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除念師阿平 第一部

▲▼除念師阿平 第一部 。(圖/鏡文學提供)

▲除念師阿平 第一部 。(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浮果

第一章

阿平,四平八穩的平,職業是廚師,所開的食堂就叫阿平食堂。

長相完全就是一般人的阿平,唯獨眼睛讓人過目不忘,曾有人形容就像是貓眼,眼瞳是琥珀色,不說話的時候,一雙眼睛就像貓盯視著人,發散著寒光,不認識他的人會覺得嚴肅和有壓迫感。不過,其實是近視,高度近視,不得不勉強自己用力睜眼聚焦,至於為什麼不戴眼鏡,是有故事的。

興趣是磨刀子,嘴上總嚷嚷著身為一個廚師不讓刀發亮,他的廚藝也會因刀的鈍化而荒廢。雖然才30歲,但一手好手藝,食堂客人絡繹不絕。

中午過後,食堂內還是高朋滿座,但阿平一個時段只服務一批客人,位子坐滿了就不再收客。

突然,食堂內闖進了一名客人,他是阿平的朋友叫小剛。小剛臉色發青,看著阿平直喊救命。

「你這小子是去哪了?怎麼帶了這麼麻煩的東西回來!」

阿平的眼睛看著小剛,從頭到腳掃描一遍,注視著他的背後,好像那裏有什麼東西正盤踞著,從小剛進到食堂以後氣氛明顯的變了,周圍的溫度降低許多,明明屋外是大熱天,屋內卻只有25度的涼爽感。

小剛說,「我跑去大星山了。」

大星山在這個城市的北邊,整個城市被山包圍住,唯有南邊有一個出海口。

「我不是已經告訴過你沒事少往大星山跑!這麼多山可以讓你這個登山狂攀登,你卻偏偏跑到大星山去踏青!」

「見今天天氣好,想說去山上走走,但又不想跑太遠,所以就貪近去了大星山。誰知道山徑走一走,身體卻開始發寒,總覺得背上有一種濕濕黏黏的感覺。」

阿平看著小剛,不發一語。

小剛從山上離開,忍著一身不舒服勉強開車,累得氣喘吁吁,急找個地方坐下。

「你現在可不要亂動,弄髒了這個食堂還不打緊,要是讓你背上的東西轉移到客人身上,可就麻煩了。」

因為怕客人聽見,阿平還刻意壓低了嗓子說話。

阿平所說的麻煩東西,平常人是看不見的,它並不是常人所說的精靈鬼怪,而是比精靈鬼怪更麻煩的東西,稱之為念。

阿平從廚房移動到吧檯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刀握在手上,雖然不得已才這麼做,但至少可以起嚇唬的作用。他轉個身,以每個客人都能清楚聽到的聲音,下了一種「言幻」。

「請各位客人就先坐在位子上喝茶,不要起身,老闆我今天心情好所以想招待各位客人看一場秀。」

小剛不安地看著阿平,那種濕濕黏黏的感覺越來越明顯了。

接著他指著小剛說:「這位先生可是位格鬥家,今天我將和他在這邊決鬥,決鬥過程中怕傷到各位,所以請各位不要輕舉妄動,再聽到『離開』時才能離開。」

阿平進到廚房內,拿出了一個焚香用的香檀,在上面點了艾草,艾草的香味慢慢瀰漫整個食堂。

有個客人問:「格鬥就格鬥為何要薰香?」

所有人都在等阿平解釋,但阿平不解釋,解釋了再多都沒有用。一般人類是很愚蠢的,如果告訴他們這世上有所謂念這種非生物的存在,難保他們不會把阿平當成神經病看待,所以謊言稱之為決鬥,對接下來的除念也較為方便。

所謂的念以各種形態存在於這個世上,例如阿平方才對客人的一番說法,其實也是一種念,從心理學的術語來說是一種心理暗示,藉由說出口的話影響聆聽者的判斷,有些高手段的詐欺犯,就是利用這種心理暗示來催眠民眾,也有些心理醫生透過這種方法來治療病患。

