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花姿傾城

▲▼花姿傾城 。(圖/鏡文學提供)

▲花姿傾城 。(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流螢

第壹話#此花摘不得

黃泉路盡有忘川,三途河上有奈橋。

奈何橋邊落著一塊三生石,有的亡魂在石前嚎泣,有的亡靈只是看一眼便走過去,過了橋喝下孟婆熬的湯,將來墜入輪迴便不再記得前世種種。

忘川邊盛開著繁密的紅色豔花,見花不見葉,花開彼岸,又謂曼珠沙華。

花圓媛低垂著花苞,植株下最後一片葉即將枯盡。她等這刻已經等了千年了!周遭的花族同胞都綻放百來年了,就她還遲遲不開花。

「我賭今天她還是不會開。」在她身側開得艷麗的花朵發出輕輕的笑語。

就快了好嗎?這賭從十幾年前就開始下注,他們不膩,花圓媛都嫌無趣。

「等她開花了,我連葉子都長出來了!」另一旁開在三生石附近的紅花嘲弄地道。

那就快快長出來吧!花圓媛心底暗罵,葉子長出來就意味花期結束,不過那傢伙才開花不到百年,離花枯還要好多年,說這話只是要嘲笑她久久不開花。

「還是她根本不會開花啊?」

四周傳來此起彼落的笑聲,花圓媛憋屈地垂著頭。這群混帳花,等她盛開了一定要他們好看!

忽然感覺身下一輕,最後一片葉脫離本株,花圓媛感覺有股暖流淌遍全身,原本只能低垂的頭漸漸有了力量。

終於……

等了這麼多年,她終於可以一綻芳華、揚眉吐氣了--

「嗯,這花開得真美。」

啪搭一聲,花圓媛感覺有隻大手搭上的纖細的莖骨,通體的暖流登時消失得無影無蹤,方抬起的頭對上一雙深邃的黑眸。

「金色的曼珠沙華,的確少見。」

忽地腳下一空,花圓媛覺得自己被人提起,東轉西翻地被人捻在手中把玩。

一簇心火自花圓媛胸口燃起,南華只見自己掌裡的花發出璀璨的金光,待光芒暫歇,便出現位金髮赤瞳的妙齡少女。

「好個辣手摧花的混帳,你娘難道沒教過你,路邊的野花不要亂採!?」

指著眼前俊美無比、墨髮黑瞳的男子,儘管他周身被仙氣被環繞,一身潔淨白裳在陰沉的冥府十足惹眼,花圓媛一看他就不順眼。

誰叫他要採了她!?

似乎被她突然化作人形的模樣嚇著了,瞧南華一臉呆怔樣,花圓媛不優雅從鼻孔重重哼出一口氣。她可是效仿每回路過忘川的亡魂模樣,對上男子驚異的目光,她摸摸自己的臉頰,難不成是她搞錯了,幻化的模樣不對?

「花開成靈嗎?」男子抿唇輕笑,「有意思。」

被那笑容閃得眼前一花,花圓媛暗罵這男人生得還真不是普通的好看。

「我等了一千年就為了今天,本姑娘花都還沒開滿一刻就被你摘了,這層損失你要怎麼賠償我!?」

「要不……把妳插回土裡?」話這麼說,男子彎下身作勢要刨土幫她挖坑,可他輕輕一挖,便出現數吋深的小溝。

「插你妹的!你刨這麼深是要埋了本姑娘啊!」花圓媛大怒,續道:「你有看過花摘下來還能插回去重開的嗎?」

他靜默良久,才緩緩開口說:「那姑娘想本尊如何賠償妳呢?」

聞言花圓媛微怔,是啊!他都摘了她的本株,不管怎麼樣都賠不起她這等待千年的綻放。

「不然……」

遠方忽然傳來一道道高呼,打斷了正要開口的花圓媛。

「天尊大人--」

兩名鬼差慌慌張張地往這兒跑來,到男子面前還為緩過氣就先行了大禮。

「天、天尊大人,閻王派咱們來接您,不過您一直沒出現在殿門口,太好了……可終於找到您了。」

天尊?花圓媛從有記憶以來就一直待在忘川邊,自然不清楚天上的神仙階級,不過看鬼差們這麼畢恭畢敬的模樣,這位想來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這位是?」鬼差發現看見花圓媛,遠遠就見她和天尊大人站在一塊,心想天尊目前雖無家世,可她或許是天尊在九天上的紅粉知己,鬼差們也不敢怠慢,正色問道。

