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赤壁記

▲▼赤壁記 。(圖/鏡文學提供)

▲赤壁記 。(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烏秋

第一章 波士頓

近半個月來都是陰雨綿綿的天氣,整個城市的人彷彿都泡在一股沉悶的氣氛裡,如同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黴菌孢子正在發芽的味道。直到這一天,波士頓突然出了個大太陽,金黃光的陽光照在每個金髮、棕髮或黑髮的路人頭上,折射出各自不同亮度的閃光,但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同樣的神釆奕奕。炙熱的陽光把冬天的殘冷一下子都趕走了,也為波士頓帶來了暖春的氣息。

查爾斯河悠悠的流過城市的中央,兩百多年前本地人因為受不了英國對於殖民地的重稅,他們在河流的出海口將英國來的茶葉倒入海裡,開啟了獨立戰爭的序幕,從此後,英國是英國,美國是美國。波士頓是文化的城市,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是世界上知名的老牌學校。

在查爾斯河的北岸,麻省理工學院的一個房間裡,華德斯坦(S.Waldstein)博士緩緩地拉開窗廉,讓金黃色的陽光灑入沉悶的會議桌上。桌旁另有兩人,一個是年輕的理論物理科學家杜安德(Andrew Tu),另一個是量子學家愛麗絲.慕特(Alice Mutter)。兩人為華德斯坦的開窗舉動,感動詫異。

杜安德首先說:「這麼多年來,教授是第一次開窗吧!!」

華德斯坦說:「怎麼,我在你們的心目中,是個陰暗的老頭子?」

愛麗絲幫腔:「不是、不是,以前,我們若是到這個辦公室來找教授,我記得教授好像沒打開過窗簾。教授喜歡開著綠色燈罩的桌燈,手拿著一本記事本,然後講起高深的物理…….。」

「會當人的綠色燈怪!!」教授笑笑著說:「這是我以前的綽號吧,我已經退休很久了,沒能力當人了,況且你們畢業很久了,也不用怕我了。」

杜安德指著桌上的燈:「咦,教授換新燈了?」

教授說:「時代變了,學校現在不採購傳統的黃色燈絲燈泡了,愛迪生的發明終究跟不上新的時代了。總務處來換上新的LED燈泡,我覺得好怪,少了那傳統的黃色和溫暖,這和綠色燈罩不合,所以我乾脆連燈座都換了。我想我是真的老了…..。」

「教授,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杜安德問。

「我只是請你們回來喝杯咖啡罷了。」

「咖啡呢?」愛麗絲指一指空無一物的桌上。

「教授,我正洗耳恭聽。」安德說。

華德斯坦博士起身跺步,一步又一步,顯得十分沉重,他抬頭望著一張照片,這張照片掛在這個研究室裡很久了,幾乎所有進來的學生都會再三的瞄一眼。

他說:「1954年,我還是個年輕的研究生時,有幸到普林斯敦研究院和愛因斯坦博士留下了這張合照。那時候愛因斯坦已經很老了,我到他的研究室去當初級的研究員,專門幫他匯整一些天文學界的資料,那個時代當然還沒有電腦和網路,所以整理資料並不像現在這麼容易,我每天都在拆世界各地各個天文館寄來的資料,都是厚厚一疊的報表紙,上面有著單調無聊的數字,但是偶爾出現的異常的數字,就可能代表一項天文學上的大發現。

有一次博士竟然提了一個奇怪的要求,他說他想拉小提琴,請我為他伴奏,因為我的鋼琴是那邊學生裡最好的,因此我便有很多的時間和他單獨相處,也可以藉機向他請教一些問題。他最喜歡拉孟德爾頌的《乘著歌聲的翅膀》,有一次,我斗膽地問了愛因斯坦兩個問題,而我一生都在為這兩個問題做研究。」

「什麼問題?!」

兩人同聲問。

「第一個問題,我問:『目前越來越多的天文資料顯示,宇宙事實上一直在擴大中,這和教授的相對論相抵觸,是教授錯了還是天文學家錯了?!』『我就是知道你為我伴奏是不懷好心。』愛因斯坦博士笑笑的說:『資料是你匯整給我看的,你比任何一個人都還知道是我錯了,我畢竟不是神啊,就像剛剛曲子裡的昇La音,我老是拉成降Si音,而你伴奏得很好,把我的缺點都掩飾掉了。』」