不過阿平的是另外一種,也就是科學上並不可考,言語的念被稱為「言幻」,是最基本的念,卻同時也是最難解的念,一般人以為只是隨口說說的話,如果說話者在說的時候夾雜著強大的念在,就有可能會化為真實,成語中所講的一語成讖便是最佳的註解。

然而小剛現在所遇到的念,卻非言幻,而是另一種念的情形,是被稱為「生物幻」的念。生物幻是從大自然中萬物所產生,非屬鬼靈精怪,而是由這些鬼靈精怪身上所產生的,換言之原主人能力附加在物質上面的念幻化而成的似生物。

小剛正是被這種念所纏上,從阿平眼中所看到的那個濕濕黏黏的東西,是蛹殼。應該是蝴蝶蛻變後遺留下的蛹殼,因為蝴蝶已經成精的關係,所留下的蛹殼沾黏到了念,所以演變成似生物,任何人都可能會被這種似生物附體,只是小剛體質特殊,特別容易被念纏上。

阿平看著小剛一會後,在眾人的注目下,原以為他會做出什麼事情,但他只是轉身走入食堂,拿出了磨刀石,沾水,開始緩緩地磨起刀來。阿平雙手謹慎握著刀刃,在磨刀石上沾水,然後規律地磨刀。食堂慢慢地安靜下來,只聽得見磨刀的聲音,所有人都察覺到了不對勁。

阿平的身上散發著殺氣,貓眼收斂著,一邊磨刀一邊盯視著小剛,很像是大自然中的獵人盯著獵物不放,這個視線傳達了一種意念到了小剛腦中,又利用小剛作為媒介傳達到了小剛背後的似生物。

突然,阿平停止了磨刀,回到吧檯前。

雖然是殺生,卻還是得這麼一做,除念者會的只有除念,而阿平除念的方法是斬殺。

話才剛說完,小剛身體像是無法控制地顫抖不停,似生物雖然想逃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阿平在磨刀時傳達到似生物的念,是一種「執幻」,阿平將這種執幻物理化成大頭針,將對方牢牢釘在小剛的背後,讓它沒有逃走或轉移宿主的機會。

現在的阿平,右手握著菜刀,雙眼散發出寒光,正是斬殺前擊潰對手意志的準備。

斬殺,不是只是將生物消滅,而是將念強行自宿主身上摘除,念離開宿主之後會失去活性而消失。所以,防止念自宿主身上離開後再度寄生,阿平才會要客人待在原地不動。艾草自古來都有驅邪除穢之效,形成自然的防護圈。阿平所使的斬殺之法,是將自己的念移轉至物體,使物體變成了念具,再利用念具強行將念自宿主身上移除,就像醫生摘除癌症腫瘤一樣。

阿平緩緩地舉起刀,原來在刀身上的念已經具體化成刀刃的一部分,阿平將眼睛緩緩閉上,尋找似生物連結在小剛的鏈結,踮起腳尖,就在小剛還有其他客人都還沒有意識到的時候,阿平已經瞬間移動到了小剛身後,往小剛手肘一砍!

沒有任何的血滴下,只有小剛手肘上的手環斷了,手環上用棉繩綁著一塊青玉色的琥珀。寄宿在小剛身上的似生物,迅速從小剛身上脫落並想要回到琥珀內躲藏。似生物之所以選擇琥珀躲藏,也是因為琥珀是一種樹脂化石,曾經是生物體的存在,對似生物來說是很好的寄體。

小剛因為似生物離開的關係,身體突然放鬆往後傾倒坐了下來。

但斬殺還沒完,阿平就像是著了魔似,兩腳迅速跪地,正坐在小剛身上。將手迅速抬起,雙手握刀,這才是真正的斬殺,破壞琥珀才完成除念。

在其他客人眼中這已經是殺人案了吧。哪來的決鬥,根本是謀殺,只是因為事情發生的突然,就連尖叫聲都來不及喊出。

就在阿平刀落下時,身後卻有人喝止了。

「請你住手!」

說話的人是個女生,約莫和阿平同年齡,她穿著一身套裝,因為流汗的關係後背已經濕透。阿平看著那半裸半現的身材線條,恍神之際被小剛一把推開。

阿平心知斬殺的時機已經過了,他所使用的斬殺,最特別的是將自己的心神調整到似生物的狀態,藉由模擬似生物的狀態將它摘除,這個方法是要防止似生物寄生其他宿主不成,反而回頭吞噬除念者,因此模擬似生物讓它分辨不出。

然而,這種斬殺方法最忌諱的便是色欲,一旦除念者內心潛藏著色慾,斬殺便會失敗,且阿平一日只可以使用一次斬殺,畢竟是殺生得要付出代價。

這個女生踏前了一步,阿平就往後退了一步,感覺臉熱燙燙的,到底是為什麼呢?