「本尊隨手採的花。」

在兩位鬼差瞪得如牛鈴般的雙目下,花圓媛氣得瞠大雙目,指著他怒嗔:「採花賊!」

鬼差們登時倒抽數口氣,其中名鬼差率先回過神,一把擒住花圓媛指著男子的手腕,力道大得彷若要把她的手扭斷。

「放肆!居然對天尊大人如此不敬!」

「嘶……疼死了!放開我啦!」花圓媛奮力掙扎著,無奈鬼差人高馬壯,她一株小小花朵根本掙不開他,疼得她紅了眼眶,赤色的眼越發血紅。

「放開她。」

男子開口的同時,鬼差亦被莫名的勁力彈到一旁,花圓媛甩甩被捏疼的手腕,皺著小臉瞪向男子。

她是絕對不會感謝他的!

男子只是淡淡瞥了花圓媛一眼,便旋身朝忘川盡頭步去。

「天尊要去哪?」扶起被彈飛的同伴,鬼差一號呆呆地問。

「閻王殿。」前方傳來淡雅的嗓音,可人卻沒有回頭。

花圓媛看他越走越遠,朝他的背影大聲喊:「喂!你還沒賠償我啊--」

那頭安靜了半晌,都快看不見那抹白色的身影,花圓媛才隱約聽到一道悠悠的清嗓。

「那妳也一塊來吧。」

和鬼差一號互看一眼,花圓媛囂張地揚了揚下巴,示意他帶路。

鬼差雖對這小姑娘的態度不甚滿意,卻還是摸摸鼻子扶著同袍往閻王殿行去。

向前走了幾步,花圓媛回頭望著依舊開得繁密的同伴,她看一眼自己被折了大半去的殘枝,眉頭一蹙,隨即轉身追了上去。

//

閻王殿。

花圓媛還含苞在忘川邊時,聽過不少亡靈對閻王的形容。說是如熊般魁武、皮膚黝黑的老大粗,實際看起來,除了皮膚真的比較暗沉之外,其餘可說只是謠言。

站在把她摘下的男人面前,花圓媛有種閻王比那男子小上一號的錯覺。

「此番南華天尊要下凡去歷劫,真是辛苦您了。」

南華聽言輕輕應了一聲,「還得麻煩閻王您。」

「天尊這話說得太客氣了,能夠替您效勞是本王的榮幸。」閻王馬屁拍得差不多了,眼角才瞄見站在一旁發呆的花圓媛,「不過這位姑娘是?」

「路上摘……」

見南華又要說她是路邊野花,花圓媛這回先聲奪人,上前一躍扯住閻王的袍襬,聲色淒厲地控訴:「閻王大人,小花名喚花圓媛,本是開在忘川邊地曼沙珠華,好不容易盼來千年花開,被這個混帳採花賊一把摘下,請大人一定替小花作主!」

閻王尷尬地看了看一旁的冷面天尊,發出一聲輕嘆,將緊攢著他衣袍的花圓媛拉開,「妳本是花身,能夠成靈是受天尊仙氣的恩澤,不該對天尊如此不敬。」

這麼說她還要謝謝採花賊的採擷之恩?花圓媛看向南華的眼中劃過一絲忿恨。

她不甘心的抱著閻王的大腿,毫無形象地哭嚎道:「小花只想好好地盛開在三途忘川邊啊!」她都還沒給之前嘲笑她的那些彼岸花一點顏色瞧瞧,就這樣被南華摘去,她怎麼想都覺得自己很冤枉。

閻王斜睨花圓媛一眼,「那便回去川邊守著,直到妳花開壽命盡不就好了?別的花還沒妳這麼幸運能夠化靈作形呢。」

花圓媛咬著下唇,哭得一雙赤瞳像血般鮮紅。

「可能無法順花姑娘的意了。」

抹抹滿是淚水、鼻涕的小臉,花圓媛仰頭看向一旁的南華,不懂他話中的意思。

閻王也納悶地望著南華,「敢問天尊這話是何意?」

南華提起手,在花圓媛的眉間一點,那處驀然發出一道金光。

「看來因為我身負歷劫之責,這孩子也多少受了影響。」

咦?

花圓媛感覺額上一亮,可那光隨後就淡去了。她緊緊瞅著南華,他究竟影響了她什麼?

