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獻給愛情的犯罪

▲▼獻給愛情的犯罪 。(圖/鏡文學提供)

▲獻給愛情的犯罪 。(圖/鏡文學提供)

作者/既晴

中國版自序--初生之犢的足跡


初生之犢的足跡/既晴

若談到《獻給愛情的犯罪》這部作品對我的意義,那麼我的答案會是,它是我探索推理創作堂奧的第一本筆記簿,初登山門者所應會遭遇到的思索、迷惘、困惑、煩惱,以及領會、頓悟,也許全都記載在其中了。

想瞭解推理小說如何創作,有一個最簡單也最困難的方式,其實就是動筆自己寫。曾經,我聽說有人一個月完成一個短篇,簡直輕而易舉;曾經,我也聽說有人一個短篇寫了好幾年,最後無疾而終。我想我是幸運的,在大學時代的四年間,我以平均一年一篇的速度完成這個短篇連作集,雖然緩慢,但終究有了結果。

我的第一個短篇〈考前計劃〉是倒敘推理。它的故事結構單純,很能表達我對推理小說的創作理念。我認為,儘管推理小說的表現型式有各種複雜的變化,它所追求的總是單純——單純的衝突、單純的逆轉、單純的合理性、單純的意外性。

此外,我對倒敘推理的情有獨鍾,也能從故事結構類似的第二個短篇〈復仇計劃〉看出。比起處女作,這篇作品不但在「鬥智」方面做了更多的著墨,經過了這篇作品後,我對推理小說裡的詭局設計,也逐漸建立了個人的理解。

然而,推理小說終究並非全由謎團或詭計所構成,它還囊括其他隱而未顯的元素——例如籠罩在整樁謀殺案裡不可言喻的奇異氛圍,或是對於犯罪事件在敘述上的特殊著眼點,皆非單看詭計就能窺得全貌。

在〈鴦歌〉中所採取的做法,即是實驗性地利用人類記憶的特性,把舊案原本的時序打破,重新整合成一個嶄新的事件;另外,本作也援引了前作〈復仇計劃〉的人物關係,則開始了我對「逆敘述連作」的新嘗試。

最後一篇〈我的愛情與死亡〉是在大學畢業的那年暑假完成。除了將〈鴦歌〉的人物關係再往前延伸,也首次使用「自傳體」的呈現方式,特別是敘述者的身分,如何揣摩其人的特殊心態,對我來說是一個艱難的挑戰。

事實上,也是一直到這一篇,我的創作中才真正出現「偵探」。那時,我已經開始閱讀原文作品,也見識過許多類型的偵探。我要特別提到Francis Iles的《Before the Fact》(1932),它是以「被害人」為偵探,若從推理史的角度,〈我的愛情與死亡〉可說是這項創舉的致敬作。

在這四篇作品中——也許,我做了太多、太繁複的實驗,除了我根本沒人在意那些實驗有什麼效果;也許,這些實驗只是讓我更容易踏進死胡同,拖延寫作速度……但是,我知道,這些作品的試煉,是讓我日後寫出《魔法妄想症》、《請把門鎖好》等長篇作品的基礎。

——也許,這本作品可以帶給有心創作的朋友一點啟發,或是一點勇氣。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