「這個孩子可否交給我處理?我是它的母親。」

阿平稍稍回過神了以後,恢復了冷靜,以略帶緊張的口吻轉頭告訴客人:「這場格鬥看來是不分勝負,現在請大家離開吧,我們還有點事情要忙。」

早被這幾幕嚇呆的客人,聽到了「離開」兩個字時,觸發了剛剛言幻的設定,雖然情緒還沒完全平復,不過可以走的話應該不會想繼續待著。一下子,食堂內只留下小剛、阿平以及沒有道出姓名的女生。

阿平想先確認琥珀的狀況,卻發現琥珀已經被握在女生的手掌心。

「打擾您了!剛剛那個情況如果是知情者,應該都知道不能干擾您的動作,不過我卻非得這麼做,因為我是這個孩子的母親,蛹殼是我所留下的,我是青翼吻鳳蝶,叫我青美就好。」

「那個......除念成功了嗎?」

小剛在旁邊發出疑問,畢竟小剛是看不到念的普通人,可以看到的除了除念師以外,就是形成念的主人。換言之,每一個念僅會被除念師和念的主人看見,一般人如果要看到念必須要透過鍛鍊才行,或是已經被念附生已久導致念和被寄生者間已經性命相連,至於小剛之所以容易被念附身,是因為他的母親在懷孕的時候對他投注了強大的念在身上,導致小剛生下來後形同是一塊吸引念的磁鐵,滋生許多麻煩與不便。

「總之,你坐在那裏休息片刻,你的事情還沒結束呢。」阿平接著說,「既然是你的蛹殼當然就由你處置,只是你說你叫青翼吻鳳蝶?......」

阿平轉身到吧檯旁的木櫃,拿下了一本圖鑑,迅速翻著,「沒錯!青翼吻鳳蝶確實是大星山的特有物種,可是已經絕跡許久,而且你說你叫青翼吻鳳蝶,那你不就是蝴蝶精?」

青美露出微笑地說:「沒有錯,確實是蝴蝶精,而且青翼吻鳳蝶確實是已經滅絕,我能夠存活下來也是依靠著強大的念在驅動,不過這件事情你不用知道太多。既然蛹殼是我的,那我想取走沒問題吧。」

「沒有想到那時候留下蛹殼會發生這些事情,後續我會好好處理,不會用來害人的請放心!倒是......你的除念能力真強,竟然能透過蛹殼將你想斬殺的念傳達到我的腦海裡,你一開始就不想斬殺它吧?」

「要斬殺念是很簡單的,不過那也是殺生,且會報應在我的身上,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念的主人可以將它收回。」

「你應該也斬殺過不少的念,你的眼睛......」

「是阿......」阿平似乎有難言之隱,而不想談論到自己的雙眼。

「那就先這樣吧,我也是上班時間趕了過來,還得回去。這個周末我會再來找你,如果你想知道關於我的事情,我再告訴你。」

青美說完後告辭離開,食堂內剩下阿平和小剛,阿平將握在手心早上被手汗弄濕的刀放入儲槽內的一盆清水中,在除念之後念具必須經過淨化,否則有可能會將念轉移到念具身上,久了就會變成似生物。

「你這小子,我早晚會被你給害死,光是為了幫你除念,都不知道斬殺過多少念了,簡直是誤交損友阿......」

「哈哈哈,不過幸好有你,看來這次也是平安過關。」

阿平看著小剛一副沒事的樣子看了就氣,就在兩個人都放下心來準備閒聊時,有人從角落看不到的地方走了出來。

「請問,可以請你看看我嗎?」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