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城主御劍

第一卷:少年江湖 一、極樂堂少主

荒城四十四年。正值淺秋如畫時,破曉的天光下,林中樹葉泛黃,古道逶迤。數匹駿馬疾馳如電,揚塵而來,為首一匹雪白良駒上,是一位白衣少年,看年紀不過十三、四歲,但目若寒星,英氣逼人,似有憂心之事,催馬揚鞭直奔北方。

忽然,眾人勒馬止步,旋起地上落葉飛舞。因為前方那林中古道上,橫著一匹馬,悠然地吃著道旁沾著露水的青草,擋住了大半的道路,而那馬的主人,倚坐在路旁的大樹上,靜靜仰著頭,似乎在欣賞頭頂時而落下的樹葉。

「喂!你是什麼人?怎麼把馬橫在這裡?」那少年高聲問道。

馬的主人終於把頭扭過來了,少年驚訝地發現,這竟是一個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少女,穿著打扮很有些男孩氣,頭髮隨意地挽在頭上,有幾縷隨風飄舞在額前,映襯著一張精緻無暇的面孔和淩厲的眼神。

「哪條王法上說,我不能把馬橫在這裡?」那少女冷冷地道。

「你把馬橫在這裡擋住路,別人怎麼過去?」少年打算繼續和她講理。

「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你不是第一個從這過的,別人過得去,你怎麼就過不去?」少女依然坐著不動。

「丫頭大膽!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這位乃......」少年身後的黑衣人沉不住氣了。

那少年卻揮手阻攔那人。而少女卻似乎不為所動地道,「他是誰我不管,我等的人沒來,我的馬,是斷不能牽開的。」

「等什麼人?!快些將馬牽了,耽誤了我們的大事,你吃罪得起麼?」又有人喝道,同時那馬不安地在地上跺著四蹄。但那少女巍巍不動,索性閉上眼不說話了,將一把竹笛緩緩抱在懷裡。

那少年見狀,便對後面的人道,「別再耽誤了,我們讓過她的馬,一個一個過就是了。」

正在此時,迎面卻是有一匹馬疾馳如電飛奔而來,馬上的人黑衣皂袍,急急如山谷奔狼,手上鐵鍊揮舞,催馬急行。

眾人還未看清對面來的是誰,那倚坐著的少女猛地睜開眼睛,虹光乍現之下,躍身而起飛上馬背,從那馬鞍裡拔出兩把寶劍,雙劍清嘯一聲出鞘,劍柄上的兩串金鈴叮鈴作響。隨即仗劍指著對面喝道,「來的可是幽冥六煞的老大,鬼修羅?!我可在此等候多時!」

對面馬上的人見路被阻住,厲喝一聲,手中長長的冰冷鐵鍊「嘩啦」一聲揮過來,鐵鍊上寒鐵鬼頭直奔少女,這一下,帶著極大的力道,可斷木碎石!少女絲毫不懼,仰身躲過那呼嘯的鐵鍊,揮雙劍橫斬,脆響一聲火花四濺,鐵鍊在那寒光之下,應聲而斷,鬼頭落地。

緊接著那人一抖黑袖,罩頭一把鐵芒擲向少女,泛藍的黑霧攻向少女。那少女目光炯炯,卻將那雙劍舞得氣勢如虹、滴水不漏,轉眼那鐵芒全被打落在地,濺在地上藍煙四起,看來這些鐵芒都是劇毒之物。見傷不得那少女,那人頓時大驚失色,舉著血紅的眼睛看去,見少女橫馬攔住去路,後面還有人馬阻攔,不知敵友,頓時亂了手腳。

「鬼修羅,你的弟兄們可在陰曹地府等著你,速速上路吧!」

那少女冷笑一聲,催馬欲過去,那鬼修羅尖嘯一聲,從懷裡取出猙獰血頭刀,直沖過來,看情形是要拼命。

少女雙劍在手,催馬迎上去追趕。與那鬼修羅的魁梧相形之下,身姿顯得十分嬌小,不由讓少年為她捏了一把冷汗。

但真的動手,少年發現一切皆是多餘,那鬼修羅的血頭刀縱然兇猛狠辣,但少女的雙劍上下翻飛,恍若驚鴻,而且雙劍路數並不一樣,分明用的是兩套劍法,左手之劍迅猛剛健、呼嘯生風;右手之劍詭譎纏綿、暗藏殺機。鬼修羅倒是像在和兩個劍法高手較量,不一會兒就落了下風。

