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關閉
 
 
 

掌上珊瑚

初次邂逅(2)意外撞上的滿人家庭

多虧葉昭然在第一時間送舒洛去急診接受緊急處置,扭傷的左腳踝才沒有惡化。照過X光,確認沒有骨折脫臼之類的問題,冰敷過一段時間,疼痛逐漸消褪時,葉昭然用舒洛的手機打電話給她的父母,說明了大致情況,並且說會送舒洛回家。

「謝謝謝謝,謝謝你,葉先生。」舒洛的父親,也是葉先生的男人在電話裡不斷道謝,「你來了坐坐再走,喝杯茶再走。」

舒洛家離圖書館和醫院都不遠,說起來走路還比開車方便,但抱著舒洛一路走去似乎太過醒目,因此葉昭然又把舒洛從醫院抱回一個街區外的圖書館。

葉昭然的黑色Lexus休旅車停在圖書館的停車場上。他把舒洛安置在副手座,順手幫她扣上安全帶,然後才上駕駛座發動車子,為了透氣而把前座車窗放低時,舒洛哈啾打了一個噴嚏。

「會冷嗎?」葉昭然脫下西裝上衣蓋在舒洛身上。

「謝謝。」舒洛揉著鼻尖說,「冰敷不痛了,可是好像從腳踝冷上來。」

葉昭然望著後視鏡,把車開出停車場。「馬上就到家了,回家就可以躺在床上,蓋著棉被,溫暖的冰敷了。」

舒洛轉頭去看葉昭然,「你好像在跟小朋友說話。」

「嗯?妳是小朋友沒錯啊。妳幾歲?」

「十七,還不到十八。十一月才滿十八歲。」

「我也十一月生。」葉昭然微笑說,「可是今年十一月我就三十八歲了。跟我比,妳不就是小朋友嗎?」

「你不知道年輕人最討厭被說年輕不懂事嗎?」舒洛瞪大了眼睛望著葉昭然。

葉昭然瞄了一眼左側的後視鏡,把車轉進通往舒洛家的巷子,然後轉頭對舒洛微笑。

「我沒說年輕人不懂事,我只是說妳比我年輕很多。」

「年輕是真的,但並不是小朋友。」舒洛微微撅起上唇。

葉昭然微微一笑。「好,妳不是小朋友。我失言,向妳道歉。」

葉昭然輕鬆的在有點昏暗的巷子裡找到舒洛的家,卻因為附近沒有停車位,不得不把車子停到兩條巷子之外。

「我家那棟樓沒有電梯喔。」被抱著往回走的時候,舒洛提醒葉昭然。

「沒關係,我抱妳上去。」

「五樓耶,沒關係嗎?你已經抱我很久了,應該很累吧?」

葉昭然搖頭。「不會,妳不用擔心。」

「可是喔,」舒洛抬頭望著葉昭然,「你敲門之前最好先把我放下來,不然我爸一定會誤會。」

葉昭然繼續看著昏黃的前方路面,嘴角浮現微笑。「是嗎?謝謝提醒。不過我應該跟妳爸差不了幾歲吧?如果我早婚早生小孩,也能有妳這麼大的女兒了。」

「可是你看起來比我爸年輕得多。」

「可能因為我是演員,比較需要保持外表。」

「嗯⋯⋯」舒洛望著葉昭然若有所思,「你人蠻謙虛的耶。我以為電影明星都比較傲慢。」

「傲慢?為什麼傲慢?」

「因為好看啊、出名啊,這一類的原因。」

葉昭然笑著搖頭。「好看要感謝父母,出名是因為工作性質。有什麼好傲慢?」

「喔。因為你們是俊男美女,才能說這種話吧。只有美女才有資格嫌自己醜啊。」

葉昭然低頭仔細打量舒洛。

水汪汪的大眼睛,烏溜溜的長頭髮,這就是老情歌裡形容的女孩長相吧。

「妳也是美女啊。」葉昭然微笑著說,「有些女演員在妳這個年紀出道,也未必有妳這麼漂亮。」

「啊?」舒洛睜大眼睛,被這意外的讚美弄得有點不知所措。

葉昭然沒有注意舒洛的神情。「到了,鑰匙在哪?」

「啊,在包包裡。」舒洛指著葉昭然肩上的背帶,「現在怎麼辦?要把我先放下來嗎?」

「不用。」葉昭然稍微吸了一口氣,設法只用右臂抱住舒洛,迅速的卸下左肩的背帶,再用同樣的方式卸下右肩,在包包落地之前用腿擋了一下,趁著這個空檔恢復成雙臂抱著的姿勢,同時彎身用右手撈起背包交給舒洛。

總算順利的拿到鑰匙開了門,葉昭然抱著舒洛一路走上五樓,在門口讓她慢慢落地,把全身重量放在右腳上。

舒洛指著大門,「我爸不喜歡電鈴,所以要搖這個銅鈴。」

深褐色厚重的木門上掛著一個不很大的銅鈴,上面以鮮黃色緞帶打著一個蝴蝶結,鈴身散發古樸的光澤,也有相當的重量,葉昭然猜想可能真的是黃銅鑄成。伸手一拉垂下的繩子,果然發出有共鳴的洪亮聲響。

應門的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戴著一副無邊眼鏡,穿著襯衫和休閒長褲,外型相當斯文。

「葉先生?您好。我是葉昭然,之前跟您通過電話。我送令千金回來了。」葉昭然左手扶著舒洛,向舒洛的父親伸出右手。

「你好你好,謝謝你謝謝你⋯⋯」舒洛的父親匆匆跟葉昭然握過手,回頭叫了什麼聽不清楚的名字,立刻從裡面走出一位四十歲左右很有風姿的女子,大概是舒洛的母親。夫妻兩人一左一右的扶著舒洛一步一跳的往裡走,同時講了一長串葉昭然聽不懂的話。

那是什麼語言?站在玄關的葉昭然睜大眼睛望著他們的背影。聽起來有點像韓語,又有點像俄語,又好像都不是。

更令葉昭然驚奇的是舒洛以同樣的語言流利的和父母交談。

難道他們是什麼地方的華裔家族嗎?

正在發呆的時候,一個國中生模樣的男生打開房門探頭出來,對著舒洛進去的房間大叫。

男生講的顯然也是同一個語言。葉昭然突然間聽懂了一個單詞。

阿瑪,那個男生在叫阿瑪。葉昭然瞪大眼睛看著這個大概只有十三四歲的男生。

男生聽到舒洛房間裡傳來父親的聲音,要縮回去關上門時,跟站在大門口的葉昭然對上目光。

葉昭然想起讀了一整天的滿語課本,居然用自己想像出來的發音開口問了一句話。

Age, sini gebu be ai sembi?

(阿哥,你叫什麼名字?)

跟舒洛長得有點像的清秀小男生呆了兩秒,但他顯然聽懂了。

Bi Sure.

(我叫舒勒)
 


►想更了解《掌上珊瑚》點我立即前往

更多詳細內容,請上鏡文學網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頂部