來卻思慮清楚,薇琪敢打賭,這少年智商少說也有180以上,跟自己小貓般的智商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狄恩抿嘴,彷彿還是沒聽懂,正想發問,被薇琪悍然阻止:「別再問啦!什麽腔、神經元、光學之類的,我聽得快睡覺了!比我以前的化學老師還要會催眠!」

聽到薇琪的抗議,乖巧的狄恩自然閉嘴,不再發問。還偷偷瞄一眼薇琪是否真的發脾氣。確定她沒有生自己的氣後,他才鬆了一口氣。

他不明白自己爲何那麽在意薇琪的感覺。周遭的男性朋友不斷地勸他,別跟薇琪打交道,她不是談戀愛的好對象。不僅如此,他們還揶揄說,搞不好那天脫下她的衣服,發現她根本是個男的。

狄恩想到這裏,不禁笑了起來。

「你笑什麽?笑我聽不懂莫利斯的解釋嗎?我告訴你,我學科成績雖然差,但術科成績可是一級棒!要不要跟我比空手道?狄恩!」看她伸出手臂,狄恩連忙搖頭閃躲。

在練習空手道時,被她過肩摔過幾次,只差腰沒折斷。狄恩已經不敢再嚐試類似的折騰。

馬吉歐博士則完全不受旁邊干擾,安靜且專注地執行他的工作。不久,他停頓了一下,將手收回,光學聖女的雙手也跟著收回。

接著,馬吉歐博士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動作,他將手往前一擺,光學聖女的觸手也插入席勒的前額。

「你還記得這味道嗎?」

席勒的精神有點恍惚,微微說道:「我……沒有印象。」

狄奧‧馬吉歐博士轉頭問他們說:「你們這附近,有沒有人對乳酪的味道特別有研究?」薇琪瞪大了眼睛。「乳酪?」

她看向狄恩,狄恩手一攤,無奈地說「你不用看我,我對食物從來不挑剔的。」薇琪本能地回話,「是啊!你根本只是頭會說話的豬!」

講完這話,她突然腦子閃過一個念頭。「我想起剛才那個自稱是『美食家』的白吃客,不知道他懂不懂乳酪?狄恩!你去把他叫過來!」

「遵命!」

狄恩二話不說,跑出審問室。

開玩笑,薇琪小姐的命令猶如聖旨,慢一秒都不行。那個白吃客被狄恩硬生生抓到到審問室來。

美食家臉色青白,緊張到全身冒汗。

「咦?我沒殺人放火,幹嘛叫我到審問室來?小心我叫律師告你們侵……」

未待他說完,薇琪問:「你對乳酪有沒有研究?」

美食家臉上突然露出很得意的表情,「早說嘛,原來是這檔事。談到乳酪,沒有人比我更瞭解的了!我可以同時分辨幾百種……」

「夠了!」薇琪阻止他繼續說下去:「馬吉歐博士,你可以開始了!」

馬吉歐博士把手移向美食家的頭部,他大驚失色,掙扎地要從椅子上逃脫,狄恩用力把他釘在座位上,不准他亂動。

「你們要幹什麽?這是什麽新型態的刑求工具嗎?不要啊!我付錢給那家餐廳就是了嘛!」

光學聖女發光的觸手插入他的大腦,美食家恐懼的眼神轉變成陶醉。

「哦……這是什麽味道?好香的乳酪……」

他神情之迷醉,彷彿有塊乳酪正在他面前似地。

薇琪不禁暗自驚呼:「這儀器好厲害,竟然可以將嗅覺的記憶複製到另一個人的大腦裏,讓對方産生幻覺。」

馬吉歐博士說:「這位先生,你知道這是那個地方出產的乳酪?」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種乳酪名叫『康寶諾拉』,濃郁奶香混合些許辛辣的風味。」

「你知道這附近,那裏有生産這種乳酪?」

美食家的神情轉爲嚴肅,露出非常專業的微笑。

「這種乳酪我國境內沒有生産,原産地是德國。1960年代末期,由德國一群乳酪製造業者研發出來,新型態的藍黴乳酪。」

馬吉歐博士轉身向薇琪問道:「薇琪小姐,可以使用你們警局的網路資料嗎?我想要查出境內有那些商店進口販賣康寶諾拉。」

「我馬上幫你查!」她懂博士的意思。只不過這種資料比較難查,它牽涉到進口海關部門管轄的範圍,必須透過局長的職權,才能得到那些明細。

薇琪跑到局長室去找瑪德琳,把馬吉歐博士所要求的事項告訴她,再由她向局長報告,不久,瑪德琳透過內部電話告訴薇琪,她要的資料已經傳輸到她的電腦裏。

她跑到自己的桌前按電腦鍵盤。花了一點時間,總算有結果。

「博士!已經查到了!我把國內所有進口販賣康寶諾拉的商店全部用無線傳輸到我的手機。」

「嗯,那我們走吧!莫利斯,把光學聖女收起來。」

少年按個紐,那光學的美女影像收回到盒子裏。關起盒子,莫利斯提著它跟在馬吉歐博士後頭。

狄恩追出警局門口,問道:「薇琪,這位乳酪專家該怎麽處置?」

「把他交給檢察官!」

美食家被狄恩銬上手銬,頓時瞭解處境危險,臉上再也不敢嬉皮笑臉。

「不要吧!好歹我剛才也提供了對你們有用的資訊……」

「這跟你白吃白喝是兩回事!」薇琪邊走向警車,遠遠從停車場對他吼道。

美食家悻悻然地說:「討厭的女警!以後誰娶她誰倒楣!」狄恩覺得這句話有點滑稽,但他不以爲意。

《待續》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