「『第二個問題,要怎樣回到過去?』愛因斯坦博士眉頭一揚,看著我說:『如果我知道的話,我就不會這麼老了!!』

我們兩個相視笑了一會兒。他接著說:『我一生都在想這個問題,重力會讓時空變形,所以確實是可能回到過去,只是回去了,恐怕就回不來。』,我再問:『怎麼說呢?』,他回答:『血肉之軀可以穿過時空而不壞嗎?一個機器可能可以運轉千年而不壞嗎?就算物質不滅,有電池可以堪用幾十年、甚至百年或千年的嗎?』」

華德斯坦博士越說越哀傷,好像他的眼睛也變成了兩個深不可測的黑洞。

「愛因斯坦博士的眼神啊,我永遠都記得,是那麼的深遂,像藏了無限的秘密,又是那麼的溫暖,讓人直覺就應該信任他。」

「愛因斯坦博士突然跟我說:『你記得亞瑟.史坦利.愛丁頓爵士 (Sir Arthur Stanley Eddington) 嗎?』,我說:『知道啊,就是他親自到西非的普林西比島觀測日蝕,於是證明了廣義相對論中重力會使光改變行進方向,您才因此得到諾貝爾獎的啊。』他又說:『是啊,所以說只能用真正的實驗才能證明理論,甚至是推翻理論。』」

「所以這數十年來,我才努力實驗想要證明我的理論,這幾年來,我的研究露了一些曙光,我發現如果用十萬伏特的電壓,在10萬分之秒內有百萬安培的電流通過的話,那麼我們研究室的超高速中子撞擊機,應該就可以製造出一個短暫的黑洞。」

「那不行。」杜安德接腔,「這麼高的瞬間電流,波士頓會大停電的!!」

「是這樣也沒錯,所以這個計畫我一直都不敢啟動,而且電費也會大到嚇死人。」教授接著說:「但是目前就有一個好機會。」

他拿出一份校內刊物,封面上是地球的照片,上面有紅筆圈起來的標題《世界地球日熄燈計畫》。

愛麗絲說:「好主意,我們趁整個美國東岸都把燈關掉的時候,來運行超高速中子撞擊機,這樣就不會跳電了。」

杜安德這下熱血賁張了,他沒想到時空旅行就近在咫尺。

華德斯坦博士接著說:「但是有個大問題,我反覆想了很久,就是沒辦法突破。現在假如我們把一個人送到上了時空旅行,到了一百年之前的時代,那麼他要怎麼回來?

我們送去的機器已經過一百年了,甚至有可能在時空中漫遊,也許是漫遊了2000年,那麼我們也沒有這麼長效的電池可以支撐到那個時候。」

愛麗絲和杜安德都陷了思考。愛麗絲首先發難:「太陽能電池」,博士接著說:「不行,時空旅行中,就可能沒電了,只有核能電池可能而已,能夠用來發電的鈾元素和鈽元素現在都被國家密切掌控之中,除非你們有認識聯邦調查局(FBI)或是中央情報局(CIA)的長官,可以私下偷一點來……。」

杜安德這下胸有成竹的說:「我想,我應該有辦法。」

「可能要靠非法的管道了。」愛麗絲開玩笑的說著。「去北韓買?」

「保證一切合法。」杜安德說。

華德斯坦說:「先別講這個了,愛麗絲,說說你在瑞士的大強子撞擊試驗做得怎麼樣了啊?」

愛麗絲和華德斯坦興高采烈地談論起了那個耗資百億美元的跨國實驗,從經費的來源到實驗室的建造過程,還有未來的實驗進度,無所不談。杜安德則是把教授的整個研究計劃從頭到尾看了一遍,而且在電腦裡輸入各種不同的參數模擬所有可能的突發狀況。教授和愛麗絲都已經先行告退,安德還在電腦前思索著問題。

杜安德在黃昏時才離開研究室,他從麻省大道一路走到了查爾斯河上的大橋。夕陽照著河面,河面上反射出波光粼粼,幾隻鵜鶘悠悠的在波光中滑行,橋上則是人來車往。杜安德倚在橋上的欄桿上望著水面上的波光,他嘴角揚起微笑,心中似乎有了什麼想法,而他的微笑在橙黃的陽光中顯得特別自信而詭譎。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