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抄墓碑

第一章 放天燈

莘莘學子辛苦地在外地唸書,也順便藉機逃離父母親的掌控,好幾個人擠在同一間寢室的學校宿舍並不一定適合每一個學生居住。

有的學生會認為既然都已經脫離父母親的監控了,那麼一定要好好地享受一個人的隱私生活。

學生套房可以滿足這些想保有自己隱私的學生們,房間內除了有獨立的浴室之外,最主要的是在屬於自己的空間裡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房東房租收的開心,學生住的也開心。

但是一個人住久了難免會開始出現寂寞,這時候就會適時地出現一位所謂的室友,說穿了不過就是男女同居罷了。

「啊——」電影裡的女主角在尖叫一聲之後,電視螢幕正中央浮現了三個斗大的中文字「全劇終」。

一名女子窩在一名男子懷中動了動身子,抬起頭望著男子說:「喂!戲演完了耶!」

那名男子好像接到命令似的,伸長了手在旁邊的牆壁上來回地摸索著,接著「啪」地一聲按下了電燈的開關,房間瞬間亮了起來,這刺眼的燈光讓他和他懷裡的女子下意識地閉起了眼睛。

「好無聊喔!一點都不恐怖,劇情老套之外算了,拍攝手法還這麼粗糙。」曾于芯起身走到桌子旁邊,拿起了桌上的杯子就口喝水。

「真的是滿糟糕的,虧我們先前對這部片子的期待這麼大,還特地關了電燈想營造一點恐怖氣氛,結果居然是這樣,也許把這時間拿來發呆還比較值得。」蘇文勤走到曾于芯身邊接過她手中的杯子逕自喝起水來。

「你幹嘛用我的杯子!」曾于芯雙手插腰,翹起嘴巴望著蘇文勤。

蘇文勤瞥了她一眼,然後將喝光的水杯擺回桌子上,「我不但要用妳的杯子,我還要……親妳的嘴……」說完就真的親了下去。

「你居然偷襲我……」曾于芯開始追打著蘇文勤,臉上卻是掛著歡欣的笑容,再笨的人都能猜出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不是情侶還會是什麼。

「再過沒多久就是你的生日了耶!」曾于芯習慣性地按著電視遙控器,一台轉過一台。

「對阿,你還記得啊!」蘇文勤笑笑地說。

曾于芯的手指停了下來,電視螢幕剛好停在某個撥放靈異節目的頻道,她轉過頭沒好氣地說:「聽你的意思好像是在抱怨我常忘記你的生日喔!」

「哪有,你太敏感了吧!」蘇文勤坐回曾于芯的身邊,視線恰巧落在電視螢幕上,節目當時討論的主題是所謂的試膽遊戲,受邀的來賓也滔滔不絕地說起以前玩過哪些試膽遊戲,經歷過多可怕的事情,不過在蘇文勤的眼裡,這些節目的內容不過就是事先套好的劇本而已,天底下哪來這麼多怪事可以遇,而且還碰巧被這些來賓遇到。

不過其中一位來賓所分配到故事中倒是提到了一件令他感興趣的事情,一想到這裡,蘇文勤不自覺地揚起了嘴角竊笑起來。

正當蘇文勤還在竊笑之際,忽然飛來一顆抱枕不偏不倚地砸中的他的臉,讓他頓時嚇了一跳,隨手抓起地上的抱枕張望著四周,他看見曾于芯的身體還保持著投擲的動作,定格在那裡。

「妳幹嘛忽然拿抱枕丟我?」雖然被抱枕丟到並不會痛,但是還是會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還敢問為什麼,我從剛剛就一直在問你話,結果你好像靈魂飄走了一樣,坐在原地不停地傻笑,活像個白癡一樣。」曾于芯吹鬍子瞪眼睛地怒視著蘇文勤。

聽到曾于芯這麼一說,蘇文勤立刻了解到發生了什麼事,他慢慢地挪動屁股靠近曾于芯,並且溫柔地問:「我知道都是我的錯,所以可不可以麻煩妳把剛剛要對我說的話重新再說一遍。」

「注意聽喔!」曾于芯無力地嘆了一口氣。

蘇文勤點頭如搗蒜。

「我剛剛是問你說……你的生日就快要到了,不知道你想怎麼過。」

「我的生日阿!」蘇文勤翻著眼睛摸著下巴思忖著,「我想今年就熱鬧一點好了,找些朋友來我們房間裡一起慶祝,不然之前都是我們兩個單獨出去吃個大餐而已。」蘇文勤興奮地說。

「好是好啦,不過房間內塞得下這麼多人嗎?」曾于芯納悶地回答。

「妳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我的朋友不就那幾個而已!」

「哈哈,也對啦,我差點忘了。」曾于芯哈哈大笑起來。

「喂!妳笑成這樣讓我很難堪耶,身為我的女朋友,妳至少要笑的稍微含蓄一點吧!」蘇文勤鼓起了腮幫子,用手指不斷地戳著曾于芯的大臂,不過她還是止不住的大笑,還好房間內沒有其他人在,不然這場面叫蘇文勤情何以堪。

