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秋山又幾重

▲▼秋山又幾重。(圖/鏡文學提供)

▲秋山又幾重。(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蒼苔

秋山又幾重1

肯尼亞西部,埃爾貢山一所健康中心,風帶來潮濕的氣味。

高山白穿過擠滿病患的走道,將奄奄一息的孩子抱到有蚊帳的床,跟在他後面的是憂心忡忡的母親,叨叨的說著她的無助:沒錢買食物、沒錢買蚊帳……高山白低聲的安撫她,讓這位形如槁木的年輕母親在孩子旁邊坐下,有人拉著高山白的衣角,是另一床陪著腹脹如鼓的老人來的婦女,對著高山白說著一連串他無法理解的語言。

這是高山白的生活,沒有白天、沒有黑夜,除了患者仍是患者,一個個從各地來的患者,塞滿帳棚內的空間。

這是個六月的午後,天空極為蔚藍,涼爽的氣候讓帳棚裡的氣味淡了些,遠處有吵嚷的聲音,十幾個孩子圍著一輛緩緩駛進來的吉普車大聲歡呼。

從吉普車後座下來一個穿著白襯衫與牛仔褲戴著太陽眼鏡的高瘦男子。高山白起初並沒有認出是誰,直到對方將太陽眼鏡拔下,高山白才驚呼一聲,跑了過去。

「天啊!」高山白大叫,跑過去熊抱下車的男子。

「杜世風!是你!」高山白吼著。

「是我、就是我!我來看你了!」杜世風笑著,眼角泛出淚。

「怎麼知道我在這兒?」高山白放開杜世風,摘下眼鏡拭去兩頰的淚。

「我的史懷哲呀,這個地方實在夠偏僻,坐的我腰酸背痛…………可是…我真的找到你了……。」杜世風搥了搥高山白的肩。最後一次見面時白晰斯文的高山白皮膚曬成古銅色,戴著黑框眼鏡、頭髮極短,他差點認不出來。

「嗨!Sam。」吉普車的副駕駛座下來另一位金髮碧眼的男子叫著高山白的英文名字。

「咦、Jack?你終於來了!可是….你怎麼跟他一道來?你們認識?」高山白看著兩人疑惑的問。

Jack也是無國界醫生,他們曾在阿富汗一起共事過,高山白早知道Jack要過來,可是因為道路封鎖遲遲沒現身,沒想到卻是帶著世風一起來。

「你們怎會一起來?」高山白完全搞糊塗了。

「他賴著我,非要跟來不可,害我多等他一天。」Jack指著世風眨著眼說。「我先進去,待會再聊。Nick,我去忙啦、拜!」

「謝啦!Jack,回英國再聯絡。」杜世風向Jake揮揮手,才跟高山白說:「說來有趣呢!我在倫敦的酒吧認識Jack,喝了好幾次酒才知道他在無國界醫生服務,不知怎地就提到你,他說他也認識一個從東方去的醫生,說了半天,居然就是你,而且他正準備來這兒工作,我求他無論如何帶上我,所以……就來了……。」

「真不可思議啊!」高山白說。

「是啊、不可思議…….我們十年沒見了吧?」杜世風說。

「十年?!有十年了嗎?」高山白驚訝的說。

怎麼已過十年?

十年!那個藏到最底層的痛楚隨著這句話緩緩爬出心扉,再度拉扯那道不曾癒和的傷口…………..。

飛機從雲層降下時下面是廣大翠綠的山脈,另一邊則是湛藍的海,讓有些倦意的季千尋精神為之一振,總算來到這兒了。

半年前她就知道這個地方,可惜民宿的房子早已租出去。

一個月前她接到電話問她還想來這兒住嗎?千尋沒多想連忙答應。

等了半年,真的讓她等到了。

曾以為,她就要死在那個灰色的城市。

那時她虛弱的靠在枕頭上,窗外是一棟棟水泥大樓。

這個城市兒令她窒息、憂傷。

這裡是爸爸媽媽骨灰安葬的地方,是她想走卻又不能走的地方。

生病後,每每從窗戶眺望一小塊天空時她總想到英國杜倫小鎮的藍天綠野、無際的曠野。

如果她能活下來,她要離這兒遠遠的。

Durham!

多少次在夢裡迴旋的名字。

堆疊著童年幸福的時光。

她好想再去杜倫一趟,再看一眼夢裡不斷浮現的薔薇莊園。

推開門就看到母親坐在那兒彈琴、父親跟威廉叔叔在老橡樹下聊天,薔薇花滿園綻放。

如果她能再回到杜倫,她會看到當年母親用過的髮梳還在那兒,父親的羊毛背心也摺在百年的衣櫃裡…………可是、正因為這些,她害怕再回杜倫,那兒沒有母親、沒有父親,只有心痛的回憶,一遍遍的上演…………….。

前幾天的聚餐弄得她的情緒低落,同事的依依不捨與哥哥的擔憂讓她焦慮。

他們說秋山也許不是她想像的那樣脫俗,也許只是窮鄉僻壤,人間仙境?可能嗎?網路會騙人,她真要到這麼偏遠的地方住一年嗎?一個人不會太孤單嗎?

千尋沒有回答。

他們不知道她只是在尋找回憶,屬於杜倫小鎮的任何回憶。

秋山是個山城,就像杜倫。

偏遠沒關係,孤單沒關係,只要能遠離牽掛,只要能貼近回憶。所以,她放下一切來了。

看看腳下鬱鬱蒼蒼的山脈,綠的令人心曠神怡,她沒在一個星期前就飛奔過來真是錯誤。

也許我也不放心自己離開吧!千尋想。

這些年除了去趟美國她哪兒都沒去。

小時候她可是跑遍歐洲呢!

生活讓她像一隻攀附的蝸牛,跑不動,只在自己的周遭轉著。

如果不是這場病她根本脫不掉背上的殼,也無法將T市拋在腦後,日子只會日復日度過,直到今生已矣…….。

剛才在機場,哥哥一再叮嚀住不慣就回來,讓千尋忍不住笑出來。再遠也在這塊土地,她還能去哪?可是哥哥沒法不牽掛,千尋是哥哥唯一的親人,千尋對哥哥比什麼都重要。

這一年多來哥哥陪著千尋進出醫院,為了千尋,哥哥幾乎愁白頭髮,忘了他還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顧。

千尋愛哥哥,深怕成為哥哥的負擔,出院後在哥哥家住了幾個月就搬回自己原先承租的地方,讓哥哥儘快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而且嫂嫂剛懷孕,她希望哥哥快快樂樂的迎接另外一個新生命的降臨。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