閻王驚得退了一步,同時也將抱著他大腿的花圓媛甩開,好似她身上有什麼恐怖的瘟疫般。

「是本尊的失策,離開九重天前已將仙力封了八成,現下無法解除這孩子身上的劫難。」

閻王聞言也面有難色,「這……也不能全怪天尊您。」

他們你一言我一句,花圓媛完全進入不了狀況,她歪著頭問閻王:「你們說的究竟是什麼意思?」

閻王支吾了許久,才含糊地吐出一句:「意思就是,姑娘妳得歷過三世苦劫後,才能回到忘川邊繼續當一朵普通的『曼珠沙華』。」

「什麼!?」花圓媛嚇得臉都發白了,她指著南華大叫:「就因為他手癢採了我,本姑娘就得去歷劫?」

這是什麼歪理!她才不幹!

「若不渡劫,就得受五雷轟頂之刑。」

彷似看穿花圓媛的想法,南華宛如寒風的嗓音刮進她耳裡,冷得她心尖一顫。不用到五雷,她連一雷都不見得挺得過啊!

「為什麼我就得一起受你這混帳的苦劫啊!」

南華眉頭一皺,「本尊名喚南華,並非『混帳』。」

花圓媛才不管他叫什麼,瞪向他的眼神簡直可媲美劍刃,彷彿要剁了南華一般。

見他們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閻王連忙出來打圓場,「待花姑娘渡完三世苦劫,仍可以花靈之姿回到忘川邊的。」

面對閻王豪無意義的安慰,花圓媛悶聲道:「三世……那不就代表我少了兩百多年的花開時日。」

閻王面色一僵,乾笑道:「那姑娘還是趕緊到奈何橋去準備上路,別再多耽擱了。」

覷一眼站在柱子邊的南華,花圓媛冷哼一聲,轉身大步離開閻王殿。心想這人也要下凡去渡劫,這筆採花之仇她一定會想辦法報的!

在鬼差一號的指引下,花圓媛來到奈何橋,橋上等著領湯的鬼排成長長的隊伍,她站到隊伍的最後,望著前頭孟婆發湯進度著實緩慢,花圓媛張嘴打了個大哈欠。

不久又有新的鬼站到她後面,她轉頭往後瞧了瞧,看見南華攏著袖站在她身後五、六個小鬼後。

同樣都得喝下遺忘前世的湯,花圓媛自然不甘願,心裡升起一計,她嘴角微勾,揚起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

在隊伍遲緩的移動下,終於只要再經過三名鬼,就能輪到花圓媛領湯了。

一手搭上前頭鬼兄弟的肩,在他還來不及反應的同時,花圓媛一把提起他的後領,將他扔下奈何橋,隨著噗通一聲,她扯開嗓子大叫:「有人跳川啦!有人跳川啦!」

這邊的動亂引來前頭鬼差和孟婆的注意,大家紛紛都圍上前,鬼差取來長篙想將被丟進忘川的鬼魂拉起。

在這一片混亂中,花圓媛快速地奔向前頭,搶過一名剛喝完湯的鬼魂手上的空碗,在孟婆還在張望後面的情形時,將空碗塞到她手裡。

「婆婆,湯我喝完了,先走一步!」

孟婆怔了怔,還對朝著輪迴道奔去的花圓媛揮揮手,「小姑娘慢走啊……」

看面前手中沒有湯碗的鬼魂,她又塞了一碗過去,「喝下去吧,喝了就能夠忘記前世種種了。」

被搶走碗的鬼魂委屈地癟起嘴,「我喝過了!」

孟婆臉色一沉,厲聲道:「像你這樣的亡魂婆婆我見多了!還不快喝下去!」

「可是我真的喝過了……」

花圓媛聽身後傳來鬼魂委屈的哭喊,在心底默默向他道了個歉,在要進入輪迴道前,她忍不住回過頭,對上還排在隊伍裡的南華深沉的黑瞳。

朝他扮了個鬼臉,在他青黑的臉色下,花圓媛笑著奔進輪迴道。

哼哼,投胎後她將擁有花靈的記憶,區區一世為人對她來說只是小菜一碟,比起得喝下孟婆湯忘卻一切的南華,她一定會過得如魚得水的!

腦裡閃過南華沉悶的神色,花圓媛嘴角的笑意更濃。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