「停了啦,我有事情要跟妳說。」蘇文勤猛然地搖晃著曾于芯的身體。

「什麼事?噗嗤——」曾于芯正努力忍耐著。

「明天晚上我們不是要跟蕭承他們幾個一起去放天燈嗎?」

「是阿,等這個暑假過後我們就升大四了,新的學期到來總是要許些願望。」曾于芯雙手交扣在胸口,滿懷期待的說著,對於她來說放天燈是別具意義的一件事情,因為她會跟蘇文勤開始交往的原因就是因為天燈,當時還只是朋友的他們第一次跟著其他人一起去放天燈,而當時蘇文勤在天燈上寫下的願望就是能追到自已,而那一天晚上她便答應了蘇文勤的告白而成為了他的女朋友。

「我負責去買天燈,然後順便去辦一些事情,所以可能會晚一點回來,不過不會拖到晚上啦。」

「喔!好阿!那我就在房間裡等你回來。」

「嗯嗯!」

「對了,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放天燈時發生的事情嗎?」曾于芯很刻意地提起這個話題,對於女生來說,所謂的紀念日是重要的。

「第一次放天燈的事情?」蘇文勤一臉苦惱的模樣。

「你該不會忘了吧!」曾于芯的情緒開始變的糟糕起來,因為她認為如果回答不出來的話,就表示不在乎彼此之間的感情。

蘇文勤忽然收起苦惱的表情,繼而用一種妳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麼的眼神望著曾于芯。

「你……你幹嘛用那種眼神看我!」曾于芯被看到臉紅了起來,一股莫名的心虛湧上心頭。

「當然記得,那是我跟妳告白,同樣也是我們開始交往的日子。」蘇文勤哈哈大笑。

「你根本就記得,剛剛還故意假裝忘記,好過分。」曾于芯用力捶打蘇文勤的手臂,雖然有點暴力,但這卻是她獨一無二的撒嬌方式。

「好了,別打了,再打下去,我明天就沒辦法騎車了,除非妳要載我,反正妳也有駕照不是嗎?」蘇文勤握住了曾于芯的手腕,他的手臂還有一陣麻麻的感覺。

「最後一個問題,那你還記得那天你最後跟我說了什麼?」曾文芯翹起嘴巴,一臉得意洋洋的樣子。

「當然記得,我說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情,我絕對不會丟下你一個人。」蘇文勤小力的捏了一下曾于芯的鼻頭。

「我就知道你不會忘記。」曾于芯說完便躲進了蘇文勤的懷裡,像極了一隻不安分的小貓咪。

蘇文勤溫柔地順著她的頭髮,腦子裡想的是別件事,不由自主地又竊笑了起來,當然曾于芯並沒有發現。

※※※※※

隔天中午用過餐之後,蘇文勤頂著大太陽出門去準備晚上要用到的天燈,以及去辦理他對曾于芯說要辦的事情,至於是什麼事情,曾于芯一向不會去過問,這也是彼此互信的表現,因為她堅信若是過度干涉對方的話,往往會導致感情的碎裂。

現在是大三升大四的暑假,正值炎炎的夏日,曾于芯一個人窩在她和蘇文勤共同居住的小窩裡,冷氣機徐徐的吹出冷風,面板上的設定溫度顯示十六度,可是實際溫度卻一直維持在二十八度降不下來,看樣子不是太陽太毒就是冷氣出了問題。

「怎麼會這麼熱呀!」曾于芯一手拿著扇子不斷地對自己搧著風,一手也不斷地拉著衣領,儘可能的讓自己涼爽一點。

隨著時間慢慢的流逝,距離跟其他人會合的時間也越來越接近,不過蘇文勤卻還不見人影,這讓無聊窩在房間裡的曾于芯顯得心情有些煩躁。

「怎麼電視打不開……」曾于芯拿著遙控器對著電視機猛按,不過電視機的螢幕卻是固執地保持一片漆黑,直到……

嗶——嗶——嗶——

聲音是從後方冷氣機傳來的,這才讓她發現原來手上拿的是冷氣機的遙控器,急忙地換過之後,電視機的螢幕終於亮了起來。

轉了老半天都轉不到想看的節目,只好將畫面停在新聞台看些新聞消息,話雖這麼說,但是曾于芯並也不是很認真在看,而是不時地瞥向手錶上的時間。

新聞一則接著一則的播報著,從政黨互揭瘡疤的政治新聞到發生車禍的社會新聞再到介紹外國風景的生活新聞,終於……

喀——

聽到門把的聲音,曾于芯立刻從恍惚的意識中清醒過來,將頭探向房門,隨著房門打開出現在眼前的她在熟悉不過的人影。

「你終於回來了,我等到都快睡著了。」曾于芯有氣無力地說著。

「對不起啦!因為有點突發狀況,所以事情不是辦的很順。」蘇文勤縮了一下脖子,他其實有點驚訝,因為平常發生這樣的狀況時,曾于芯都會板著一張撲克臉給他看,不過這次顯然是因為她等到累了,所以也沒力氣發脾氣了。

曾于芯慵懶地從地板上爬了起來,「天燈呢?」

「在這裡!」蘇文勤高舉著手上的大袋子。

「走吧!遲到的話肯定會遭到那幾個傢伙的毒舌。」蘇文勤才剛踏進房門就又轉身走了出去。

「還不都是因為你……」曾于芯跟上蘇文勤的腳步跑了出去,反手將房間的門輕輕帶上。


►想更了解《抄墓碑》點我立即前往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