「這幽冥六煞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惡徒,今日倒要敗在這小丫頭手裡了。」少年身後那黑衣人歎道。

卻在此時,鬼修羅一個閃失,血頭刀「嘩啦」一聲被少女左手之劍挑飛,右手的寶劍隨著金鈴悅耳的叮鈴之聲,直刺他的當胸,鬼修羅躲閃不及,被刺了個正著。少女腕上用力,長劍瞬間穿透他護心的鐵甲,直入皮肉。

鬼修羅痛得哇哇大叫,一揮斗篷甩出暗紫色的煙霧,少女急忙撤劍回身,縱馬退後數步,以手掩住口鼻。鬼修羅趁機負傷回馬,向著另一邊亡命奔去。

少年一直冷眼旁觀,此時見少女臉色有異,猜到是中了毒,便朗聲問道,「他跑了,要幫忙麼?」

少女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看他,俐落地雙劍入鞘置於鞍上,探手飛快從懷裡取出一支竹笛,放在唇邊吹響,那聲音尖銳淒厲,霎時間林中飛鳥驚走,落葉翻飛。眾人聽了都覺得血脈激蕩,頭暈目眩。

那黑衣人不由吃驚地對為首少年道,「摧心笛?!這丫頭小小年紀,竟有如此深厚的內功?!」

再看去,那鬼修羅在馬上東倒西歪,似乎受了內傷,還是拼命縱馬逃亡而去。少女一邊吹著笛子,一邊不緊不慢地縱馬向他追去。

就在林子的盡頭處,鬼修羅一聲慘叫,身體爆出一片血霧,人也栽倒馬下。少女這才催馬過去,下馬查看片刻後揮劍斬去,血光中將鬼修羅的人頭砍了下來。不一會兒,卻見林中奔出一人,手端木匣快如疾風,奔到少女面前單膝跪地道,「見過少主人!」

「貨齊了,裝匣!」少女將血淋淋的人頭交過去。那人熟練地取出一塊黑布裹住人頭,放入匣中合上蓋子。

「狡童,你去招呼他們三個,我們在蒼靈鎮匯合,明日起早回極樂堂。讓雪舞先傳信到白鶴山莊,說事成,讓他們即日送銀子過來。」

「是!」那狡童應了一聲,舉著那木匣飛身掠去,轉眼不見。

「狡童,是極樂堂四大高手之一,身法如電,日行千里。他會聽命這個小丫頭,看來這丫頭,就是近半年名噪江湖的金鈴雙劍聶風鈴了。她武功深不可測,實在不可小覷。」

聽黑衣人這麼說,少年淡淡點頭,卻是對著那少女喊道,「喂,你中的毒,要緊麼?」

少女回過頭來,上下打量少年,卻是一揮手中的劍道,「小事情,我會自行解毒的。現在這條路可以過去了,趕你的路吧!」

少年對著少女燦然一笑,自報家門道,「在下雲沖,敢問姑娘是叫聶風鈴麼?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你我後會有期。」說完,一馬當先,帶著眾人直奔北方而去。

「雲沖,你站住!」耳邊忽然傳來聶鳳玲清脆的喊聲,雲沖趕緊停馬回頭,卻見黃葉飛舞的古道上,聶風鈴在馬上英姿昂然看著自己,那黑髮飄舞,面若桃花,在這淺秋風景映襯裡,格外好看。雲沖等她發話,聶風鈴卻淡淡笑著,半晌無言,最終說了句,「沒事了,你趕路吧。」

雲沖啞然失笑,身後一個青年更是怒道,「這丫頭古怪大膽的很,竟敢戲耍七少爺你!要不要我去教訓兩句?」

雲沖笑道,「沒事,極樂堂人才輩出,都是值得結交的英雄豪傑,日後說不定還有求於他們呢......趕路要緊,咱們走吧!」

這行人馬疾馳向北,一路風塵。午時未到,拐過一道山口,眼前現出一片蒼莽大荒。 


►想更了解《城主御劍》點我立即前往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